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廿八都古镇

在浙江衢州与本地同学告别后,我独自驱车80多公里,直奔闽浙赣三省交界处的廿八都古镇而去。

公元878年,黄巢起义军攻打福建,在此处的崇山峻岭间开辟出一条古道,而后此地开始屯兵和移民。北宋时在浙江南部设都44个,这个小镇排行28,当地人称“廿八都”。镇子不大,居民三四千,游客不多,午后显得尤为安静。从南往北穿行,到枫溪旁的古景桥,隔着挡风玻璃看到桥北高高矗立的牌坊上,写着“念八铺”三个大字,就知道廿八都古镇到了。但是,牌坊上面为什么是“念八铺”?我猜,或许是因为“念”字易认,再加上此地为北宋至清三省水路最重要的商埠,镇上商铺林立,故以“铺”突出其繁华罢。

古镇沿枫溪南北向铺展,最南头的是家民宿,叫“念八铺客栈”。上到客栈三楼,推开木格子的窗户,可俯瞰古镇小街,再远眺,就是仙霞岭了。

仙霞千年古道至清代逐渐成为商旅要道,溯钱塘江而上的船只装载着来自江浙的布匹、日用百货到江山的清湖码头靠岸,然后转陆路,由挑夫挑往闽赣。从闽赣来的土特产也要到清湖装船运往金街沪杭各地。廿八都作为过往货物中转的第一站,一个必经的交通枢纽,迅速成为三省边境最繁华的商埠。鼎盛时期,商行店铺、饭馆客栈布满了整条大街,日行肩夫,夜歇客商,南来北往、熙熙攘攘,富足热闹了数百年。

而今走在古镇上,老字号已经不多了。一家较为凋敝的碾米店正在转手,走近一看,其正宗字号是“杨记毅诚粮坊”,主人花甲有余,无力打理了。在一家没有字号的手工棕叶店前,主人在昏暗的屋子里忙碌编织着。看到我久久地注视着,他走了出来。街上的阳光强烈,他有些不适应,用手遮挡了下,我忙将十块钱递进他手里。他问我买什么,我说不买什么,看你辛苦,让你休息下。老人坚持要拿个小玩件给我,几次推辞才作罢。老人叫柴法天,70多岁,祖上也是移民过来的,几辈人都做棕编生意,斗笠蓑衣现在只能当做旅游产品,买的人少,棕也不好采集,生意很是寥寥。不过说起手艺,老人又兴奋起来,说他的用料好且量足,有独特的编法,还拿出江山市文广局颁发的非遗保护传承人证书来给我看。

晚饭时分,我走进老字号隆兴斋。点了芹菜豆腐干、腊笋和土猪爪三个菜,边镇实诚,每个菜都分量十足。在八仙桌前坐下来,又叫上半斤土烧酒,慢慢喝着。待吃完饭,蛙声里星斗移,夜已深。摇摇晃晃,独自走在廿八都古镇的小巷子里:小巷又深又长,没有门,没有窗,我拿着钥匙,敲着厚厚的墙。

第二天起来,去隆兴斋隔壁的早点铺吃早饭,豆浆包子面条,十分的地道。早点铺子叫“小徐美食”,自然店主就叫小徐,是个蛮文静的姑娘。店里还没客人,我的目光漫无目的地在饮料架上扫来扫去,忽然看到一幅比明信片大点的油画,画着山间的公路和路边的野花,十分精致。我问小徐:这是你画的么?她说,去年有一群北方来的学生到这里写生画油画,住了半个多月,每天来店里吃早点,这是其中一个学生临走时送的。

从小徐美食店出来,走到枫溪边,看到风车茉莉静静地开着,五瓣白色的小花,在风中旋转,并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历史上频繁的战争、屯兵、移民,廿八都成为“方言王国”和名副其实的“百姓古镇”,镇上有9种方言和130余种姓氏。据说,镇里曾经有几个青年在辽宁丹东停留时,发现当地老百姓的语言和廿八都的官话几乎一样。最后他们终于搞清楚“廿八都官话”原是“关东话”,几位年轻人因为在关外找到了迷失数百年的故乡,不禁喜极而泣。

我离开廿八都古镇时,再去古镇之外的镇上,听到的都是普通话了。杂货铺和水果店跟江南小镇上的也没啥差别。开着车,与廿八都古镇越来越远的时候,我的心跟廿八都古镇却是越来越近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