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亚当斯的足迹 探寻优胜美地国家公园

优胜美地寻迹亚当斯

我们的车沿着加利福尼亚州41号公路驶进优胜美地国家公园。幽长的瓦沃纳(Wawona)隧道里,山壁上投射着惨黄色的灯光,涵洞顶部渗下的水滴汇集在路面上,一汪汪倒映出前面车子的尾灯,车里的人都很安静。优胜美地国家公园对爱好摄影的人来说无疑是圣地,这里是摄影大师安塞尔·亚当斯生活拍摄了一辈子的地方。来优胜美地不仅是为了走进大自然、目睹国家公园的绝世风光,也不仅是为了用摄影的方式记录壮丽的美景,它更像是一次影像与心灵的朝圣。

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1902~1984年

著名的美国摄影师,以摄影作品呈现人迹罕至的自然风光,美国生态环境保护的象征性人物。他的区域曝光理论是半个多世纪以来摄影科学的基本理论之一。亚当斯一生对优胜美地怀有特殊的情感,这里是他开始摄影生涯的地方,是他完成卓越作品的地方,也是他邂逅自己妻子的地方。

跟随亚当斯的足迹

真的已经记不清这是我第几次来优胜美地国家公园了,第一次从这条隧道口穿出时的震撼真的会让人终身难忘。更神奇的是不管之后又来了多少次,每次都会和第一次见到它时一样:站在望台上,看着面前铺天盖地展开的幽深山谷,悬崖陡峭、松林茂密、飞瀑奔腾⋯⋯面对这样的场景,一次次惊叹至无言,只想将自己化为其中的一块山岩,永远守着这片山川的壮美。

我见惯了在这里激动得手舞足蹈的游客。优胜美地实在迷人,没有谁站在这里能不为它的壮丽美景所震撼。亚当斯从14岁第一次来到这里,得到了他的第一台相机后,这片天地就成了他的梦,他终生不曾远离的家。亚当斯关于优胜美地的系列摄影作品让他名扬世界,而世界也因着亚当斯的作品了解到在美国西海岸的锡耶纳山脉中,有着优胜美地这样一片天造地设的人间天堂。

隧道口的望台几乎是每个来优胜美地的人必到的地方。每个人无一例外都会掏出各种相机拍摄,这里恐怕是世界上累积按快门次数最多的瞭望台之一。亚当斯曾经说过,他从来没有见过同样的优胜美地,也从来没有见过他不爱看的优胜美地。我来过多次,知道大师所言不虚。且不说从谷底到山巅,一路旖旎行去极目四顾时的无穷变化,就是同一个场景,在一天的不同时刻,一年的不同季节,各自有着独特的魅力。

所谓伟大的摄影家,一定要能表达出一个人对被摄景物的感觉,而且表达得完整充分,深刻精到,真实展现一个人心中对整个生命的感觉。——安塞尔·亚当斯

拍摄攻略 瞭望台拍摄山谷全景

隧道瞭望台的方位坐西望东,因此山谷全景的最佳拍摄时间在下午和傍晚。下午,深谷中依然有足够的光线可以记录细节,傍晚时分夕阳照在远处的半月丘上,山谷中的前景依次沉入阴影,可拍摄不同时间光线的场景。

早晨的山谷会掩映在若隐若现的山雾中,到了中午直射的阳光驱散了晨雾,数公里之外的峡谷峭壁好像蒙上一层淡蓝色的轻纱。而傍晚总是最让摄影师痴迷的时候,当峡谷深处隐入暮色的阴影,从山崖峭壁坠入谷底的飞瀑化成了一挂挂飞降的碧玉,在优胜美地山谷的最远处,亚当斯的巨作《月升》的主人公—半月丘上,就会染上最后一抹夕阳的炫丽。随着日影西斜,山崖被映射得越来越红,直至色泽如血,而此时的天空,就一定已经变成了宝石一样的深蓝。此时此刻虽然没有初升的一盘满月,但透过镜头看去,却好像看见亚当斯的月亮正静静地映着优胜美地的山岩,那是旷古的永恒。

世外桃源里享受慢生活

亚当斯的作品里,有一张雪后的橡树。白茫茫的雪地里,一株老橡树孤零零地站着,突兀在背景同样为冰雪覆盖的橡树林前。树不会自我表达,从落地发芽到根深叶茂,自始至终拥抱着脚下的这片土地。独具慧眼的摄影师选取构图和捕捉

快门瞬间的光线,赋予大树全新的生命和意义。我曾多少次驻足在这幅作品前,静静看着画面中的老橡树,它显得那样从容平和,不慌不忙,好像也在静静地回望站在树前的摄影师,看他同样不慌不忙,从容地撑开他那套木质的三脚架,用螺丝固定好相机,蒙上黑布,在磨砂玻璃上将树影对正、聚焦⋯⋯

囚犯湖(Convict Lake),坐落在优胜美地东门的北面,海拔2393米,四周雪山环绕,是一个风景极美的冰川湖。该湖现在是垂钓胜地,湖内盛产彩虹鳟鱼 F22,1/80秒, ISO100( William Yu摄)

优胜美地是一个能让人放慢节奏的地方。停下匆匆的车轮,踏上谷底的绿地,周围的山崖在这里矗立了千万年,岩壁上的每一道裂隙,山脚下的每一块巨石,都是岁月的凝固,无穷时空中久远的定格。站在山崖下仰望云朵慢慢飘过,是山在移,云在飘,还是心在动?只有身畔的美熹德河(Merced River)在慢慢流淌。山溪和瀑布汇集成的河流在谷底舒坦地铺展开来,不再需要飞溅,不再需要奔腾,水声潺潺,绵绵不断。在这样的场景里,想快,你都快不起来。冬日的积雪早已消融,大师取景器里的橡树,黝黑的枝干依旧,而枝头的冰雪消失在春夏的气息里,已然化成了一片翠绿。

