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野长城修缮涉嫌违规用水泥抹平 新图纸未审批

“长城顶部加三七灰土层的设计图未经报批。”昨日,辽宁绥中县锥子山长城“被抹平”事件调查组成员付清远表示,野长城维修后出现“被抹平”的效果,涉嫌违规。

付清远为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中国文物研究所总工程师、国家文物研究所总工程师。作为此次国家文物局调查组6人小组成员之一,他此前曾认为锥子山长城在维修工程技术上没有问题。

据记者了解,这段1200米长城的修缮方案正是由国家文物局组织的专家评审通过的,最终获得国家1000多万元的补贴资金。

记者调查,据多方证实,这段长城在修缮时涉嫌违规使用水泥,并且在修缮不到两年时间里,已出现路面下陷、墙体凸起等现象。

昨日,针对上述问题记者向辽宁省文物局局长丁辉求证,其回复称并不知情。

专家质疑长城修缮后破坏原貌

锥子山长城大毛山段位于绥中县小河口村南面的山上,这段长城修建于700多年前的明代,多年无人管理,部分堆砌城墙的石头散落坍塌,野草丛生。

2014年后,经过修缮这段长城被重新堆砌,一层硬化的外壳铺在石头上,像是山野间的道路,看不出长城的面貌。

“最美野长城被抹平”一文于今年9月20日在网上传播,并配上相关图片,被如此修缮的长城引起关注。

9月23日,国家文物局调查组成员一行6人,来到该段长城进行现场勘查。对于广泛争议的“水泥路面”一说,调查组专家成员之一付清远当时对记者表示,“工程采用的是三七灰土外壳,起保护作用。这层外壳将在三五年左右风化消失。”

而记者了解到,《文物保护法》《长城保护条例》均明确,对长城的修缮应当遵循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

另外,国家文物局制定的《长城保护维修工作指导意见》详细写明,“长城保护维修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和最小干预的原则。妥善保护长城遗存的真实性、完整性和沧桑古朴的历史风貌……长城保护维修必须保持长城的原形制、原结构,优先使用原材料、原工艺。”

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董耀会表示,现在修复后,长城与原来的地面材料、地面工艺都不一样,“那就已经违背了《文物保护法》和《长城保护条例》,破坏了长城的真实性和完整性。”

“长城灰土层覆盖设计图未经审批”

记者了解到,这段修缮的长城大约有1200米长。2011年,绥中县文物局针对长城整体破损严重,部分地段有险情,委托辽宁省文物保护中心设计了维修方案。随后,方案连续通过了省文物局和国家文物局组织的专家评审,共获得国家1000多万元的补贴资金。

根据2012年由国家文物局审批通过的《绥中锥子山长城大毛山段部分段落抢险工程修缮方案》,石筑墙体的顶部修缮为“对顶部残存素土海墁重新拍实,再用三七灰土补充一层拍实,平均厚度12厘米”。海墁,即俗称的墙顶平面。

此前,付清远认为,按照这个方案,长城顶部使用三七灰土层浇筑覆盖,技术上并无问题。

而昨日,付清远表示,“三七灰土”海墁在程序上确有问题。

他说,“三七灰土”虽然在方案中用文字写明,但没有作为图纸画入设计方案中。施工后的三七灰土铺设按照新的图纸方案,而新图纸没有通过审批。

而董耀会则认为,即便是按照经过国家文物局审批的修缮方案,也是有问题的。“三七灰土是出现在设计方案上的设计,它与原来的形制不一样,原来长城表面是石头的就应该是石头铺面。”

记者找到该段长城修缮前的图片,经过对比,原长城石头城墙部分,并没有三七灰土海墁。

多方证实施工方用水泥“抹平”长城

小河口村的很多村民都记得,2013年至2014年修缮锥子山长城时,他们曾帮助搬运水泥上山。

黄进(化名)曾在2014年帮助施工队搬运水泥、白灰粉和泥土上山。他说,当时从山下搬运材料上山的为本村村民,价钱是6毛钱一斤。

记者了解到,长城的修复过程中,水泥是严禁使用的现代材料。

2014年,国家文物局《长城保护维修工作指导意见》中规定,“不得采用水泥及未经室内实验和现场试验证明可靠、安全、有效及可再实施性的化学材料或工艺进行长城结构加固或表面防风化加固处理。”

