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周庄给你爱上它的九条理由(组图)

2019-01-07 18:23 中国网 尤紫璇

【点睛】生活的快节奏,理应在我们的怀抱里慢慢飞。触及心灵的脉冲,理应滚烫、纵横,像桨音中的沸点,泪腺中的汛期,汹而涌,不见退路。

在陈香中弥漫的周庄

今夜,可供我们追溯历史的词根,是两栖的

她有持续发酵的水,酿制出用旧的埠头、堤岸和石桥

也有明清前后,没有被生死薄注销的故居

和未被岁月撤走的物资,晒出让人欣喜的小疼

这里的人间真是太忙了,风物们扎堆相迎

每一条街,每一湾水,每一根梁柱,都在记忆中

用祖传的优雅,和美,等着你来唤醒

我对女儿说,能让一种乡愁,甘愿沼泽一样

陷于四季,成为心中至爱家园的,莫过于——

不管此地是否曾沧桑,只要未来还有弥漫的陈香,就足矣

使我不得归故乡的周庄

水湄交融,刘禹锡吟《陋室铭》的周庄

桥与楼联姻的周庄,沈万三聚宝盆里的周庄

陆龟蒙温酒,舟楫醉桨的周庄

被时光赶往明清之近,春秋之远的周庄

正巧,天堂的灵魂,也出窍在了这里

政通又逢人和,人与自然又逢好政策

浩大的静,得以燎原沧桑,引张翰莼鲈之思

引阿婆茶用滚烫的红尘纳凉,光阴边说事边雕琢

风物愈发有了归于自己的属性,几近于道

几近于——此处的美与世隔绝,使我不得归故乡

汹而涌,不见退路的周庄

今日即来,理应除了风,还有藏于风的水

至少已在此,恭候了我600年或900年之久

世袭的基因,理应除了故乡的回忆

还有陈逸飞笔下的小桥,承接起每一寸的山河

舟楫理应相迎,徽雕,灯影,埠头,青石板……

理应不施粉黛,如清风明月,安我已魂,嫁娶我儿女

袖袍理应阔,手里应净,火理应让出空旷而朴素的霞彩

生活的快节奏,理应在我们的怀抱里慢慢飞

触及心灵的脉冲,理应滚烫、纵横,像桨音中的沸点

泪腺中的汛期,汹而涌,不见退路

用数不清的方式虚度的周庄

我有数不清的方式,可以虚度此地

比如把马头墙上的清露请入体内,看她怀胎

比如把藏了多年的刀,在旭日里一点一点化作霞彩

比如小酌浅品时,邀上砖雕,门楼,画栋

它们在张厅,沈厅,迮厅……早已修炼成厅级干部

有权让时光前倾,看周庄的一日,世上的千年

看!时光真轻啊,古人扔掉了闭门所著之书

广开宅院,嘉客桃李,故人有热心肠的风物

时光又何其之重啊,河流精心推出的每一个巷子

都有一种香,厚积得要借助春秋之体,才能散发

中国和联合国邮政里的周庄

择水而居,枕河而棉,中国邮政中的周庄

那么水墨、绅士,视旧时光为炉,从中添炭

结果民居和古桥,皆被沸起的水色蒸腾了一遍

联合国邮政发行的,是首日封里的周庄,先用一座桥引路

再用一座视野之外的桥,连接起我们相见恨晚的事物

情怀之庞大,就像氢弹的引爆,用原子弹做的引信

我一点也不担心它的先进性,他们都饱经革命

被磨损,又被沧桑修持,让世界臣服

我只担心反响不止,惊动碧字,被神垂涎

每条路我都成为天市,天街,天河……

沈厅里的周庄

干净的像一块玉的周庄,住着炙热的沈厅

红尘曾陷入它连续不退的高烧,胡话里带来的

全是不同的消息,比如天尽头,夕阳下着大雪

照亮了一部尚未写完的史记,比如它的主人

出手曾和周庄一样的阔绰,波光舟楫,映现的

不仅是水利工程中的前尘往事,还有近在咫尺的仰望

俗世太深,江山就易碎,聚宝盆挪用的流量越大

灵魂就越易流失,所以业大不如家大,可以坐东朝西

看世风不管如何变,江山易手,我自画栋雕梁,富可敌国

看晚霞流转,落日被星球缠绕,将息,或难以将息

全福寺里的周庄

经过梵宫的召唤,黎明终于从袈裟的怀中迎了出来

脚下是那个让你无法自制的时代

园林披着清露,香火善良,尘埃心生敬畏而起悲悯

更多元气淋漓的草木,佛性湛蓝,透到生活暗处

光在顾盼,种子在飞,云在远处煮茗,风烟像细流

一边含住微小的轻颤,一边推送着秋波

有时候,有些静,真不能说破,比如佛经铺开的梵音

比如白鹭穿过的蹁跹的曲廊,有时候,真正倾城的事物

都要经过细微的打磨和淬火,真正至柔的美

都有至钢的韧性隐匿其中,比如这妙像,这说不出的撤……

八景里的周庄

急急如律令的急水港抱着河流走动,一点不影响东庄

把落雪向枕边视为读物,就像旅者用蚬江饮酒作乐

并没有受到南湖的反对,反而邀秋月一同入了秋

而在田庄,香蒲芦苇的欣欣向荣,除了有雁群参与经营

还有它们以素颜待客的真诚品德,让喧嚣无法接受

在指归阁,听晓钟,观形色,亦需怀有大志

陈旧的事物,往往靠沧桑修得,斑驳的人间

山河都持有原始股,翻滚的利息,都习惯散于市井野外

它们都产生火焰,有动态的妩媚,也有静态的悠扬

正如你有独一份的专利,我有独一份的专一

游子眼里的周庄

我渴望的美是碧绿的,如同碧绿的牛奶,与宇宙同色

像极了伊甸园里,躺着蜜的河流

只是多了密布,和因激荡不已而妙舞的波纹

它常常让舟楫陶醉,桨音惊醒钟声,和梵音极为相似

我渴望的埠头也是,它年事已高,有了更多的法力

用旧时光贴着马头墙的梦,守住那永生之水

石拱桥更是,先前腰肢软,一低头能将碧波弹奏出丝弦

现在一抬头,遗下的风已是古风,初见的人至少也已数百岁

再抬头,活生生的周庄,已滴透檐下青石板的周庄

苔那么绿,香那么暗,色那么陈,物不稀,却已比稀更贵

(尤紫璇)

责编:王怡婷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