莫诺湖(Mono Lake)是一个高盐度的咸水湖,水中的钙与碳酸盐发生化学反应,形成了大量的石灰岩。随着湖面常年的下降,大量石灰岩露出水面,并逐渐风化,这就形成了图中独特的塔状岩石造型,叫做Tufa。

婚纱瀑布(Bridalveil Fall)是优胜美地最容易到达的景点,从隧道口的望台可以观赏它的全景。开车下到谷底,从停车场向前不远就能直接走到瀑布底部。只是从这个角度很难拍到有意思的照片,在山顶远眺时婚纱般飘逸的瀑布不见了。飞流直下三千尺,砸在瀑底纷乱的巨石上,山风中前后左右上上下下,所有方向如同时下起暴雨般。初次来到这里的游客往往猝不及防,瞬间变成落汤鸡,惟一能做的就是赶紧把相机掖在衣下狼狈而逃。

拍摄攻略 瀑布拍摄防水雾

如果有专用的防水罩或潜水套可以放心大胆地拍摄。对大部分摄影者来说可以考虑带几个塑料袋或其他可以包住相机的防水袋和几块吸水良好的毛巾。拍摄时仅露出镜头部分,并用帽子遮挡保护。离开水雾区后及时将相机和镜头擦干。别因为潮湿和雨天就放弃拍摄,恶劣环境往往会给摄影师带来惊喜的效果。

美熹德河面拍倒影

山谷中的美熹德河水面清澈平静,是拍摄倒影的好地方。以色彩为主的摄影适度减少曝光能让色彩更加饱和。如果遇到晚霞倒映水中天空异常美丽的场景,推荐选取有水中沉木的地方长时间曝光拍摄,完成一幅动静对比、色彩艳丽、构图绝佳的作品。

文化与自然的残片

优胜美地山谷里,有片小小的村落。用树枝撑起的木架结构,外面捆上许多层树皮就变成一个帐篷形状的小棚屋,自然的本色和环绕的密林浑然一体,说是个村落,要走到很近才能发现是一栋栋的木棚。屋子不高,进门得弯腰弓背。因为没有窗户,没有灯光烛火,仅靠门缝里漏进来的光线,半天才能适应室内的昏暗。这里是优胜美地谷最早的土著印第安住民的村落,随着西部的开发和国家公园的建立,这里的印第安人早已迁居他地,只在近年的文化保护中,他们留下的这些文化残片才被渐渐重新整理出来。

在优胜美地博物馆里,一位印第安老人吸引了我的视线。她坐在一个小平台上慢条斯理地编制着一个藤筐,如果不是她的手在不停移动,还真以为她是展览中的一尊塑像。我在她身旁的地上坐下看她编织,随意地聊天。优胜美地的印第安藤编曾非常有名,老人的师傅、曾经生活在这里的藤编大师Lucy Telles是美国印第安人的一个传奇,作品被许多著名博物馆收藏。遗憾的是和这里的印第安村落一样,优胜美地的藤编工艺也随着印第安人的离去而濒于失传。老人不无遗憾地说:“逐渐消失的不仅仅是我们的文化,还有那些曾经漫山遍野的巨杉。抓紧时间去看看吧,也许有一天,连那神奇的树也会消失的”。

优胜美地国家公园是世界上最后几处巨杉的自然生存区之一。靠近南门的玛瑞坡萨林带 (Maniposa Grove)现存有500多株成年的巨杉,其中一株名为巨熊的大树树龄超过两千年,底部的直径超过10米,需要20个人才能手拉手环抱过来。

不是永恒,胜似永恒,站在这样的自然奇迹面前,相机似乎很多余,语言也显得苍白无力。巨杉是世界上体积最大的树种,如老人所言,这样的巨树曾经遍布北美的西海岸,却在西部开发的狂潮中几乎被砍伐灭绝。站在这些巨树脚下,感觉人类渺小的同时,也感受到我们对自然无尽的贪欲和破坏。亚当斯不仅是一位伟大的摄影师,也是一位自然主义者,他的照片将优胜美地的壮美表现得如此震撼人心,而优胜美地这片自然天地也因亚当斯这些经典作品,得以被完美地保护下来传给后人。

抽象艺术的作用就是使形状、线条、明暗层次和色彩的特性不再像往常那样强制性地支配被摄体。照片决不能像绘画那样自由地摆脱开被摄体,但是这种媒介允许有广泛的视点和非现实主义的效果。—安塞尔·亚当斯

吃喝玩乐攻略

如何到达

优胜美地国家公园位于美国加州的锡耶纳山脉深处,公园门票:每车25美元(可用一周)或者购买所有国家公园通用的年票(80美元)。游客多先飞至旧金山后租车前往。从旧金山市区到公园入口大约3~4小时的车程。园内有加油站,但比门外的小镇要贵不少。夜间驾驶时一定不能超速,因为公园里有很多野生动物在公路上行走或穿越。

住宿和饮食

优胜美地国家公园占地面积很大,最佳的方案是在公园内住宿,分几天游览。需要注意的是公园内的住宿非常有限,如果计划夏秋季节前往,需要提前数月预订。住宿规格从奢华酒店到自助营地齐备,价格不菲,提前做好预算。推荐Yosemite Lodgeat the Falls, 本季节起价218美元+税。公园里也有现成的帐篷营地,起价也超过每晚100美元。园内有数家自助餐厅,价格和食品为一般游客能接受范围内。还有一家超市提供基本的生活用品和食物。豪华酒店内有服务和菜品都很好的餐厅,均价在每位50美金以上。

酒店和营地预订地址:http://www.nationalparkreservations.com/yosemite.php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