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人辞旧迎新吃什么?

【环球时报驻比利时特派记者 牛瑞飞】圣诞与新年即将来临,因为欧洲新冠肺炎疫情依然形势严峻,聚会不能随心所欲,但是寄托了各种美好愿望的节日食物,总能为人们带来幸福和欢乐。

木柴蛋糕卷是非常具有节日气氛的圣诞食物。从制作手法角度讲,木柴蛋糕卷就是在普通的奶油蛋糕卷外面制作了一层巧克力外壳,让它拥有了类似于木柴的外观。为什么会在圣诞节选择吃这种食物?因为欧洲传统的老房子都会拥有一个壁炉,圣诞节时,家人围坐在壁炉边,在温馨的气氛中往壁炉里添加柴火,这样整座房子都变得暖融融。在欧洲,如果你发现甜品店的柜台开始售卖木柴蛋糕卷,那就说明新的一年快来了。

每到年底,一款高大上的食物就会来到欧洲人身边,因为珍贵和价格高昂,这种食物一般是以照片的形式摆上货架的——它就是松露。松露的重量以克为单位,顾客需要提前预订并付款,才能在随后的几天收到。因为太贵,松露一般是作为点缀或配料出现在圣诞或是新年大餐中,只需一点点就能让唇齿留香,这种味觉上的美妙体验也让欧洲人特别期待圣诞和新年的到来。

国王饼,一听名字就非常霸气,这是欧洲人在1月6日主显节前后食用的一种圆形饼状点心,有酥皮以及杏仁粉与奶油制成的内馅。在希腊和西班牙等地国王饼也可能演变成国王蛋糕,但原料和故事大致相同。国王饼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代的农神节,当时罗马人在节庆的宴会上在糕点中放置蚕豆,分给奴隶,吃到蚕豆者成为“一日国王”,享受一天的特权。早在古希腊时期,人们就用国王饼里的蚕豆来选择法官。现在,国王饼里面会藏有小瓷人或者塑料玩偶,吃到玩偶的人象征能在新的一年收获好运,同时他也将为大家准备第二年的国王饼,象征着把好运带给更多的人。在欧洲甜品店出售的国王饼上,往往还会放置着一个金色的王冠,很有意思。

生蚝也是欧洲人辞旧迎新时很爱吃的食物,每年的秋末冬初,是欧洲生蚝最为肥美的季节,来自法国和荷兰的生蚝大量上市。和中国人喜欢炭烤蒜蓉生蚝不同,欧洲人更喜欢夹着海水的清甜且略微带些铁锈味道的生吃生蚝:一把蚝刀,一块柠檬,半打生蚝,一杯白葡萄酒,站在冬日城市广场的一角细细品味,这个画面对于欧洲人说,是特别惬意的。在欧洲,生蚝是论个或是论打(一打等于12个)卖的,价格也不便宜,一般每个都要两三欧元。记得我曾经和欧洲小伙伴们说,自己在北戴河的集市上花几十元人民币买了一大袋子生蚝,回家吃了个够,他们都向我投来羡慕的目光,要知道,不少欧洲小伙伴的财富“小目标”就是——有一天,能一顿吃两打生蚝也不心疼。

鹅肝算得上是欧洲节日餐桌上的贵族食品,前菜的主料不管是什么,只要名称加上“配鹅肝”三个字,价格就会翻几个跟头。肥鹅肝起源于约公元前25世纪的埃及,当时的埃及人已经发现鹅可以被过分喂饲,从而得到肥大的肝脏,味道细腻鲜美。其后肥鹅肝传至罗马帝国,直至16世纪肥鹅肝在法国发扬光大成为法式料理的名菜之一。由于鹅生长期较长,成本较高,现在欧洲人吃得更多的是肥鸭肝。欧洲人将肥鹅肝与鱼子酱、松露并称为“世界三大珍馐”。现在,法国肥鹅肝产量占全球80%以上,是肥鹅肝最大生产国。2019年,匈牙利年产2969吨,保加利亚年产2352吨,分别列第二位、第三位。事实上,生产肥肝的农场通常以管饲法或填鸭法将饲料直接强灌到鹅或鸭的胃部,而肥美的鹅肝或鸭肝其实是很严重的脂肪肝。近年来,欧洲动物保护组织认为,生产肥肝的行为是非常不人道的,在强调动物福利的今天,肥肝也是一种很残忍的食物。近些年来,肥肝在欧洲的消费量也有所降低,但其在欧洲人心目中的美食地位依然没有改变。

除了上面提到的美食,糖果和巧克力是欧洲节日餐桌上永远不可缺席的美味元素。不论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甜甜蜜蜜和美好的祝福都是每年辞旧迎新的标配,而节日餐桌上的每一道菜品,每一种食材都是幸福的象征,忙碌的一家人在岁尾团聚,每位家庭成员撸起袖子,为心爱的家人奉献一道拿手菜,这幅画面本身就是送给每位家庭成员最温馨美好的礼物,让大家在新的一年有满满的动力和勇气面对生活和工作中的种种辛苦和挑战。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