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翔漾江

可能是身在峡谷深处的缘故,抬头看去,漾江的天空显得并不那么高远,它就像是一块蓝色的玻璃,架在高高的达子山上,空中飘着的白云,像是镶在玻璃之上的几朵碎花。游船驶过,溅起浪花朵朵。江岸的芦絮飘飞,惊起几只不知名的水鸟,顺着江岸向前滑翔。

我很喜欢各种漂亮的鸟儿,对我来说,它们有着天生的吸引力。它们忽高忽低地飞行,被人们称为飞行的花朵;它们艳丽多彩,随季节变化的羽衣,给人们带来美的感受;它们有歌唱的天赋,各种鸣叫声都是美妙的旋律。

十多年前在漾江从事移民工作时,我见过许多鸟。特别是清晨在江边散步,总能看到一群群鸟飞上高大的白椿树、攀枝花树,或是低矮的橄榄树、车桑子树,寻找好位置,用尖尖长长的嘴迅速插进花苞,吸取甜甜香香的花蜜,或是捕食叶片上的虫子。当我举起相机刚要对准,它们又叽叽喳喳飞向了另一片林子。

我想起自幼在漾江边长大的云南巍山本土作家阿有高的文章,他的笔下有全身呈珍珠般的金亮斑点花纹的“金嘎嘎”、催人耕作的鹧鸪、喜欢偷食青包谷的鹦鹉、在秧田里搭窝的秧鸡……那时的漾江,真正是一个鸟类的富集地。我想象着那时的漾江,它静静地躺在峡谷深处,有蓝天,白云,鸟群。但是,因为那时生活贫苦,为了保护自己的庄稼,也为了充饥果腹,漾江边的人们经常会把这些漂亮的鸟儿当作是大自然馈赠的美味而捕食。江畔大片大片的森林,也曾经受过大面积的砍伐。

随着国家对野生动植物保护力度的加大,再加上青华绿孔雀省级自然保护区的建立,曾经的伐木工变成了护林人,曾经的捕鸟人化身为护鸟人,整个漾江的生物多样性得到了有效保护。黑颈长尾雉、白腹锦鸡、山斑鸠、黑领噪鹛等各种珍稀鸟类频频现身,截至目前仅保护区就监测到鸟类163种,兽类17种,爬行类8种,两栖类6种,其中国家Ⅰ、Ⅱ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28种。

如今的漾江人爱鸟、护鸟,还把鸟唱进山歌:好听不过绿斑鸠,好看不过金嘎嘎;树上喜鹊一小对,屋檐燕子一小双;凤凰歇上梧桐树,金鸡朝着凤凰来……

今年初春,在青华绿孔雀省级自然保护区工作的好友刘兰香曾约我到漾江拍摄候鸟。她告诉我,随着小湾库区生态环境的逐步改善,近年来冬春季节在漾江生活的水鸟越来越多,在她发给我的照片和视频中,我看到在江面上飞翔的鸬鹚、在江水里觅食的秋沙鸭,它们鼓起翅膀飞离水岸,我似乎听到了它们嘎嘎嘎地叫着,欢呼着追逐同伴。

游船返回漾江边,渡口已有许多需要过江的群众在等候。江这边,是大理白族自治州巍山县青华乡;江那边,是临沧市凤庆县新华乡。千百年来,江两岸的百姓共饮一江水,交往从未间断。明代著名旅行家徐霞客,从上游对岸的鲁史古镇,渡江到达牛街犀牛渡口而进入巍山境内,经茶房寺、桫松哨、瓦葫芦、广济桥、鼠街、猪食河、山顶塘……而后抵达巍山坝子。

下了船,我看到江畔的水湾里,烟波浩淼的水面上,阳光好像一层碎银子铺满湖面,闪闪烁烁,两只秋沙鸭正在水中悠闲地游来游去,一会儿扎进水里找吃的,一会儿又冒出水面,飞向对岸的苇丛。

一些鸟从远方飞来,飞到漾江边觅食,搭窝,繁衍后代,如同漾江边留守村庄的人们一样生生不息;也有一些鸟飞走了,飞过漾江,飞过横断山,飞向远方。我想那些飞向远方的鸟儿,有一天也会同回归的游子一样,飞回漾江,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展翅高飞,鸟翔漾江。届时,那群鸟嬉戏的漾江美景,定会成为大美青华的又一张靓丽名片。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