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丁堡用61米高塔纪念一位作家

2019-06-17 09:13 环球时报 葛莉娜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葛莉娜】很少有一座城市像爱丁堡一样闪烁着文艺与科学的光彩。作为《不列颠百科全书》的诞生地,爱丁堡有一串照亮世界史册的名字,他们或是土生土长的爱丁堡人,或是在爱丁堡开启了自己的创作之路:“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电话之父”亚历山大·格雷厄姆·贝尔、“福尔摩斯之父”柯南·道尔、哲学巨擘大卫·休谟、《哈利·波特》作者J.K.罗琳等。爱丁堡有很多大咖们的纪念地和纪念物,在新城与老城交界的王子街上高高耸立的仿佛被大火烧毁的乌黑的“巨型烛台”就是其一。这座61米高的哥特式尖塔是爱丁堡这座“文学之城”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它是英语世界的历史文学鼻祖、有着“苏格兰魂”美誉的沃尔特·司各特的纪念塔,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作家纪念塔。

  这座建于1840年,造价超过16万英镑的宏伟纪念塔八面玲珑,四座小型尖塔在尖肋拱顶和飞扶壁的连接下护卫着中央四层的高塔,塔四周雕饰了64位司各特作品中的代表人物。群塔林立、束柱修长,典型的哥特风。而不同于传统哥特式纪念碑的是,高塔下方是空的,像个东方的亭子。高高的拱洞下,白色的司各特与脚下爱犬的大理石雕像在烟熏色的高塔中显得格外纯洁,而人们可以从四个方向的拱门里都看到这位苏格兰的大文豪。

  纪念塔通体“烟熏妆”并非是有意设计,也不是真的被火烧过,而是因为纪念塔所用的石材是从爱丁堡附近开采的砂石,由于石质疏松,易被风化,所以在短短不到200年的时间里就变成了沧桑斑驳的黑褐色,显得历史格外悠久。

  司各特是苏格兰人的骄傲,这位 “爱丁堡之子”先后写出了《威弗利》《艾凡赫》等27部长篇历史小说,开创了欧洲历史小说的先河,雨果、普希金、巴尔扎克、大仲马等文学大师都曾受到他的影响。他的历史小说犹如一幅幅磅礴的历史画卷,把中世纪到资产阶级革命时期英格兰与苏格兰的社会生活包罗无遗,蓬勃、跌宕又庞杂。巴尔扎克曾说,司各特作品中的人物是“从他们时代的五脏六腑里孕育出来的。”

  不过司各特并不是上帝的宠儿,他出生18个月就罹患小儿麻痹症,落下腿疾。然而他以惊人的毅力学会了骑马、狩猎,还进入了爱丁堡大学攻读法律,28岁被任命为塞尔扣克郡的副郡长,而立之年创作了一系列奠定他文学地位的诗歌。1814年,司各特发表了第一部历史小说《威弗利》。

  晚年因出版社合股人破产,司各特宁愿独自承担超过11万英镑的巨额欠款,也不愿宣布破产来逃避债务。他谢绝亲友的馈赠、拒绝一些因欣赏他而要免债的债主,拼命写作。繁重的工作让司各特的健康受损,61岁去世,此前,他用稿酬还清了大部分债务。这样一位诚实守信的“历史小说之父”确实值得拥有一座世界级的纪念塔。

责编:王怡婷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