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形文字,埃及人的时尚表情包

【环球时报驻埃及特派记者 景玥】《环球时报》记者发现,转发埃及象形文字表情包已成为埃及年轻人的一种时尚。31岁的埃及白领穆罕默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对古埃及文明很感兴趣,一开始转发象形文字表情包是出于新奇,但渐渐地就有了想要了解它的冲动。不久前,他在社交媒体上加入了学习埃及象形文字的群组。通过专家的分享,穆罕默德开始了解该文字背后的历史和内涵,“埃及象形文字不仅极大地丰富了世界文化宝库,而且为后来西方文化的发端和繁荣提供了宝贵的借鉴,我为我们的古老文明而骄傲。”

埃及文明是研究人类文明的重要导引,而古埃及文字是破解埃及文明的最重要的钥匙。18世纪,拿破仑出兵远征埃及,带回罗塞塔石碑等大量考古资料,1822年,法国人商博良终于揭开了罗塞塔石碑上埃及象形文字的神秘面纱,并编制出埃及文字符号和希腊字母的对照表,为后来解读古埃及纸草文书提供了有用的工具。

经过与希腊文、科普特文的反复比对,商博良最终发现,埃及象形文字是一种相当复杂的文字系统,由表意符号、表音符号和限定符号三部分组成。古埃及人认为他们的文字是月神、计算与学问之神图特造的,和中国人“仓颉造字”的传说很相似。埃及文字在世界文字史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因为它直接推动了腓尼基字母文字的产生,许多腓尼基字母符号正是源于象形文字。

虽然商博良为破解埃及象形文字立下汗马功劳,但时至今日,依然只有少数人能看懂这种复杂且神秘的文字,专家学者们不得不继续在浩如烟海的书卷中人工“挖掘”,这种方法已沿用了一个多世纪。

近年来,随着人工智能的兴起,传统的考古方式有了现代技术的加持,谷歌公司在今年推出了全球首个埃及象形文字翻译工具Fabricius,为普通人了解埃及象形文字创造了条件,也为考古工作者研究破译象形文字提供了工具。基于现有的象形文字研究成果,Fabricius 加入了首个基于机器学习解码的象形文字开源数字工具,通过建立对应的识别模型来对新的字形进行预判和识别,借助机器识别完成破译工作,和以往通过识别表进行人工字形比照相比,大大提高了新文字的破译识别效率。

除了学术功能,这款软件也有娱乐特性,该软件的开发者表示,理解象形文字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将他们想象成古埃及的表情符号,所以 Fabricius 最好玩的功能就是将当下年轻人常用的表情包和文本翻译成最相近的象形文字,并且通过社交媒体发送给好友。

埃及学专家埃维安认为,人们日常使用的表情符号与象形文字具有同样的形式,而将二者联系起来,让人更容易理解古埃及的神秘符号。在互联网社交环境中,这种既有趣味性又有历史底蕴的文字有大规模传播的可能性,也更容易引发大家对追溯人类文明的好奇与兴趣。作为一名埃及学家,埃维安的目标就是向人们表明古老的东西与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埃维安举例说:“她曾经在一条由亚麻和纸莎草制成的项链上看到刻有金龟子甲虫的铭文,金龟子图案象征着复活,这就让人想起今天的七星瓢虫表情符号。还有举着手的身穿紫衣的舞者的表情符号与3000年前缠着腰带的埃及人的姿势极其相似。这其中的联系值得学者们探索。”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