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髻山下海花沟

“我们出去走走吧。”妻子对我说。到哪儿去呢?脑子里突然蹦出“海花沟”。我对四川省德昌县的海花沟其实很陌生,不过,近年难得的几次朋友小聚,总听好友提起,我打心里便对它充满了好奇。

于是,相邀刚好在四川省调研的王毅院长和他的助理邢博士一道前往。一路同载阳光,公路两旁深深浅浅的绿意流淌。空气是清新的,阳光是和煦的,让人从心尖汗毛都感到熨帖,整个人都是舒爽的。

我们的第一站是海花沟大地公园玫瑰谷2号基地。这里已是游人如织,几十亩玫瑰花竞相盛开,有浪漫的红玫瑰、神秘的黑玫瑰、温馨的白玫瑰……缤纷花朵绘出一幅绚丽斑斓的画卷。

妻子在园内来回穿梭,兴奋不已:“整个身体沉浸在玫瑰浓浓的香味中,感觉自己都像玫瑰仙子了。”我不由想起诗人杨万里的《红玫瑰》:“别有国香收不得,诗人熏入水沉中。你看,古人早就有感受了。”妻子连连点头:“对,就这感觉。”

整个园子里,有嗅花的、拍照的,有漫步的、狂奔的,还有低吟浅唱的、引吭高歌的……一拨人陶醉得还未清醒,又一拨游客已接踵而至。我们旋即离开,赶往向日葵园。向日葵向阳而开,片片柔嫩的花瓣无限向四周延伸,在太阳下灿烂无比。万里无云的湛蓝天空和金色的向日葵花海搭配起来,令人赏心悦目。

海花沟最多见的,还是三角梅,一路上到处都是。走近一看,娇媚的三角梅一簇簇憩在软软的枝条上,随风摇摆,就像穿着红裙子的姑娘在起舞,热烈奔放。

妻子喜欢种花,我家的阳台就种有三角梅,她以“专家”似的口吻说:“三角梅由三片苞叶组成,苞片柔如彩绢。花蕊嵌在苞叶里,像一颗颗闪亮的星星……”

没等妻子说完,邢博士也抒起情来:“三角梅是一种平易近人的花,它不刻意、不夸张,展现出旺盛的生命力和矢志不渝的品质”。

的确,种过三角梅的人都知道,三角梅生命力顽强、容易养活,且不拘束缚、长势汹涌。

我们驱车继续行驶在海花沟,所到之处、目光所及,满山满沟都是花。既有成规模的花园、花圃、花山,也有散落在山间、沟旁和路边的万紫千红。一朵朵、一簇簇、一丛丛,漫山遍野的黄橙红白青蓝紫随风摇曳,好像在迎接我们的到来。

听说,海花沟口有100多棵百年以上的参天大树。我曾走过不少地方,见过不少大树,如此壮观的古树群还是少见,棵棵挺拔高大,粗壮梗直。几十米的身高,沉稳庄重、气宇轩昂,令人肃然起敬。

在小高镇海花村,一面山的缓坡上,有一棵黄桷古树,树芯的一部分已然中空,碧绿的青苔细密地覆盖着树皮。遒劲的树身巍峨挺拔,筋骨凸显,枝柯交错,给整个村寨添上一层神秘深幽、如梦如幻的色彩。

遮天蔽日的树冠,犹如一把巨大的伞盖,洒下一片清凉。斑驳的树影下,有人搭建了七八个摊位,卖着四季豆、枇杷……还有一辆载满农资的大货车停在下面,五六个汉子正在下货。躺椅上几位老者或躺或坐,其中一位年龄大的长者眼睛微阖,姿态自在,脸上浮出悠闲安逸的微笑。

沿着蜿蜒山路行驶七八分钟,就来到第二棵大树所在位置。相传这是1800年前的彝人亲手种下的,人称“核桃王”。

“核桃王”树干的皮色粗糙而深沉,像画家笔下凝重苍劲的色彩。虽历经千年,其树体仍生长健壮。树冠庞大、枝繁叶茂,每年还结出3000余斤核桃,个大皮薄,果仁饱满。

看完“核桃王”,我们沿公路蛇行而上去看酸枣树。

酸枣树是一种常见的灌木,属李科植物,很难成树。它喜光抗旱、耐寒怕涝,多生于山崖石缝和向阳山坡上。我老家山坡上就有不少酸枣树,树都不大,树枝上长着尖尖的刺,我们叫圪针,很是锋利,不小心碰一下,就会让人鲜血直流。

环山而行的主路,虽不宽阔,却也还平整,很快就到了目的地。远远的,就看见这棵难得的参天大树,有数十丈高,树冠也很大,像是战士屹立在悬崖峭壁间。

从小山冈向下俯视,只见酸枣树生长在形如卧虎的观音巨石上,根似瀑布飞流直下扎入大山深处,树干粗壮挺拔,虬枝凌空,展臂摩云,枝叶如松似柏,好似山脚下撑起绿荫大伞,上面有几十只鸟雀飞跃、歌唱。

我突发奇问:“酸枣树酸不酸?”

邢博士说:“古树不像人,它从不炫耀自身的粗壮、高大,而将自己凝敛厚重、朴实无华和脚踏实地的品质展现给世人,肯定不酸。”

王院长说:“它历经沧桑,承载了人类从愚昧走向文明的整个进程,心还是酸。”

邢博士反驳:“人类之于古树不过是匆匆过客而已,树则千年葳蕤、万年长青,树不会心酸。”

王院长、邢博士你一言,我一语,谈论得兴趣盎然。

看完酸枣树,我们打道回府。海花沟的古树风采,留给我们一行人几多诗意遐思。

海花沟镶嵌在德昌的“三山四水”(螺髻山、姑姑山、长梁子,马尿河、茨达河、锦川河和雅砻江支流)之中,生态环境得天独厚。整个沟呈台地结构,一阶台地是宽展的河滩平原;二阶台地是村落人居、农田与山林;三阶台地逐渐向原始森林过渡……大自然的神奇造化,让每一阶都相互看顾,又风景殊异。

姑姑山森林公园、长梁子文化遗址公园、螺髻山溪谷公园、海花沟大地公园共同构成了海花沟。马尿河沿海花沟大地公园蜿蜒而过,时而舒缓无声,时而高歌猛进,时而清流萦回,一路扑跌,叠成10多个大小不一的潭。一潭一奇,潭潭之间,水流或缓或急,或飞流成白练,或湍成绿绸,四周的景物倒映在月镜般的潭中,潭潭都是一幅绝美的风景画。

海花沟处处是风景,随便选几点,都令人深深陶醉,真是一步一景,一景一步。但在游玩中,大家记忆最深的还是在桑园采摘。

公园里有10多个采摘体验区,我们去的时候正是樱桃、桑葚挂果的时节。工作人员早为我们准备了装桑葚用的盒子、袋子,并亲自为我们做示范:“握住桑葚的底部,用大拇指轻轻一摁,听到轻微的一声脆响就行。”她的话音未落,大伙已开始采摘。

边吃边摘,摘了这个品种,又摘那个品种,大伙嬉闹了2个多小时,才意犹未尽地离开。

结束采摘,我们经园内长廊、步道,来到观景台喝茶聊天。工作人员把刚摘的桑葚放在玻璃杯中,再倒腾些许桑叶,给每人泡上桑葚茶。看着淡紫飘绿的桑葚茶,心中一片宁静。

“有位哲人曾说:当一切事情趋于保持生物群落的完整、稳定和美丽时,它就是正确的。”王院长说。

我说:“这就是海花沟新自然主义的生活方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