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河串起印度三处“灵修小城”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宇同】近日,著名影星威尔·史密斯到访印度进行灵修的新闻引发不少关注,这是他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掌掴事件”后首次公开亮相。据报道,威尔·史密斯此行主要是静心修习瑜伽。其实,这并非威尔·史密斯首次到印度,2019年他就曾来到印度小城赫里德瓦尔进行灵修。这里也是印度恒河流域的三座灵修圣城之一,另外两座分别是瑜伽圣地——瑞诗凯诗和“圣城中的圣城”——瓦拉纳西。

威尔·史密斯在赫里德瓦尔

恒河串起的这三处圣地都属于小城,但对外国游客特别是想学习灵修的人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威尔·史密斯钟情的赫里德瓦尔位于恒河上游,恒河穿城而过从这里进入广袤的印度北部平原。赫里德瓦尔的字面意思就是“通神之门”,恒河本来非常宽阔,却在赫里德瓦尔收窄,水流变得异常湍急。在右岸探入河中几十米的地方有一座湿婆神庙,庙虽小名气却大。

湿婆神庙上游方向建有一座数百米长的水坝,这一段水域就是恒河沐浴的圣地。刚刚冲出喜马拉雅山区的恒河水冰冷清澈,远非世人印象中的模样,即使在非节假日期间,也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信徒到这里沐浴。信徒们在河水中沐浴,以此来除业障、消恶果,希望获得美好的来世。《环球时报》记者当年到访这里的时候既非节日也非周末,却被河中下饺子一般的人群惊呆了。每逢印度教节日——大壶节期间来此沐浴的人更多。去年,即使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依然有数百万人来到赫里德瓦尔参加大壶节沐浴,据印度媒体报道,那次宗教节日聚集也是印度当时新一轮疫情的诱因之一。2010年,赫里德瓦尔的大壶节吸引了7000多万人,其中不乏威尔·史密斯的同行,如好莱坞明星麦当娜、皮尔斯·布鲁斯南、莎朗·斯通、黛米·摩尔等。

在赫里德瓦尔修行后,威尔·史密斯如此评价自己的印度之行:“这里唤醒了我对自己、对艺术和世界真相的新理解。”

甲壳虫乐队在瑞诗凯诗

从赫里德瓦尔溯流而上几十公里,就到了另一座圣城——瑞诗凯诗,这里也是享誉世界的瑜伽圣地。瑞诗凯诗是国际瑜伽节的举办地,这里有100多家瑜伽学校和静修中心,据称全球有资质的瑜伽教练中,有60%在此修行过。

早在上世纪60年代,瑞诗凯诗就名声在外了。1968年,如日中天的甲壳虫乐队就在约翰·列侬的带领下来到瑞诗凯诗静修(如图),当时他们是在一座静修中心修炼“超觉静坐”。在瑞诗凯诗为期两个月的修行中,摆脱了毒品困扰的“甲壳虫”成员保持着良好的状态,他们在这里创作出40多首歌曲,其中不乏巅峰之作。尤为重要的是,他们也收获了内心的平和,学会平静面对外界的评论。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瑞诗凯诗成为甲壳虫乐队事业的一个新起点。甲壳虫乐队是全世界嬉皮士的精神领袖,在他们的带动下,瑞诗凯诗成了嬉皮士心中的圣地。如今,在瑞诗凯诗依然经常见到嬉皮士打扮的各国年轻人。

瑞诗凯诗更是印度教徒心中的圣地,在这里沐浴恒河水,被认为与修习瑜伽一样,可以让人更加接近神灵。许多年轻人喜欢在瑞诗凯诗恒河边的一处峭壁挑战高台跳水,既锻炼了胆量,也涤荡了灵魂,可以说冒险、修行两不误。

乔布斯在瓦拉纳西

位于恒河中下游的瓦拉纳西,被称为“圣城中的圣城”。在印度教徒心中,瓦拉纳西段恒河的重要性无与伦比,在这里沐浴能够洗去一生所有的罪孽;死后在这里火葬并将骨灰撒入恒河,更被认为是获得永久幸福的捷径。因此,瓦拉纳西的恒河左岸,不论晨昏,永远有密密麻麻的印度人在一边沐浴一边虔诚祈祷。

同样在河边,还有不少人在洗衣服,孩子们也在水中嬉戏打闹,不远处的船上,还有渔人在捕鱼,更有络绎不绝的外国游客充满好奇地打量着这一切,把不可思议的场景收入镜头中。每天傍晚,恒河边会举行祭祀仪式,祭司手持油灯,吟唱的歌声伴着舒缓的河水而去,又好似从远古的永恒中而来,令人忘记了今夕何夕。

《我是乔布斯》一书中曾这样描述瓦拉纳西:“史蒂夫在一瞬间同时目睹了愉悦、痛苦和心脏停止跳动的景象……”1974年,19岁的乔布斯来到瓦拉纳西,寻找内心的平静和人生的方向。印度的贫穷让他开始重新思考物质与精神的关系,并顿悟自己的目标应该是通过创造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印度的魅力或许就在于这些恒河边的圣城,游客们尽可在这里抛却烦恼,放松身心,进行一场与物质无关、只关乎精神的修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