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流淌在阿根廷人的血液里

【环球时报驻阿根廷特派记者 姚明峰】当地时间25日,阿根廷足球巨星迭戈·阿曼多·马拉多纳突然离世,令整个阿根廷黯然神伤。阿根廷总统府发布公告称,全国将哀悼3天。马拉多纳是阿根廷足球最辉煌时代的象征,足球寄寓着阿根廷人的家国情怀,对他们来说,足球绝对不仅仅是一种运动,它是全民的信仰,足球是流淌在他们血液里的基因。足球在阿根廷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它是一种生活方式,甚至是一种思维方式。

流淌在血液里的足球基因

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博卡区,是球王马拉多纳的发迹之地,这里是阿根廷顶级豪门博卡青年队的主场。如今,它是外国游客必到的“打卡”之地。在这里有很多马拉多纳的塑像和画像、照片。漫步在五彩斑斓的房子中间,也许下一个转角你就可能遇见“马拉多纳”。你可以跟街角的“马拉多纳”合影,去纪念品商店买件博卡队球衣,或者直接去糖果盒球场看一场比赛。

毫不夸张地说,在阿根廷会走路的孩子就会踢球,别的国家孩子出门带玩具或者娃娃,阿根廷孩子带足球。足球是阿根廷人生活的一部分。在发达的布宜诺斯艾利斯街头,在北部山区人迹罕至的山谷,都有人在谈论足球、观看球赛,据统计,足球在阿根廷3至70岁男性中的普及率高达98%;全国民调显示,每10个阿根廷人就有9个宣称自己是某个俱乐部的球迷;阿根廷足协成员俱乐部有数千个,在全国各地参加各个级别比赛的职业和业余球员大约有几十万之多;全国容纳1万人以上观众的球场有70多个。

在阿根廷国内,全国各地区219种联赛全年无休。比赛之日,大批球迷穿着各自支持的球队的球衣,在城市里穿梭往返,他们挥舞旗帜,或以独特的鸣笛节奏示意。阿根廷国家德比(博卡青年队与河床队举行的比赛),似乎更像是一场全民狂欢,胜过球队对抗的是一种强烈的整体认同,在那一刻,所有人的身份只有一个——足球的追随者。

足球与探戈结合凝聚国民

阿根廷人在公园里、球场上踢球,在餐厅里看球、在车上听球,最“过分”的是将足球搬到了桌上。对普通人来说,桌上足球可能只是一种消遣的游戏,但是对阿根廷人来说,这也是一项正规而激烈的运动,在一些酒吧或者餐厅里,总会有想一显身手的桌式足球爱好者,他们能够精准地把小球控制在小人儿脚下,通过推杆、拉杆和转杆等组合动作完成战术组合。他们甚至成立了桌式足球协会,每年都会举行全国锦标赛。

阿根廷人离不开足球,同样也离不开探戈,两者都是阿根廷文化的名片。在外人看来,他们之间没有天然的联系,阿根廷人却将它们融合在了一起。也许探戈大师都是球迷,以足球为主题的探戈作品不断涌现。早在1913年,阿根廷音乐家罗伯特·菲尔波便为其支持的球队创作并录制了《竞技俱乐部》,这一举动引得许多探戈创作者纷纷效仿,给他们支持的球队写探戈队歌。他们将自己的欣喜或者不满的情感写进歌中,这种跨界创作极大激发了乐迷和球迷的激情与梦想,将更多的阿根廷人凝聚在了一起,为世人呈现了一个更加立体和多元的阿根廷。

历史塑造足球信仰

足球在阿根廷有100多年的历史,是最早举办联赛的国家和地区之一,早在1893年,阿根廷足协就已经成立,是世界历史最早的八大足协之一,1912年阿根廷成为南美第一个加入国际足联的国家。

足球在阿根廷的发展具有深刻的民族烙印,它的兴起和国家发展息息相关。伴随着阿根廷肉类加工业的发展,潘帕斯草原上的牛肉不断销往欧洲,当时港口肉类加工区聚居了越来越多的外国移民工人,足球成了他们联系的纽带。足球运动极具塑造集体认同和荣誉感的力量,有助于加强移民社群间的交流和认同,在无形中得到了普及推广。

20世纪初阿根廷人对球场成败就已经十分看重,传说尚未成为总统的庇隆目击了阿根廷队被英国队击败,从此暗下决心,不止阿根廷铁路,连足球俱乐部和足球产业也要实现国有化。尽管这说法真假无法求证,但在20世纪初,阿根廷政府和教会确实曾大力倡导足球精神,特别强调公共空间内的竞争能给阿根廷男性带来阳刚之气。

随着足球普及率的攀升,阿根廷足球运动的水平也水涨船高。在历届世界杯中,阿根廷国家队两次捧回大力神杯。此外,阿根廷队两次获得奥运会金牌,两次获得奥运会银牌,获得美洲杯冠亚军更是家常便饭。

如此优异的成绩,构成了阿根廷民族荣誉感的重要组成部分。在1986年的世界杯上,马拉多纳凭借两粒精彩进球帮助球队战胜英格兰队,一扫阿根廷马岛战争战败的阴霾,当时阿根廷举国欢庆,马拉多纳也被视为民族英雄。今天,一位前往悼念的阿根廷球迷说:“马拉多纳代表了我们阿根廷人,也维护了我们阿根廷人的尊严。”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