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两重天 特色小镇古北水镇寻动能

2017-01-11 10:41:00 中国科学报 分享
参与

   特色小镇建设,不仅有利于促进特色鲜明的产业形态发展,增强小镇吸纳周边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能力,同时也有利于改善村镇基础设施建设,彰显当地特色传统文化,有效带动村镇经济社会文化协调发展。

  ■本报记者 王方

古北水镇风景。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茅台、横店、普罗旺斯、格林威治……如果说它们有什么共同点,那就是同为特色小镇,或工业、或文娱、或休闲、或基金。它们的特质不同,但都能找准自身产业定位,并挖掘人文底蕴、生态禀赋,在各自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

   从农村到城市,中间有个镇。在多项政策红利支持下,特色小镇建设成为当下焦点。专家认为,把小(城)镇的特色做精做强,应在差异定位中开阔大视野,在细分领域中构建大产业,在错位发展中形成大格局。

  应运而生 各具特色

   “七郎坟、令公庙,琉璃影壁靠大道。一步三眼井,两步三座庙。”这是古北口,一个很多北京人都听过的小镇。镇如其名,古道、京北、咽口,传统村落保留了历史的韵味。近年来,古北水镇、汤泉香谷、香草园等休闲旅游项目相继落地,又不失时代风范。

   就在上个月,古北口镇社保所举办了2016年古北口镇职业技能培训班,为村民们传授制作面点及菜肴的技艺。因为在农历新年即将到来之际,古北口镇又将迎来一批批来访的游客。

   2016年10月,住房城乡建设部公布了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进入这份名单的小镇共有127个,北京市密云区古北口镇是其中之一。

   而在7月,住建部等三部委已发布《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到2020年,我国将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休闲旅游、商贸物流、现代制造、教育科技、传统文化、美丽宜居等特色小镇。

   住建部村镇建设司司长张学勤表示,特色小镇建设,不仅有利于促进特色鲜明的产业形态发展,增强小镇吸纳周边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能力,同时也有利于改善村镇基础设施建设,彰显当地特色传统文化,有效带动村镇经济社会文化协调发展。

   像古北口镇一样,很多地方以旅游业为切入点发展特色小镇。实际上,特色小镇的特色担当远不止如此,科技小镇、金融小镇、商业小镇、文化小镇等也找准定位,顺势而起。

   在这些小镇上,各类专业的产业要素高度集聚,形成了颇具优势的竞争力。如127个特色小镇之一的山东省胶州市李哥庄镇是有名的“制帽之乡”。李哥庄镇党委书记刘瑛曾说,“我们生产的帽子足够全国每人一顶”。

   特色小镇得到各地“一呼百应”,“客观方面来看,是因为在经济新常态条件下,社会资本参与小规模土地开发具有更多的必要性与现实可能性条件。从政策层面上来看,特色小镇发展跟城镇化、供给侧改革、宏观经济、政府职能转变等方面都有密切关系,因而成为各类政策集中支持的一个‘黄金结合点’。”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冯奎撰文道。

  冷静思考 协作发展

   作为加快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要突破口,特色小镇无疑是眼下的热点。“国内特色小镇的兴起和发展,有一定的必然性。特色小镇建设是一个巨大的方向,但这时候恰恰需要冷静的思考。”冯奎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目前,某些地方在建特色小镇时已经出现一些苗头:一哄而上、定位雷同、形象工程、圈地盖房子、好经念歪。”冯奎说,这些问题的根源在于一些地方只看到了特色小镇的“名”与“形”,却没有把握或回避了“神”与“魂”。

   根据《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培育特色小镇要坚持突出特色,防止千镇一面和一哄而上;坚持市场主导,政府重在搭建平台、提供服务,防止大包大揽,以产业发展为重点,依据产业发展确定建设规模,防止盲目造镇;坚持深化改革,培育壮大新兴产业,打造创业创新新平台,发展新经济。

   盲目规划、投资、建设特色小镇,形成新的“面子工程”与资源浪费,无所助益。找准特色小镇的特色,在现有物理空间上拓展延伸,赋予其创新空间,寻找经济发展新动能,特色小镇才能迈出第一步。

   “特色是小城镇的生命线。我认为没有特色宁愿留白,留下这个空间。建设特色小镇,建筑商和开发商应该说不费什么力气,但运营这样一个生态体系,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地方政府要注意,不要一哄而上,尤其不能在特色小镇下面搞很多形象工程。”冯奎说道。

   中国房地产业协会会长刘志峰认为,特色小镇的核心要义在于如何让产业转型、升级,以适应新的发展需求。

   “尽管在国家政策利好的刺激下,特色小镇的培育构建已经在全国遍地撒种,但是能否让特色小镇圆满地遍地开花,还需要各地政府、开发企业、运营商、投资商、规划机构等多方共同协作。”刘志峰说。

   冯奎建议,将特色小镇正式列入国家新型城镇化发展总体规划中去;加强规划指导与规划人才培训,变“补砖头”为“补人头”;正面与反面两手抓,分析一些优秀案例和失败案例;抓住突出问题,推动各类社会资本支持特色小镇发展;完善优化支持特色小镇发展的各项政策。

  克服困难 继续向前

   古北水镇国际休闲旅游度假区项目是古北口镇于2014年正式运营的。借助该项目的辐射带动作用,当地在服务项目、延伸产业链上下功夫,又加大一、三产业融合,发展了“一村一品”主导产业。

   旅游“火”了,经济也“活”了。如河西村、汤河村的民俗旅游业得到大力推进,龙洋村的设施蔬菜农业、杨庄子村的冬枣采摘农业、北台村的大葱特色种植、北甸子村的特色小杂粮种植、潮关村的葡萄种植产业等,都得到了快速发展。

   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特色小镇也是如此。

   “很多方面是需要支出的。基础设施要建设、路要修到位、污染要整治、污染环境要处理,以及生产结构调整、生产新技术的运用等等,这些都是需要的。”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何广文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还有加工体系培育、产业体系培育、休闲农庄建设、家庭农场培育,或者说现在专业化的、能很好进入市场的生产,如一村一品。在此基础上还要搞加工,加之销售体系等等都需要投入。”何广文告诉记者。

   “空港小镇”李哥庄镇副镇长宋彬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融资难是最大的瓶颈。李哥庄镇每年的基础设施建设需要资金大约在2.5到3亿元。按照现行体制,镇级不允许有融资平台,而以镇里的财力又拿不出这么多钱。”

   宋彬表示,希望从国家层面出台政策,支持新生中小城市和特大镇设立小城市经营投融资平台,通过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向金融机构融资等方式,对小城市资产进行集聚、重组和营运,有效解决建设资金问题。

   特色小镇的建设运营过程也充满了体制机制的创新。古北口镇总结道,创新主要体现在项目规划立足于保护与开发协调发展;多方注资,共担风险收益;政企合作顺畅,各方责权利清晰;多渠道保障搬迁村民利益;重构新型的社区关系。

   同时,一些问题也逐渐显现出来,如交通出现拥堵、基础设施仍显薄弱、土地指标限制产业发展等。古北口镇依然有信心,到2020年,农村经济总收入达到9.4亿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达到2.6万元,进一步巩固新农村建设成果。

责编:张晓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