在靠近锥子山长城大毛山段的山坡上,至今可以见到随处散落的编织袋。这些编织袋有的呈白色,有的呈淡蓝色。其中,淡蓝色编织袋内,残存灰色水泥硬块。

根据多位村民的说法,白色编织袋在施工时装白灰,淡蓝色编织袋内则为水泥。施工完成后,未使用完的水泥被丢弃在山坡,以节省搬运成本。此后,雨水浸泡,水泥凝固变硬。

村民林元(化名)作为小工,曾参与该段长城施工。长城具体施工方有四家,分别为大连市古建筑园林工程有限公司、沈阳故宫古建园林工程有限公司、曲阜市园林古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及沈阳故宫古建筑有限公司,林元所在施工方为大连古建公司。

他告诉记者,水泥被搬运上山之后,会被用来铺设海墁。具体流程是施工方将散落的石头垒砌后,先用碎石沙土铺平顶部,夯实后,再用三七灰土与水泥的混合物,铺设海墁。

记者在长城现场注意到,海墁分为明显的两种颜色,靠近边部的颜色灰度较深,内部则灰度较浅。对此现象,林元告诉记者,“靠近边缘的地方为了防塌,水泥会多加一点。”

对于这些说法,辽宁省文物局局长丁辉表示,是否使用过水泥他并不清楚,但项目施工绝不允许使用。

记者从村民处了解到,小河口村使用的水泥,多为秦皇岛市石门寨镇一家厂商所生产,修缮长城时的水泥,也出自这家水泥厂。水泥被大卡车拉至山脚下,再由村民背上山。

9月25日,记者带着从锥子山长城大毛山段采样的“三七灰土”与山坡上灰色硬块,来到该水泥厂。

在看到灰色硬块后,水泥厂一位检测员肯定地说:“这是水泥。”看到硬块上的蓝色编织袋,检测中心主任则表示,“水泥厂袋子就是这蓝的,500号600号水泥都是这样的。”

据他分析记者从长城上掰下来的样本后表示,样本中的水泥含量大约5%至10%。

大连市古建筑园林工程有限公司一工程师面对记者时表示,她不接受采访。

修缮后排水不畅墙体侧面鼓起

锥子山长城大毛山段至今未完成验收。

9月23日,付清远说,大毛山段目前由辽宁省文物局技术验收,但至今未上报国家文物局验收。

辽宁省文物局局长丁辉对此并不否认,他对记者说,上报国家文物局验收前,需要两年时间由地方检验工程是否合格,而从2014年11月完工至今,还不足两年时间。

9月24日,记者在长城上发现,一段长城的海墁存在多处明显裂痕,最长的绵延几米,裂痕一侧,城墙边缘可见明显凹陷。

记者从一张拍摄于修缮后不久的照片看到,该处长城留有两处排水孔。但时至今天,排水孔被堵塞,青砖城墙侧面有明显鼓起现象。

作为资深长城专家,董耀会分析,本段长城因为有坡度,本来排水没有大问题,但现在排水孔被堵,就容易造成向下的渗水,“冬天一冻,形成肿胀,这种冻融是对长城破坏的一个很重要原因。”

在《修缮方案》中,砖石合筑墙体应该铺设的是青砖,而修缮后都变成“三七灰土”。

昨日,记者联系到负责该段长城维修的沈阳故宫古建园林工程有限公司,但工作人员回复,相关负责人不在公司,并且无法找到他们。

董耀会告诉记者,“目前来看,修缮存在很大问题,已经彻底破坏了长城所承载的历史信息和文化信息,这本身就是破坏。”

针对上述问题,记者向辽宁省文物局局长丁辉电话求证,他回复称:“我不是技术人员,也不是岗位工人,跟我没有关系,你问我的东西我都说不来。”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