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人众筹“团购”海滩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派记者 陈效卫】新西兰的网购、团购并不发达,但其众筹“团购”则举世闻名。新西兰人“团购”的不是普通商品或奢侈品,而是海滩、山地等自然名胜。这些私人海滩、山地归公后,避免了“被开发”的命运,得以“永远处于自然状态”“永世属于新西兰人民”。近日,新西兰人众筹215万新西兰元(1新元约合4.3元人民币)买下“世界最美海滩”,再次引发媒体广泛关注。

“最美”私人海滩终归公

位于新西兰北岛东部的罗曼德半岛,有一处名为“纽查姆”的私人海滩,2006年跻身英国《观察家报》评定的“世界20个最美海滩”。2010年开发商申请在海滩建造别墅,这一举动立即引发当地人强烈抵制。2011年1月,成千上万的新西兰人涌向附近的马塔朗吉海滩,用人墙拼成文字,呼吁时任总理约翰·基保护纽查姆海滩。此后,开发商一直试图对海滩进行开发,但每次都因受到抵制而搁浅。最近,业主遇到了财务难题而公开挂牌出售,当地保护组织闻讯立即开展众筹,4周时间募集215万新西兰元,使“世界最美海滩”终于回到新西兰人民的怀抱。网友兴奋地直呼:“这是送给新西兰国民的大礼包!”

现在,当地保护组织再接再厉,仍在努力筹得更多款项,以确保海滩后面的土地得到保护,从而使整个区域“永远处于自然状态”。

在新西兰国内,众筹买海滩已算不上新闻。当一个土豪决定出手一块(旅游)胜地,接盘的往往不是另一个土豪,而是数不清不计名利的普通民众。

近年来新西兰最著名的一次众筹发生在2016年。当年1月,南岛有一处名为“阿瓦罗阿”的私人海滩以200万新西兰元招标。经常造访该海滩的当地居民梅杰为此建立了一个在线募捐页面,呼吁400多万新西兰人每人捐出0.5新元。短短2个月,众筹227.8万新元成功拍下这块海滩,随后并入国家公园,被所有新西兰人保护和珍藏,也得以对国内外所有游人开放。在庆祝仪式上,作为众筹发起人的梅杰激动得落泪:“看到梦想成真,我真切地感受到新西兰人的心在一起跳动!”

新西兰只有27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不到中国新疆面积的1/6),私人占有比例却高达56%。私人占有的名胜大多不对外开放,不仅影响了新西兰支柱产业旅游业,而且也使很多珍稀物种难以得到有效保护。众筹买海滩,新西兰人完美地诠释着“公器必须公用”的铁定法则。

“个筹”超值奉献,深藏功与名

新西兰的众筹可谓男女老少齐上阵:有捐献1新元的儿童,也有掏出数万新元的企业家。

各行各业的大腕更是发挥了名人效应。上文提到的海滩人墙中,就有新西兰著名主持人基奥汉、橄榄球明星卡辉和影星马尔科姆,时任工党领袖高夫也加入了抗议阵营。

更令人敬佩的是,有些已移居国外的新西兰人,仍不忘为“老家”做贡献。参加阿瓦罗阿海滩众筹的麦克哈迪表示:“我住在印尼巴厘岛,但这么有意义的活动不能不参加。”

作为众筹的例外,还有个别“单筹”或“个筹”者。他们的“超值”奉献,尤为令人感佩。

世界著名旅游胜地昆斯敦(一译“皇后镇”)有个占地9平方公里的大农场,依山傍湖,风景秀美。去年11月,农场主加蒂尼夫妇直接将其捐给保护机构,作为感恩节礼物送给全体新西兰人民。他们捐出的理由是:这片土地上生物多样性和景观都十分宝贵,希望它永不被任何房地产商开发。农场市值高达数千万新元,但加蒂尼夫妇在接受采访时拒绝谈及个人之事,真可谓“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至于小份额的众筹,匿名捐助更是常态和标配!

融入血液的乐善好施

新西兰人热衷于众筹,是其慷慨大方、乐善好施的秉性使然。在英国慈善援助基金会(Charities Aid Foundation)公布的“年度世界最慷慨指数”中,新西兰每年都名列前茅,2021年再次荣膺“全球第三大慷慨国”。这一点,从新西兰慈善机构的数量和人均捐献额即可见一斑。目前,新西兰注册慈善机构达2万7853个之多,平均约每180人一个。这些慈善组织,从住房到教育、从医疗到环保,几乎涵盖了新西兰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2019年,新西兰人均捐献480新元,总额达24亿新元。这个数字,很多人也许认为不多;但若放到14亿人的中国,则飙升至6720亿新元,约合2.89万亿元人民币,不能不说是天文数字!

捐款只是新西兰人慷慨的一个方面。热衷慈善,乐意帮助陌生人,志愿花费时间为公益服务等,是新西兰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尤其在新西兰社区(Community),随处都可感受到浓浓的人情味。在这里,邻居可能帮你“顺手”割草、收回垃圾桶、扔掉垃圾邮件,一起分享自家的蔬果美食,自愿到慈善组织的商店里购买二手商品,以社工的身份帮助老年人或残障人士,等等。

作为地处南太的新西兰,每逢鲸鱼搁浅尤其是集体搁浅时,总有成千上万民众自发赶来助其重返大海。这也算得上是新西兰最感人、最壮观的众筹景象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