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流行两餸饭

香港暴发新冠肺炎疫情至今已经逾两年,各行各业尤其餐饮业深受影响。然而,有一类饮食店却如雨后春笋愈来愈多,商场、街市、大街小巷均不难发现它的踪影,在用餐时间更出现长长的人龙,它就是以经济实惠作卖点的两餸饭专门店。

“餸”是粤语,“两个餸”用书面语写就是“两个小菜”。在内地,也有类似两餸饭专门店的餐馆,“两餸饭”通常叫快餐、杂菜饭,客人可以选择一肉一菜、两肉一菜、三肉一菜……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两个餸”盛行于香港工业大厦饭堂和周边,部分会以轻型货车在中学附近贩卖,作为学生的午饭之选。

2003年,香港暴发非典疫情,之后经济陷入低迷期。不少餐厅倒闭,一些餐厅转型力攻外卖市场售卖两餸饭,而超市也加入其中,两餸饭一度在香港餐饮行业成为热门。不过,当年去吃两餸饭的多是底层人士。

过去两年,香港经历了一波又一波新冠肺炎疫情,两餸饭的热潮又再次出现,相关店铺在各地区一家接一家地开,甚至有港人在社交平台上发起成立“两餸饭关注组”。组员们热心地分享各自在不同社区吃到的“两餸饭”品质、味道、价格、分量等,一有新店开张就互相通报,一拥而上品尝。

据香港“两餸饭关注组”收集的资料显示,目前全港有逾300家两餸饭店,其中在最平民化的闹市油尖旺及深水埗最多。各区两餸饭的价格相差无几,最便宜的两餸饭二三十港元就可以买到,三餸饭则要三四十港元,价格近乎连锁店快餐的半价。每天一到晚上,部分受欢迎的“两餸饭”店铺就门庭若市,大排长龙。

由于竞争激烈,一些两餸饭店铺老板除了价钱,也绞尽脑汁,以“高质商务饭盒”的字眼推销。以前,两餸饭往往有“颓饭”“穷人恩物”的烙印,但现在菜式、味道大幅升级,餸菜选择多,蒸、炒、炸皆有。有些店铺甚至还推出“豪华餸菜”,如石斑鱼、羊腩、豉油虾、长脚蟹甚至龙虾作招徕,每一款只加收5至20港元不等,有些奉送例汤或饮品,让顾客手头不宽裕时“豪一豪”。

对于经营两餸饭的小老板们日多,品尝两餸饭的港人日众,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和香港经济不景气有关。在香港从事基层服务工作的社区组织协会副主任施丽珊表示,疫情下,很多基层市民收入大减,只能节衣缩食。根据该组织之前做的调查,有两成底层受访者为省钱每日会少吃一餐,她认为两餸饭店愈开愈多,正好反映出香港基层打工仔的生活压力。

以前,茶餐厅是不少上班族收工后一边吃饭、一边喘息的加油站,但在过去两年,特区政府多次实施禁晚市堂食措施,食客绝迹,做外卖生意的两餸饭店开始大受欢迎。售货员黄小姐表示,她和不少年轻朋友都吃两餸饭,又便宜又饱肚,不觉得老土。家庭主妇郑太也说,以前买两餸饭的,多是上了年纪的人,现在成了潮流,多了年轻人捧场,其实两餸饭的食物水准不比茶餐厅差,价格不高种类多,都很划算。

不过,香港的两餸饭专门店快速发展,也和香港独特的文化有关。香港历史文化研究会会长叶德平博士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香港作为国际大都市,生活节奏快,许多人下班很晚,有时想节省时间,就直接购买两餸饭,这让港人以经济实惠的价钱,就能够吃到多种家常菜。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