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热浪“烧烤”北半球

  【环球时报驻外特派特约记者 陈尚文 李珍 孙微 青木 本报记者 彭泽锋】 “烧烤模式席卷北半球”“地球在燃烧”……连日来,从东亚到欧洲,北半球多地“高烧”难退,媒体上充满了对高温、热浪的吐槽。在中国,华北、东北等多地持续高温或桑拿天,中央气象台已连续第21天发布高温黄色预警。韩国、日本等地更是创下有气象观测以来的最高温度纪录,高温中暑致死人数也在不断攀升。欧洲许多地方则正经历高温和干旱的双重夹击。卫星实拍图片显示地貌由绿变黄,森林大火蔓延多地,冰雪融化导致山峰高度排名变化,北极圈内有的地方气温高达30多摄氏度……种种迹象显示,这个夏天的确热得不一般。

  中日韩,各有各的热

  3日,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高温黄色预警,东北、华北、陕西关中等多个地区继续高温天气,部分地区最高气温可达37—39度。南方地区受台风、降雨影响,高温天气还有所变化,华北的高温则已持续多日。而且由于空气湿度大,有一种南方式的桑拿天的感觉。难怪有人吐槽称,南北方是“蒸烤双拼”携手共热。中国气象局人士介绍,刚过去的7月份,全国平均气温22.9摄氏度,较常年同期偏高1摄氏度。

  最近京津冀地区高温特别突出,令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一个研究团队的研究结论显得格外扎眼,CNN等不少外媒都进行了报道。该研究称,作为地球上人口最稠密的地区之一,到本世纪末,华北平原将成为世界上最致命的热浪区。除非碳排放大幅减少,否则气候变化将导致湿热交加,到2070年可能会使该地区“不宜居住”。

  比起中国,韩国、日本今年的高温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8月1日,韩国首尔的最高气温达到39.6摄氏度,创下自1907年开始气象观测111年来的最高纪录,比此前的最高气温纪录——1994年7月24日的38.4摄氏度,高出1度以上。在首尔之外,韩国江原道洪川当日最高气温达41摄氏度。而且,这样的高温不仅在白天。首尔1日夜间最低气温为30.3度,2日夜间为30.4度,连续两天刷新111年来的最高纪录。韩国气象厅把18时至次日9时最低气温不低于25摄氏度的现象称作“热带夜”,不低于30度称作“超级热带夜”。韩联社称,首尔市有史以来首次出现“超级热带夜”,且连续两天,而“热带夜”天气则持续了13天。

  据韩国卫生部统计,已有29人死于高温中暑。韩国媒体还报道了高温带来的各种各样的“奇怪事”:江陵市一民众放在阳台上的鸡蛋孵化出了小鸡,孵蛋的不是鸡妈妈,而是酷暑高温;在釜山一户人家,放在窗边的白色椅子坐垫在阳光下燃烧,冒起黑烟;光州一警察所玄关屋檐的钢化玻璃因高温爆裂,导致警员受伤……

  对许多日本人来说,今年夏天真是不好过。前一阵子日本西部地区的暴雨洪灾导致224人死亡,这段时间因为酷暑而死亡的人数又不断攀升。据日本NHK电视台3日报道,日本消防厅总部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7月底,日本共计125人因为中暑而死亡,其中仅东京23个区7月份就有96人中暑死亡。因为中暑被送往医院救治的人数累计达5.75万人。

  8月3日,日本中部名古屋市气温达到40.3度,创下该市观测史上最高温纪录。上月23日,埼玉县熊谷市气温一度达到41.1度,创下日本气象观测史上最高温度纪录。高温导致蔬菜价格上涨,日本家庭最常吃的卷心菜价格上涨了一倍,许多人在家发豆芽菜,代替卷心菜。每年夏季,日本各地喜欢举办花火大会(烟花表演),今年许多地方的表演因高温陆续取消。

  欧洲的“危险夏天”

  欧洲的热浪更不含糊,多地气温超过40摄氏度。英国广播公司3日报道称,天气预报显示,随着从非洲向北吹来的热气团聚集,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地未来几天的气温可能打破历史最高纪录。目前欧洲的最高温纪录是1977年7月希腊雅典录得的48摄氏度,西班牙和葡萄牙国内的最高纪录均在47度以上。意大利也对中部和北部发布高温红色警报,罗马、佛罗伦萨和威尼斯等旅游热点均在其中。法国同样热浪滚滚,2日法国96个本土省中的66个处于高温橙色警戒状态。

  欧洲大部分地区纬度较高,气温温和,但今年的高温却延伸到了北极圈内。挪威班纳克、芬兰的索丹屈莱均出现了创纪录的32摄氏度高温天气。《华盛顿邮报》称,索丹屈莱位于北极圈以北95公里,以冬季的摩托雪橇项目和盛产驯鹿闻名,“这真是一个炎热、奇怪、危险的夏天”。

  欧洲媒体近日纷纷报道了一件事:受持续热浪导致冰川消融影响,位于北极圈以北约166公里的瑞典最高山凯布讷山正明显“缩水”,7月份变矮了大约4米,从海拔约2101米下降到2097米,这样下去瑞典最高峰的头衔可能易主。

  而且除了热浪,欧洲多地还遭遇干旱和森林大火。希腊各地大火肆虐已造成超过90人死亡。北欧的瑞典也发生数十起森林火灾,有的甚至发生在北极圈内。英国往年夏季时间很短,而且普遍都是在20度左右,绝大部分家庭都没有空调。而今年高温天气的出现,让英国的电风扇早已脱销。热浪带来的干旱天气更是让户外景观从郁郁葱葱变成了干燥的黄褐色。

  在德国,极端高温天气造成各地水位普降,一些原本淹没水中的二战时期遗留武器也纷纷露出水面。“德国之声”3日称,德国东部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境内的易北河里已经发现了22枚手榴弹、地雷或其他爆炸物。警方提醒人们不要触碰这些爆炸物。欧洲太空总署近日公布的卫星照片显示,由于高温干旱,德国柏林一带从原本绿油油的状态变成一片黄棕色。德国人往年都不用空调和电扇,但今年,各地民众疯抢空调和电扇,导致空调电扇持续脱销,供不应求。

  全球变暖让天气更极端

  除了东亚和西欧,美国加州等地、俄罗斯中部和东部多地、格鲁吉亚第比利斯等许多地区都经历了有记录以来最热的7月,可以说高温热浪“烧烤”整个北半球。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除了大气环流等复杂的气象因素,舆论普遍的看法是,全球气候变暖是极端高温天气事件频发的大背景。

  《华盛顿邮报》2日称,总的来说,随着人类活动排放的温室气体浓度持续增加,全球变暖,这些异常的“热里程碑”都在意料当中。科学家预测天气会越来越热,而今日的记录有一天会成为常态。不仅仅是炎热,全球变暖还容易导致多种极端天气——暴雨和飓风更猛烈,干旱时间更长。

  中国国家气候中心最新的研究也表明,1951年以来我国平均温度和极端温度都呈显著升高的趋势,极端高温呈现出强度更强、出现更加频繁、持续时间更长的特点。未来我国夏季极端高温事件的出现概率会大大增加。

  高温肆虐,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推动全球气候治理的呼声更加强烈。还有媒体呼吁,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应该正视问题,为全球“降温”负起责任。英国《卫报》称,今年夏天的极端热浪天气终于刺破了气候变化怀疑论泡沫,至少在英国是这样。虽然想要刺穿美国的怀疑论泡沫可能还需要更多时日,但这是一个开始,因为我们现在经历的是气候变化威胁从预测到实际感知的历史性转变。

责编:王怡婷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