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冈屋顶花园开启隐秘世界

2017-03-23 19:38: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小时候,姥姥家住的是平房。那时常常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摸摸家中狼狗的脑袋,努力仰起头看着外面的世界。目光越过屋顶,可以看见稀疏草叶摇曳着的影子,我当时不懂屋顶上为什么会有野草生长,只是那一点遥远的绿色就像是自由与梦想的味道,引诱着年幼的我的心。后来长大了一些,但是小时那种恍恍惚惚的心情却一直保留了下来。直到过了很多年,在福冈,看到呈台阶状的屋顶花园时,小时的记忆猛地苏醒,砰的一下,在心底膨胀成了绿色的向往,推动着我走入那一片屋顶花园,也走入隐秘的我的世界。 

  会呼吸的建筑

  正面看去,ACROS福冈屋顶花园像柔和的绿色山丘,把反射着光芒的玻璃幕墙揉进草木之中,楼前的草坪修剪整齐,周围栽有树木,有行人悠闲的踱步,也有衣着考究的上班族匆匆而过。而楼旁则是狭长的水道,河面平静微皱,连迎面扑来的风都是清清凉凉的。在充斥现代感的都市中心看见这一片花园,就像辽远海面上的一点小岛一样,是可以充当避难所的存在,令人惊喜而充满好奇。

  整个建筑的1/4都为地下空间,余下的3/4便呈台阶状排列,共有13级,包括写字楼、商店与交响乐演奏礼堂等公共设施。混杂的植被覆盖台阶的表面,将光与影、钢筋与绿色自然地连为一体。整栋建筑似乎是活的,随着阳光的洒落与风的吹拂轻轻起伏,伴着平稳的呼吸声,可以让人静下心来。

  我沿着台阶之间相连的缓坡走上去,草木自由而狂放地生长,不由让人想起萧红描写乡下老家的蔬菜:“黄瓜愿意开一朵花,就开一朵花,愿意结一个瓜,就结一个瓜。若都不愿意,就是一个瓜也不结,一朵花也不开,也没有人问它。”在屋顶花园,个体虽可以顺其自然地生长,整体的设计却细致而规矩,正如自然与人工巧妙地结合。站在最高处的第13级台阶望下去,浓浓淡淡、层层叠叠的绿色扑面而来,周围一下子变得很静,街道与来往的车流都变得很遥远,我盯着周围一栋建筑的小窗子发呆,不知道里面的人会不会也在望着都市中这座绿色的山丘。  

  让植物自由生长

  ACROS福冈屋顶花园建成后,并没有进行过人工灌溉,而是凭借巧妙的设计顺其自然,听乎天时,让植被在上面自由生长,管理人员也不会施肥或添加农药。每当鸟儿飞过天空,在屋顶花园歇脚歌唱,都会传播草籽与树种,现在,屋顶花园树木郁郁葱葱,草叶随风起伏,植物种类丰富而多样。屋顶花园的设计遵循“花鸟风月的山”这种颇具日式园林色彩的理念,随着季节的变化,这些草木会呈现出不同的色彩,春山、夏荫、秋林、冬森,富有层次与美感。

  在美国精神的奠基人安·兰德的小说《源泉》中有这样一段话:“是你要住的房间决定了它的外形。主体之间的关系是由内部的空间分布决定的。而装饰是由建筑手法决定的,它强调房屋设计所遵循的原则。你可以看出,每一个重心、每一处支撑点都符合这一原则。当你看着这座房子的时候,你的目光穿过的是它构造的过程,你能看懂它的每一个步骤,你看见它日渐升高,你知道它的构造和它所存在的理由。”ACROS福冈便是这样的一个整体,不是先有了屋顶,才有花园,而是从它诞生的一刻起,它就是完整的、自然的、美的,设计师赋予了它生命与温度。

  日本的设计与其他国家相比,具有一种突出的民族性,在屋顶花园中也是如此。他们将日式园林搬上屋顶,错落的草木、隐秘的台阶与花鸟风月的独特韵味都为其增添了一份禅意。日式园林讲求简朴、清宁、含而不露,重视对自然的提炼、浓缩,从而表达意境,领悟人生。ACROS福冈屋顶花园虽在形式上融入了很多西方色彩的元素——开阔的设计与方正的台阶,但它的理念却是完完全全的日本内核——实用、简单与和谐。  

  屋顶上的日式园林

  当我发呆的时候,有一个女孩也默默地爬上来,独自一人,像是刚从校园进入职场的上班族。她看起来有些沉默,望着遥远的街道和行人出神了许久。明明是很好的天气,可是屋顶上只有我们两个人,鸟叫声、风吹枝叶的沙沙声,还有从遥远世界传来的车笛声把我们包裹住。空气是粘稠的绿色缓慢流动,时间仿佛静止,那一刻,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我又重新变成了那个儿时数着屋顶杂草的小女孩。

  其实,在日本还有很多这样的屋顶花园,它们位于百货商店与学校顶楼,或多或少都带有日式风格:微缩山水、石头小品、小径与凉亭,有的花园中还设有小神社,配备洗手处与观景台,在喧闹之中开辟出一个隐秘而宁静的小角落,让繁忙的上班族可以歇憩。来到这里的人像共享着一个秘密,见面、谈天、发呆与吃便当,享受难得的个人时光。

  从福冈归来后,我在阳台上放了很多盆花花草草,绿萝从窗边垂下来,三角梅盛开,建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绿色小世界。我已经喜欢上了在阳光很好的午后躲在这里看书的感觉。

  细细想来,其实这种城市绿化的方式在我的老家也十分常见,只不过都是朴实之作,比如野草摇曳的平房屋顶,爬满爬山虎的教学楼墙壁,抑或是搬入楼房的老人家离不开土地,在楼顶天台偷偷攒的小菜园。这些年我们在推行绿色与生态的理念,可是性格中那种与生俱来的对土地的依恋被忽略与淡化了,真正的细节被埋藏在老人搬上屋顶的一箱箱泥土里。

  也许有一天,当钢筋水泥的都市能够给草木一个莽撞而自由生长的空间,我们学会与它们分享土地、阳光与空气,才真正能收获一个隐秘而安静的灵魂居所。(崔笑天)

责编:刘瑞莹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