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南水

绿意盎然的广东顺德勒流南水村。

车一转入村道,两边便现出银光闪闪的鱼塘、油光水绿的菜畦、青碧修长的甘蔗、墨绿欲滴的芭蕉林……一方方鱼塘被纵横交错的乡村公路、蜿蜒迤逦的河涌和横直有序的塘基划分为一个个板块,肆意地绕着村子铺展开来,像一首首田园牧歌。一条清凌凌的河涌由南流过,如同一条精美的碧玉腰带,飘飘洒洒地扣在广东顺德勒流南水村的腰肢上。

村前牌坊边的草地,因水滋润,茂盛得像一床绿茵茵的地毯,地毯上竖着几块很有古韵的牌子,刻着“美丽田园宜居南水”和“百里芳华”字样,牢牢地吸引住我的目光。南水村因清代著名画家苏六朋而为世人所知,如今更是“中国十佳小康村”和“佛山乡村振兴百里芳华示范村”。

村道的走势与南水涌的走势保持一致,错落有致的民居傍水而建,宛若仙境一般。沿着村道幽静的青石板小路行走,绿树红花与视线连绵,小桥流水和心绪相接。

沿河涌每5米到10米就有一个水埠头,一级一级的台阶直伸向岸边人家的门口。曾经,人们在水埠头泊船、洗衣服、洗农具,如今,这些曾为水乡人默默付出过的水埠头铅华已退,长满了翠绿的青苔。河岸两边的民居非常气派,红色墙砖、白色西洋窗、黄色琉璃瓦凉亭式屋顶。在万道金光的照耀下,显得端庄大方又明媚动人。

随意推开一户人家的门,映入眼帘的是黄皮、龙眼、罗汉松等各种岭南常绿乔木和三角梅、桂花等花草,这便是水乡人家的院子。院里建有一方水池,用来养锦鲤、乌龟等,也养从自家鱼塘捕捞回来的鳗鱼和鲈鱼。南水人讲究风水,认为锦鲤是风水鱼,可以旺财,乌龟寓意长寿。南水人对吃更是讲究,自家鱼塘养的鱼,先拿几条回家,放在水池的清水里养一段时间,去除鱼的泥腥味和身上的脂肪,用来做鱼生,“捞起”(粤语,意为做生意能赚大钱)的那个鲜,让人吃过都“翻寻味”(粤语,意为吃过还想吃)。

自宋代开村以来,南水一直以耕塘养鱼为生。近年来,在乡村振兴大潮中,南水人依托丰厚的水资源,把发展绿色农业和文旅产业结合起来,对全村鱼塘进行高标准的“格子化”整治,养殖鳗鱼、鲈鱼等高价值水产。

站在古色古香的接龙桥上,我忽然听到嘤嘤的鸟鸣,抬起头,只见树上的鸟儿如开满山间的鲜花,花的、白的、灰的、彩的,一只只,一群群,一片片,时而落在枝头,时而惊飞而起。古树下有凉亭,凉亭里有石桌、石凳,在此闲坐的村民,或下棋,或聊天,或提笼遛鸟……把生活过成一首诗。

转过接龙桥,涌边有一座三间两进的青砖镬耳山墙屋,这便是曹氏大宗祠。步入宗祠,一股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宗祠左右两廊有许多壁画和挂画,山水、人物、动植物,栩栩如生,色彩艳丽。

沿着村道继续前行,呼吸着带着湿润水汽的新鲜空气,闻着草木的清香,犹如走进了陶渊明的桃花源。一抬头,我与东琳苏公祠撞了个满怀。怀敬畏之心,推门进入,步履轻盈,感受公祠的历史文化,想象着苏六朋父子曾经的荣光。抬头仰望,门头、里外墙、屋顶上到处都是内容丰富、色彩艳丽的壁画。苏六朋父子从小被南水浸润,其画风既有岭南水乡的柔韧,又有着笔势雄劲、气魄宏大的独特画风,一如南水人的性格写照。

南水潺潺,白云悠悠,行走南水,历史和文化气息如潮水般涌来。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