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挝,微笑是震撼人心的力量

2018-08-03 09:33 环球时报 赵益普

  【环球时报赴老挝特派记者 赵益普】妩媚多情的湄公河,金碧辉煌的塔銮寺,静谧安详的光西瀑布,淡雅脱俗的占芭花,老挝——这个东南亚唯一的内陆国,以慢节奏的生活和乐观豁达的态度闻名。《环球时报》记者刚刚参加了老挝抗洪救灾的报道工作,老挝人始终挂在脸上的微笑给记者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因洪水无家可归的老挝儿童依然面带微笑

  随性享乐、缓慢生活的人生态度

  老挝首都万象可能是世界上最奇怪的首都,这个市区只有两条主干道的老挝最大城市坐落于湄公河边上,和泰国北部城市廊开隔江对望。住在湄公河边上的万象渔民,在捕鱼时遇上风浪,一个不小心可能就漂出国了。记者曾经问过一个老挝朋友,把首都设在边境上会不会不太安全,得到的回答却是“没关系,历史上万象都被泰国占领过很多次了,反正我们也挡不住,还不如就这样吧”。老挝人的“佛系”可见一斑。

  缓缓流动的湄公河养育了老挝人民,也塑造了他们随性享乐、缓慢生活的人生态度。每到傍晚,湄公河边就是万象人民最喜欢的去处。人们来到夕阳西下的湄公河畔,或悠闲散步,或谈天说地。政府也会在此时封闭沿河道路,改成步行街供民众散步玩乐。本身交通就不太便利的万象因此又“失去”了一条道路,但是老挝的车主们并不着急,跟生活相比,赶路实在算不得什么。

  老挝的年轻人大多爱玩,喜欢今朝有酒今朝醉,他们经常三五成群开着车出去旅行,在路边随意停下,把音乐开到最大声,然后一起唱歌跳舞,饮酒作乐。记者有一次在万象出差,酒店紧挨着湄公河,半夜河边传来了动感十足的音乐声,原来是一群年轻人来到湄公河边聚会。这一场深夜趴一直开到凌晨4点,而当天并非周末,这些年轻人在白天或许还要上班,天性自由、浪漫的老挝人让记者印象深刻。

  生活在时间的缝隙里

  曾经有一个法国摄影师在老挝拍摄了一年后,留下了这么一句话:老挝仿佛生活在过去和将来之间,生活在时间的缝隙里,那么多年过去了,都不会改变什么。

  北部的古都琅勃拉邦,是老挝现存的最古老的一个城镇,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1995年,这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历史遗产名录。作为老挝知名的旅游城市,琅勃拉邦不仅保留了最完整的历史遗迹,也保留了老挝人民善良、淳朴、温和的美好品质。

  从普寺山下拾级而上,328个台阶之后,就可以站在山顶俯瞰整个琅勃拉邦小城,包括背靠着普寺山而建的琅勃拉邦王宫以及两条安静地绕着它的河流:湄公河与南乌河。这一片就是琅勃拉邦最著名的风景区,也是各国游客的聚集地。在这里,记者遇到的景点工作人员、卖椰子小贩以及本地普通居民,都非常地和善,他们不紧不慢地做着手头的工作,对于每一个上前问询的外国人都报以灿烂的微笑和耐心的解答。

  夜幕降临,随着一盏盏柔和的灯笼一个接一个被点亮,琅勃拉邦的夜市开始了。心灵手巧的老挝人在地上铺一块地毯或者木板,展示着自己亲手制作的手工艺品。他们不会叫卖,而是安静地等待着顾客蹲下来观赏,即使看了一会儿什么都不买,也会得到他们一句真诚的“谢谢”。

  不光是在琅勃拉邦,在整个老挝都保留着淳朴的民风。游泳的时候,可以放心大胆地把钱包和手机放在泳池边上;在公共场所想去洗手间,行李可以直接放在外面无需照看,没有人会顺手牵羊;门没有关,也不会有人进来偷盗,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在老挝真的可以实现。作为一个国土面积70%都是山地和森林的农业国家,老挝实在算不上富裕,但是老挝人民并不会太过计较自己的物质收入,这或许是不争不抢的民族性格使然,也或许是讲求“渡己”的小乘佛教带来的影响。

  面对灾难没有失去乐观

  泰国被称为“微笑国度”,其实老挝也是一个爱笑的国家。由于老挝人笃信佛教,注重礼仪,再加上性格温和,日常生活中最不缺少的就是笑容。然而在特殊状态下,比如灾难后的微笑,则是更加震撼人心的力量。

  7月23日晚间,位于老挝南部阿速坡省的桑片-桑南内水电站项目的副坝发生溃坝,超过50亿立方米的洪水涌入多个村庄,造成巨大损失,近7000人无家可归。在去往灾区的灾民安置点——萨南赛县班波村的路上,两边的房屋刚刚经受了洪水的冲击和浸泡,有的东倒西歪,有的满是污泥。村民们孤独无助地站在家门口,虽然家里损毁严重,有的甚至整个家都没了,但是他们的脸上只有平静,没有人号啕大哭,也没有人颓废沮丧。

  有一次记者的车辆经过一户村民家门口,全家老少8个人一起站在屋前倒塌的房梁上,紧紧盯着记者的皮卡车看。记者向他们一家伸出了大拇指,这一家人立刻报以微笑,向记者挥手致意,两个小女孩对着记者比了胜利的手势,其中一个还做了鬼脸。那一刻,老挝人民的乐观豁达深深地震撼了记者。

  灾难并未让老挝人失去善良。老挝农村人喜欢狗,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养狗。在从灾区出来的救援车上,被救出的灾民家庭往往手里都空无一物,全部家当都被洪水冲走了,只剩下了全家人挤在皮卡车或者拖拉机的后座。但是几乎每个家庭都会带着家里养的狗,有的还带着鸡、鸭、鹅、猪、牛、羊等还活着的家禽家畜。记者不解,为何他们家都没了,却还要带着家里的动物。救援队员告诉记者,老挝人觉得这也是一条生命,他们养的动物都是家庭的一员,“灾难也不会让他们丢掉善良、淳朴、乐观的品行”。

责编:王怡婷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