“投了谁的票”,不能问的法国“禁忌”

【环球时报驻法国特约记者  赵风英】拿起全部候选人的选票,走进隔间拉好帘子,从中挑出一张装入匿名信封,然后投进票箱。不可单取一张,提前暴露投谁的票。签名时还要面无表情,控制内心情绪。记者在今年法国大选首轮再次感受到了法国人讲求“低调,再低调”的选举文化。他们严格保密投票意向,如果强问则会碰一鼻子灰:“无可奉告;别逼我;没有这么问的”。若有谁敢公开谈投谁的票,还可能落得家庭破裂、仕途不保的下场。

“不投同一人,不进一家门”

一家人为投了不同人的票而反目成仇?这可不是说笑。2014年地方选举,因为儿子选择与极右翼国民阵线为伍,记者的朋友阿兰与其子断绝了父子关系。他遗憾地说,投票虽是个人行为,但是我怎能容忍自己的孩子投奔勒庞?我期待他某天能够说句“我错了”,然而对儿子而言,我已是个“不存在的爸爸”。尼古拉和艾米莉相恋两年多,一次吃着早餐听广播,他发觉艾米莉竟是极左政党的拥护者。一怒之下,尼古拉让女友打包回家……

担心遭到至亲之人的“政治背叛”,法国人一生都在未雨绸缪。法式家教中的一个重头戏就是培养孩子的政治观。从小启蒙,灌输正确价值导向,让子女一点点变成“根正苗红”的家族接班人。要是哪家孩子因选举和长辈对立,那绝对是对家庭的一大羞辱。等到儿女长大开启恋情、组建家庭时,他们也喜欢先搞清楚对象的政治倾向,这甚至比星座血型配对更重要。法国人称此为“扫雷”,70%的已婚者认为要在婚前扫除最危险的“雷”。在他们的爱情观里,夫妇在选举上不同心,爱情就缺乏保险。真可谓“不投同一人,不进一家门”。

记者朋友赛丽娜和姐姐因投票结下梁子,近期家庭聚餐,她承认政治分歧让饭桌火药味十足。23日首轮结束,当晚她给记者发来短信:因为力挺马克龙,姐姐竟骂我“弱智”,我要告她毁谤!国家政事变成清官难断的家务事,让不少人伤透脑筋。最称奇的是它还会影响选民的房事,民调机构联合某约会网公布调查称,外形再出众,6成法国人也拒绝与极右翼人士上床,一半人不愿和极左派发生关系。法国人认为,选民政见越激进越偏好激进性行为。

大选是职场“危险话题”

政选不光破坏家庭关系,还常是职场和官场的“终结者”。工作间隙跟同事聊大选情势,是法律赋予员工的言论权。不过30%的人认为这是个“危险话题”,领导尤其担忧谈这会分裂团队、降低效率。法律规定,鼓动同事接受某政见可面临3年监禁和高额罚款。消防员因为24小时待命,可能憋不住说出选举投票意向,在法国算是一个特例职业。职场菜鸟容易掉进招聘政治陷阱,支持某行业、老板不看好的政客都可能被毙。劳资专家特意支招如何识别面试中隐藏的政治题,用“您会因为我的选举意向而忽略我的能力吗”等回答巧妙提醒招聘者涉嫌歧视。他们制作的模拟视频成为求职者点击的热门。

法国大选制度实名公布为政客取得选举资格而签名的市长身份,有人为此付出了惨痛代价。布赞西市长回忆说,2007年因为勒庞,市政厅被人喷上了“排外刽子手”的涂鸦,一年内没市民跟他打招呼,施政举步维艰。布拉巴萨格市长也因支持勒庞受到各种侮辱威胁,次年被愤怒的选民拉下马。

不可说破的神秘“禁忌”

1792年法国首次实现全民选举,至今已225年。中途虽有间断,但有力塑造了法国人热衷政治的性格。主张言论自由却为抒发一己政见而陷入婚姻危机或者丢掉饭碗,虽难以置信却有数据佐证。《费加罗报》称,80%的法国人在约会初始避谈大选,43%的人不在工作中聊政治。因为政治,还有30%的人与家人闹矛盾, 4%的人和亲人完全决裂。

记者和研究了30年人际关系的碧斯教授进行了讨论。她认为,支持极端候选人容易招来“素质太低,不明是非”的批评。各候选人政纲不同,不管谁上台,维护己方价值和利益势必导致另一方受损。每个人都怕遭到道德审判,怕因“投错票”而被贴上“损人利己”的标签。避免纷争的最好办法就是不说。所以,除了铁杆政粉之外,法国人可以倡言工资、宗教甚至性取向,唯独“投谁的票”变成无人触碰的“禁忌”。碧斯说,投票日正赶上她出差,她特意写下委托书让好友代投。好友确定她不投勒庞的票才接受委托,因为她“宁愿牺牲友谊也无法为朋友代投勒庞”。大选期间,法国媒体特意提醒法国人当心“祸从口出”:若不愿落得子散妻离,就不要说破“投票禁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