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纳米比亚红泥人部落

2018-07-09 09:30 环球时报 潘亮

  【环球时报赴纳米比亚特约记者 潘亮】 当我们将玉米粉、食用油、大米、白糖、茶叶及棒棒糖赠予辛巴族长卡皮卡时,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微笑着拿起了一支棒棒糖,原来辛巴人特别喜爱甜食。神秘的辛巴女人因为全身涂有“红泥”而闻名于世,目前辛巴族人总数只剩下1万至1.3万,几乎都生活在纳米比亚的卡奥科兰地区。外人探访辛巴族村落,首先要征得族长(一个辛巴族村落由一个家族构成,族长即为户主)的同意,还要带上礼物以表问候。

  身体和衣物都靠“桑拿干洗”

辛巴妇女和儿童

  辛巴人属非洲班图族的一支,是靠放牧生活的半游牧民族,约在15世纪来到纳米比亚。19世纪,因为流离失所而被迫狩猎采摘、乞讨生活,因此获名“辛巴人(意为乞讨者)”。本以为辛巴人数量稀少,鲜有机会偶遇,可到了库内内区首府奧普沃市,记者立刻被超市里、马路上提着旅行袋或推着购物车招摇过市的辛巴妇女给震撼了:赤红的皮肤和发辫、赤裸的乳房以及全身上下各种装饰,场面令人仿佛进行了一次穿越。不过城市里的辛巴人很抵触被搭讪、拍照。直到跟随翻译深入两个村落,才让我对这个“活化石”般的独特民族有了全面了解。

  神秘的红泥,是辛巴女子一年四季涂遍全身的动物油和赭石粉混合物。 在奥马伦巴村,23岁的海宾达一边用手搓揉油泥一边解释道,红泥夏防晒冬抗寒,不但可保湿美容,防止蚊虫叮咬,还可遏制体毛生长,是一个辛巴女子自月经初潮起就要使用终身的美容美体神泥。为让发辫和身体时刻焕发出油亮光彩,每位辛巴女人每月要消耗13公斤赭石粉。市镇里有成品售卖,但海宾达和母亲更喜欢去山里的赭石矿洞亲自采挖。每次运回50公斤,往返三四次就可满足全年需求了。说话间,海宾达将红泥涂上了记者的胳膊,闻上去有一股酥油味,她说,若不清洗,这层泥可以维持两周。

  由于反复涂抹红泥一生禁浴,辛巴女人独创了“香薰桑拿”保证身体卫生。将香料植物点燃放进一个陶器,利用炽热烟雾缭绕过脖颈、胸部、腰腹以及裙下的部位,就是她们每天清晨必修的“桑拿课”。涂着红泥的皮肤因烟熏出汗,毛孔张开而获得净化效果。烟熏产生的香味还可以驱走动物油的腥味,就连皮草质地的衣物及装饰,也是通过这种“干洗”清洁。

  看发型识身份

  除了红泥,辛巴人也常使用黑泥、白泥涂抹饰品,用以美化或防止生锈。说到装饰,如果算上繁复的项链、脚环、头饰等等,一个辛巴女子全身的行头最重可达25公斤。比如她们会用细密的铁镯裹满脚脖子,因为在辛巴人看来,比起乳房,脚踝才是需要精心装饰和保护的私密部位。判断辛巴女子是否已婚要看她是否佩戴“牛耳帽”,这是以山羊皮依照牛耳形状制作的头饰,牛在辛巴文化里占据重要地位,牛耳头饰寓意力量和庇佑。有月经的女孩虽可享有“红泥加身”的荣誉,但不能佩戴这种牛耳帽。

  对于不涂抹红泥的男子或儿童,也要靠发型来识别他们的身份。克拉勒村的族长奥姆年吉告诉记者,“女二男一,女前男后”是口诀。辛巴女童的发型从后向前编成两条牛角小辫,辫子长度、形状根据部落或辈分有所不同,有时增加珠子、丝线、金属等装饰。若女孩有双胞胎姐妹,那就只梳一条辫子。男孩子在割礼后要刮掉头顶“马鬃”两边的头发,然后将马鬃从前往后编成一条类似蝎子尾巴的辫子。《环球时报》记者看到,这种“蝎子尾”由粗变细,翘向天空,凸显了蓬勃阳刚之气。婚后的辛巴男子会将蝎子尾换成头巾包裹的发式,丧妻的鳏夫则会取掉头巾露出头发。

辛巴男子的蝎子尾巴辫

  最后,辛巴人还有一个区别于外族重要特征,那就是没有中间四颗下门牙。这是在年满13、14周岁时必须拔除的,无论男女。奥姆年吉说,这个传统不但让他们看上去更美,而且说话时门牙漏风形成独特口音,是辛巴人身份认同的重要标志。

  现代社会的脆弱族群

  纳米比亚的辛巴人红泥已成为这个国家的标志性色彩,但红泥也为辛巴人步入现代生活设置了重重障碍。只要被辛巴女子触碰,所有人、物即会“沾红”,坐公交、穿校服、进办公室上班等几乎变成“不可能的事情”。为融入现代社会,必须对红泥进行舍断离,这令辛巴妇女陷入两难。而她们袒胸露乳的着装更被其他族裔视为有伤风化的“原始人”行为,受到这样那样的歧视。

  此外,辛巴人实行一夫多妻制,早婚早孕多育仍是主流。妻子负责修建牛粪茅屋、做饭、照料孩子等几乎全部家务劳动,男子只负责放牧。在迎接贵客时,丈夫还能“批准”妻子陪睡男宾。这些都与共和国主张及现代法治格格不入。就在一些辛巴人还在坚守没电没水的茅屋村落时,另一些人已经戴上太阳镜、跨上摩托车,将传统留给了过去。就连辛巴人自己也认为,面对全球化巨浪的席卷,人口不到1.5万的他们会“不堪一击”。

责编:王怡婷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