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村落活态传承历史文化和万家灯火

2017-07-21 11:14:00 武义新闻网 分享
参与

  从1982年、1986年、1994年先后批准三批共99个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到2001年起单独增补直至2015年8月11日,国务院共公布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127座,我们就近城市金华名列其中。从2003年起,国家住建部和文物局等共同组织评选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已公布6批名镇252个、名村296个,第七批还没公布,我县俞源、郭洞名列首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对该两个古村落的保护建设也是我县正式对外旅游开放的起点。2012年4月起,国家住建部、文化部、文物局、财政部联合启动中国传统村落调查,目前已公布4批4157个村庄,即将公布的第5批是规模最大集中公布的最后一次,前4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单,我县入围山下鲍、范村等12个。2008年7月启动“中国历史文化名衔评选推介”,2009年、2010年、2011年、2012年连续四届产生40条中国历史文化名衔,第五届开始突破10条限额,目前一些省份没有,许多省会空白;2015年4月21日,住建部、文物局对外公布首批30个中国历史文化街区。理论上讲,中国温泉之城武义县城上街、岭下汤老街等可以申报中国历史文化名街和街区,当然前提是大气到位的保护、修复和包装。

  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名街、街区、名镇、名村申报评选,都要考量历史要素、文化要素、保护现状、经济生活活力、知名度、服务功能和管理层次等方面内涵水平,我县已有两个村庄进入名村行列,对其他荣誉命名的空白也可理解。中国传统村落是指拥有物质形态和非物质形态文化遗产,具有较高历史、文化、科学、艺术、社会、经济价值的村落,入选名录既是对入选村落历史文化价值的认定,同时也是一份保护名单,需要国家、地方和社会的共同支持。中国传统村落申报,我县做得不差,但与松阳等邻县相比落差巨大。前些年,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发展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冯骥才提供一组令人忧心数据:自2000年至2010年,我国自然村由363万个锐减至271万个,10年间减少了90多万个,平均每天消失80至100个。近些年,农村加快改造建设步伐,现代化和城镇化建设造就“千镇一面、万村一貌”的“特色危机”和原住民流失,古村落、古建筑和传统文化遭受地毯式铲除和一去不复式消失。岁月是把杀猪刀,有钱就任性,任性就砸钱,人为铲除古建筑古文化已成连根拔起的世纪之痛。

  国家公布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名街、街区、名镇、名村和中国传统村落名单,是看到危机和惨痛的保护和抢救,是对传统文化和上下五千年历史遗存的虎口夺生和火中取栗。7月11日,国家住建部下发通知,要求各地保持和彰显特色小镇特色,尊重小镇现有格局、不盲目拆老街区,保持小镇宜居尺度、不盲目盖高楼,传承小镇传统文化、不盲目搬袭外来文化。上面领导专家不停发话喊停,可下面急需推动项目工程出政绩的行政层和急于拉动内需的一部分先富起来的土豪金,怎能停下建设“大、洋、怪”工程挖掘机推土机的脚步?!身处拜金物欲强强联手大开发大建设时代,专家秀才的呼吁建议是风中尘埃,媒体接连大篇幅发文,“他们”视而不见甚至懒得瞧一眼。曾担任浙报总编和浙江省委领导的前贵州省委书记、现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说,不看党报党刊的不是好领导。大家对不少村干部及下面干部人文素质和农村存在问题一清二楚,可要改变现状是那么难。

  “生态立县、工业强县、文旅富县、科创兴县”是武义县四大发展战略,加强对历史文化名城、名街、街区、名镇、名村和传统村落保护,是“生态立县、文旅富县”的根基优势所在。富有历史文化渊源的城镇、街区、名村和古村落,就是我们充满内涵活力的人文生态,不问青红皂白轻易铲除消灭就是对传统文化根脉挥舞杀猪刀。在岁月和规划建设双重淘汰中,应该有眼光有选择的保护精品代表作,每个有历史文化的村庄都应有文化历史遗存,那是人文乡愁教科书和博物馆,是长效持续历久弥新的人文储存和文旅结合活力无限绿色有机的发动机。

  《古村落活态传承历史文化和万家灯火》似乎有些文不对题,那是我面对绝尘而去历史背影的痴心愿景,有历史生态肌理原汁原味的古村落是龙传人乡愁的海和人文灯塔。

责编:范立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