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山鸟鸣

宋山位于湖北阳新县城东南,当年宋山作为柴林山地,采樵者络绎于途,兴之所至,引吭高歌,此唱彼和,山鸣谷应,飞传数里,此景名“宋山樵唱”,为阳新古八景之一。如今,“宋山樵唱”已经成为历史的回响,宋山植被受到保护,漫山遍野,一片林海,古木参天,犹如一幅奇幻瑰丽的风景画,一首流畅隽永的山水诗。不闻樵夫粗犷的号子,只闻清脆的鸟鸣。宋山鸟鸣代替“宋山樵唱”,奏出人与自然和谐的旋律。

清晨,我又去宋山寻幽,行走在寂静的山路,山风如歌,芳香四溢。大樟树撑起绿荫大伞,宛如飘在低空的绿云。突然,唧的一声,擦过晨曦,如一节音符,落在我心上。接着又一声,两声,三声,如从唐诗里飘落,如天籁之音,一时间,心田仿佛被甘露洒遍。我寻声进入林中,只闻鸟鸣,不见鸟影。目光在树林里逡巡,突然,一只鸟从枝叶间冒出来,继而两只、三只,跳跃着,吵闹着,拨弄得树枝、花叶乱颤。定睛看去,只见十多只小鸟从这枝跳到那枝,这树跳到那树,唧唧喳喳。我轻喊一声,只听得簌簌几声,小鸟一齐飞起,绕着树,绕着我,不停地鸣叫。我看出来了,小鸟一点都不怕我,它们是在逗我呢。这就是人鸟和谐的最好写照吧,我不由会心一笑。

前面一棵大树上一只小鸟正盯着我,一动不动,许是感受到了我的善意,它点头叫了一声,引来另一只鸟的呼应,接着此起彼伏的鸣叫声传来,有的斯文秀气,好似小家碧玉;有的大胆热烈,仿佛莽撞少年郎;有的稚拙青嫩,略带羞涩,唧的一声,就不叫了;有的唧唧嘎嘎啾啾,好似在展示鸣叫技巧。一阵清风吹来,枝叶摇曳,发出簌簌的声响,这悠扬的旋律,恰成了鸟雀鸣啭清丽的和声。

不觉到了林子深处,鸣声一点点大了起来,密了起来,也响亮了起来,有层次内涵,细听像万鸟争唱,众树喧哗,音波或缓或急,或如迅雷,或如飙风。鸟儿分散在每一棵树上,唧唧喳喳。忽然呼啦一下,一片黑云从树林里蹿起,成百上千只鸟儿哗然齐飞,墨汁一样泼向蓝天,覆盖了头顶上的一片天空,然后又轻轻点点地落在树枝上。这时候,一场盛大的树林交响音乐会进入高潮。

两只喜鹊站在树枝上,你一声我一声,仿佛是高潮的预报。这边的鸟儿唱着低音,那边的鸟儿唱着中音,中间的鸟儿唱着高音。嘀哩嘀哩,一只黄鹂从枝叶间直线飞出,边飞边叫,一双黑如亮漆般的黑眉,浑身黄如赤金,油然欲滴,毛片紧薄,体形小巧如梭,翅膀特长,馨风飘羽,容颜出众,也许它是这场音乐会的主持人。大群的鸟儿雀跃飞舞,各展歌喉,有的发出短促细小的“雀雀”声,有的发出绵绵的“啾啾”声,有的发出清脆的“嘤嘤”声。叽叽叽,喳喳喳,哩哩哩,咕咕咕……此起彼伏,互相呼应,连绵不绝。一支支合唱诗,一曲曲交响曲,有高亢激昂的,有婉转多变的,有持久不断的。快叫时,似珠落玉盘;慢叫时,如行云流水。

画眉、红嘴相思鸟是女高音,唧唧啾啾,它们发出的音域区位高,音符音阶多,跳跃大,却很圆润,过渡得非常自然,悠扬婉转,听起来既像歌唱家在唱一首优美动听的歌曲,又像演奏家在吹悠扬悦耳的笛子。百灵鸟既是歌手,又是舞蹈家,头上有漂亮的羽冠,眉纹一直长到了颈部,歌声清脆甜美,圆润嘹亮,低昂有致,富有韵律。有时凌空直上云霄,一边飞一边鸣叫,有时悬飞停留,边唱边舞,有时双鸟飞舞,歌声中止,骤然垂直下落,待接近地面时再向上飞起,又重新唱起歌来。黑色八哥集结于最大的树上,也许它唱的正是传唱至今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云雀的歌声传递着欢乐,金翅雀的鸣叫昭示着骄傲,珠颈斑鸠的啁唧显露出柔婉含蓄,灰椋鸟的叫声则透着庄重……

鸟儿是大自然的歌手,鸟鸣是有灵性的,是世界上最美的声音,是一首永恒的歌,奏着天然本真的乐曲。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