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潜力巨大、低价欺诈严重 老人旅游如何惠而康

2017-01-05 09:29:00 人民网 分享
参与

  有闲又有钱的老年人也渴望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全国老龄委调查数据显示:当前老年旅游人数已占据旅游总人数20%以上。老年人对旅游产品的质量与服务有着特殊的要求,但老年旅游市场仍存在着服务不完善、旅游产品单一、年龄歧视、低价团欺诈等现实问题,游客的安全和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如何才能让老年人有个安全、实惠又舒心的旅程?请看记者云南调查——

  尽管已是深冬,云南昆明的海埂大坝上依然人流如织,这些游客都是为了滇池畔的红嘴鸥而来。游客中,不乏老年人的身影,他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相互拍照,喂食海鸥,尽情享受着冬日暖阳下与海鸥嬉戏的乐趣。

  随着老年人旅游观念的转变,“银发”旅游让原本旅游市场的淡季火热起来。记者走访了几家旅行社,发现中老年客户已占到三成左右;与此同时,老年人跟随子女出行或选择自由行的情况也日渐增多。

  银发旅游成趋势

  ■市场潜力巨大,价格和安全成为老人考虑的重要因素

  “我们刚带完几个旅游团,都是针对老年人开的夕阳红系列团。”云南某家旅行社的导游小杨忙得不可开交……他告诉记者,每年4月和10月前后都是老人选择出游的旺季,旅行社会根据实际情况推出老年旅游团体专列,通常很快就能报满。“老年人喜欢错峰出行:一是价格便宜;二是时间相对宽裕;三来游客没有那么集中,春秋时节最适合老年人出行。”小杨说。

  “在老龄人口不断增多的情况下,开拓老年旅游市场势在必行。”云南大学商旅学院的研究者杨懿认为,相比其他旅游群体,老年群体的时间和经济状况更充裕,再加上国民身体素质和消费水平的提高,未来老年旅游市场的发展势头不容小觑。

  据云南某市旅发委相关负责人介绍,现在自驾游、自由行火热后,接待的团队游客和散客的比例在7∶3左右,而传统团队游还是以老人居多。“老年人喜欢结伴出行,成团集中。老年人选择旅游产品的观念也在逐渐变化,一些条件更好的老人会选择自由行或者跟随子女自驾游。”该负责人说。

  73岁的段怡是位旅游达人,自打退休起就爱上了旅游,不仅多次去过香港、澳门,还远赴美国、欧洲、泰国感受异域风情。“确定好旅游目的地后,我们会一家家旅行社询价比较,然后选择旅游团。团费是我们比较看重的因素。”段怡说。

  “价钱适中,旅行质量也要得到保障”,是很多老年人的心声。而在他们的子女看来,“安全”则是第一位的考虑要素。

  旅游市场须规范

  ■服务不完善,旅游产品单一,低价团现象严重,新规落地仍有距离

  “有一次去香港,全程都在买东西,要是不买导游就会刁难。”段怡告诉记者,那次糟心的旅行主要是贪便宜导致的,“往返双飞,玩五天六夜只花2000多块钱,觉得便宜我们就心动了。”快节奏游览景点、强制购物、食宿条件差让她途中饱受折磨。

  段怡的遭遇显然不是个例。据了解,目前我国老年旅游市场仍存在服务不完善、旅游产品单一,专业化服务较少、年龄歧视等问题,零负团费、低价团现象尤其严重。

  “高强度的旅游对老人不适合,我们在设计旅行路线时会考虑更为舒缓的旅行节奏和良好的食宿条件。”丽江黑白水国际旅行社总经理助理张凯说,“低价团对于市场的干扰太大,低价团、零负团费意味着较低的旅游质量和较高的安全隐患,但一些老年人对旅游活动的价格更加敏感,也不了解旅游市场,不会核算成本,更容易受到‘少花钱’的诱惑。”

  与此同时,很多旅行社会要求老人提供身体健康证明,或由直系亲属签字证明健康情况。2016年9月1日起,《旅行社老年旅游服务规范》正式实施,对不少细节做出规定,比如,不应安排高风险或高强度的旅游项目、连续游览时间不宜超过3小时、连续乘坐汽车不应超过2个小时,应选择具备紧急物理救护等业务技能、了解一般医疗常识的导游或领队全程随团服务,100人以上的老年旅游团应配备随团医生,等等。

  “《旅行社老年旅游服务规范》虽然实施,但离具体落地还有一定距离。”一位业内人士说,“目前‘低价游’在老年旅游市场占很大比例,无论是行车时间的要求、医务人员或是随团医生的配备,都会增加旅行成本,而这笔成本势必要由游客来承担,操作起来很有难度。”

  服务体系待完善

  ■配套产业需进一步完善,旅游路线个性化定制成生长点

  “所有做旅游市场的,都看好老年旅游,但是怎么去切这个市场蛋糕,还有很大提升空间。”不久前,张凯接到外地一个休闲养老团的成团咨询,“现在养老休闲游的需求很大,但因为该旅游目的地还没有大型养老场所,最后这个团就没组成。”张凯说。

  为给老年人出游提供方便,目前云南各种景区指示的标识都在不断完善,无障碍设施已基本建立,很多提供给老年人的医疗、服务相关基础建设都在筹备当中。

  现阶段,在老年旅游市场中,“旅游+医疗”“旅游+养老”等概念流行,但限制其发展的最大问题还是相关产业发展不到位,配套基础设施和服务跟不上。

  “在泰国,针对老年人推出的医疗旅游非常受欢迎,体检过后为老人提供相应的治疗、运动调理,既能让老人享受到旅游乐趣,又起到养生作用。”杨懿介绍说,我国曾有多家旅游机构试图效仿养生游,却以失败告终。“看病难的问题还没得到解决,开发医疗旅游路线非常困难。”

  不仅是“旅游+医疗”难以实施,其他针对特定人群的“旅游+”项目也通常遭遇“热脸贴上冷屁股”的尴尬状况。“比较成熟的产业不愿做旅游+,主要是因为不愿让利。”杨懿说,想要打破“旅游+”产业的壁垒还需全社会转变观念,共同完善旅游公共服务体系。

  老年人对旅游发展个性化的需求日益迫切。“传统景点游已不再能完全满足老年人的需求了,有很多摄影团、书法团,还有老年人自己组织的骑行队等不同形式。”张凯说,“一些特定的旅游团对导游提出了很多新挑战,在技能上要求更高,很多个性化需求也需要对路线的规划等更加细致,亟须加强员工内部培训。”

  “天津有些旅游路线专门针对知青老人,带他们重回山区回味过往,反响不错。”杨懿认为,应该针对特定区域特定需求的老人制定个性化的旅游路线,还应配备医疗人员,细化市场,做慢节奏旅行、放缓线路设计时间安排,设计亲情游、情怀游、养生游等多种项目。

  想要老年人有个安全实惠而又舒心的旅程,需要各方面共同努力。“在国家层面制定老年旅游的服务标准,推动建立专业化服务体系;旅游企业要有针对性地进行设计路线;老年人自己在选择旅游团队时也要提防‘低价团’,既考虑性价比,也要考虑游览的舒适度。”杨懿说。

责编:孙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