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江日出

“为了看日出,我常常早起。”我被巴金《海上日出》的文字所陶醉,醉得不知归路。

作为川西山里长大的孩子,凯江日出的壮观与震撼,我倒是见识过了。

一湾凯江从四川绵阳龙门山余脉之鹿爬山奔腾而来,后汇入涪江,一路蜿蜒而去。亿万年来,凯江日夜奔流,在与大山、岩石的一次次冲撞中慢慢和解,形成蟠龙、双东、瓦店三个凯江大回湾,水环抱着山,山凝视着水,相依相偎,吞吐日月星辰,细数流年。看凯江日出的最佳地,莫过于双东大回湾了。

凯江绕狮子山形成的双东大回湾,位于距德阳市区10余公里、中江县城27公里的旌阳区双东镇。

凯江日出有两绝:一绝菜花全绽,二绝雨后初晴。为了看凯江日出,我亦常常早起。春天菜花盛开时,在黎明前的最后黑暗中站立观景台,风儿捎来浓郁的菜花香,也捎来早醒的鸟鸣虫吟,微甜的空气变得俏皮起来,刺激得鼻粘膜痒痒的。东方天边的云朵最先被撕开一道口子,透出一缕亮光,那口子不断扩大,如一根画笔描摹着天空,天空不断变换色彩,黛色、深蓝、赭石、朱红……凯江水也跟着学起了川剧变脸,一切都变得梦幻起来。

天空越来越亮,越来越红,从东边一直红到西边,天空下的菜花也越来越明艳。有薄雾从凯江水面升起,犹如人在地心熬一壶菜花茶。

紧接着,光芒冲破层层积云,刺破苍穹,如先锋战士,扫开一条大路,太阳慢慢露出额头、眉毛、眼睛、鼻子……直到一个红艳艳的大火球从两山之间全部跳出云层,“半江瑟瑟半江红”变成了“满江红”。这时候的太阳很温柔,也不刺眼,柔柔的光线斜斜投射在菜花上,整座狮子山成了花的底板,大自然的画师挥毫泼墨,金黄、乳白、粉红、紫红……七彩菜花顶着朝阳把大山打扮成了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姑娘,一切都变得生动活泼起来。

太阳越升越高,同时升高的还有气温,花香也越来越浓郁,天上一个太阳、凯江一个太阳,天上的太阳伴着云彩,凯江的太阳拥着狮子山和菜花。鸥鹭翔集,掠过长空,蜜蜂嘤嘤嗡嗡,忙着酿蜜。好一幅气势磅礴又不乏柔媚婉约的流动山水画,惹得一众摄影爱好者不知归路。

如若秋日雨后,凯江日出则是另一番景象。雾从凯江里、人家屋顶、狮子山腰慢慢升起,越聚越多,越来越厚,直到把整座狮子山连带凯江都密密实实遮盖起来,天空星星零零散散,眨巴着眼睛,与地面打开延时开关的手机好奇对视。

乳白的雾是不安分的孩子,在凯江上、山上奔跑,时而把山水全部覆盖、时而让山露出一个头来;时而与天空的云朵媲美、时而与人家屋顶的炊烟携手……

太阳如浔阳江上的琵琶女,千呼万唤才红着脸出来,还不忘扯一块云朵遮羞,那红便迅速传染开去。雾翻滚着、挣扎着、奔涌着、胶着着……让人分不清哪儿是云海、哪儿是雾海,恍惚间甚至忘了太阳究竟是从哪儿跳出来的。

太阳越升越高,性情也越来越烈,刚才还任性的雾慢慢收敛起顽劣,一点点朝山下退去,狮子山也慢慢露出头、脸、腰,直到和凯江手牵手全部暴露在太阳底下。一大片一大片沉甸甸的稻谷抖落露珠,等着随新农人的收割机颗粒归仓。太阳在凯江里打一个滚,算是占山为王了。

面对如此蔚为壮观的景色,我的心情豁然开朗。凯江大回湾的日出,伴着一滴滴凯江水,占据了我心头一个重要的位置,久久不能忘怀。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