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香冬好景

在四川南充嘉陵,顺着318国道向西前行50分钟,到里坝镇一个右转,便进入三会镇。初冬,蜀地依旧绿意盎然。车窗外,是一帧帧疾驰而过的乡村风光,成片成林的柚子树上,缀满了一个个滚圆滚圆的柚子。此时,正值傍晚,夕阳把金色的余晖洒满山林、田野、果园,微风吹起,浓郁的柚子香没商量地沁入我心底……

三会这个地名,真实准确地描述了它的位置,处在西充县、蓬溪县交界的地方,加上嘉陵区,真是“三会”了。它不写作三“汇”,是因辖区没有河,典型的丘陵地区。在一般人看来,三会是一个典型的穷乡僻壤,但有样东西却“拿”得出手,那就是柚子。山上山下,房前屋后,柚子随处可见。乡亲们说,柚子树就是摇钱树。有了柚子树,致富有门路。

不知道是何时在三会兴栽柚子树的,有人说是国家开始扶贫那年。如果真从上世纪80年代算起,三会的乡亲们在吃饱肚子不久,敢于尝试种植经济作物,勇气实在可嘉。

老青50多岁,脱贫攻坚时,我联系他家。他家的房前屋后,到处都是柚子树。不过,那些树太过老迈了,树干虬枝嶙峋。老青一脸沮丧地说,老树需要嫁接了。同行的第一书记,来自区里的农技部门,他一听,马上回去组织了一个20多人的队伍,挨家挨户到柚子园搞嫁接和改良。

每年十月,柚子开始成熟。大片大片的柚子林,郁郁葱葱。开车顺着村道蜿蜒前行,溜圆的柚子触手可及。乡亲们摘柚子请我们品尝。乡亲们从屋里拿出摘柚子的“武器”。这个武器,有些创意,一根竹竿,在顶端编一个篾筐,这个筐,和柚子差不多大小。我看到他们瞅准一个,一扭一抖,柚子便“噗”的一声落筐为安。2021年柚子不错,除去贷款,加入协会的每家可以分到3000多元。

我非常惊喜,有点为自己当年的眼光“骄傲”。老青年轻时,当过兵,做过生意,后来为了照顾孙子就在附近开了一个小卖部,日子过得相当不错。遇见他,我眼前忽地一亮,村上老书记身体抱恙,已不堪重负,而这个老青,热心、纯朴、肯干,不正是接替老书记的合适人选吗?老青很犹豫,说自己啥都不懂。我笑他,前线都敢上,还怕这点困难?

老青把生意交给老婆打点,每天在村上忙碌。我恳请他把村里的柚子管理好,然后扩大规模。三会种柚子有基础有技术有氛围,坚持走下去,必定能闯出名堂来。我给老青算账,一棵树以20颗柚子计,每颗5元,每家20棵,这一项就可以增收2000元。关键还是“绿水青山”!但是,柚子有了规模,才有持续效益。

我描绘的图景似乎有点让他心动,但他忧虑销路问题。我告诉他,区里已经在着手搞冷冻和物流,如果柚子深加工,或者错时销售,效益不得了。老青犹豫几天终于下定决心,跑去银行贷了扶贫资金,迅速组建种养协会,把300多农户组织在一起,流转土地上千亩,田里种水稻,山坡种柚苗,不到一个季度,就让荒山野地瓜果飘香,柚树成行。

我和第一书记常常去看幼苗,看着它们开花抽穗,长出春梢秋梢,又看着它们结出鸡蛋大的青果。柚苗连线成片,葱葱郁郁,蔚为壮观。老青把他的孙子放在一边,除草施肥。老青爱人经常给他打电话,让他回去进货,他声如洪钟:哎呀,哪里走得脱。

我听说,三会镇已开始筹办柚子茶加工厂,镇党委政府一班人,在乡村振兴中做起柚子新文章。我的眼前,有一树树溜圆的柚子,在初冬散发着希望的光芒。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