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亚马孙雨林经历绝地求生

2018-04-12 08:54 环球时报 姜洁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姜洁】说到亚马孙雨林,很多人可能和记者一样第一反应是经典恐怖电影《狂蟒之灾》、是盘根错节的树林里数不清的毒物,但其实,这个独一无二的“地球之肺”不仅隐含重重杀机,更饱含勃勃生机。不久前《环球时报》特约记者来到亚马孙腹地,经历了一场绝地求生。

  与食人鱼共游

  从巴西亚马孙州首府马瑙斯向东驱车三小时,我们先抵达亚马孙河畔的伊塔夸蒂亚拉市,再沿亚马孙河支流乌鲁布河顺流而下乘快艇45分钟才找到了本次的露营地。乌鲁布河虽然只是亚马孙的一条小支流,但已经可以管中窥豹看到亚马孙雨林的资源丰富程度。河畔有巨獭的身影,清晨可以看到从河水中跃出捕食的世界上最大的淡水豚——亚马孙河豚,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看到粉红色的亚马孙河豚。而据当地人安东尼奥介绍,有不少游客在他的露营地里看到过罕见的野生树懒、大嘴鸟和金刚鹦鹉。

  安东尼奥是地地道道的亚马孙人,有15年导游经验,从小沿河长大、划船上下学的日子教会了他很多丛林求生的生存技巧。而这也成了如今他在日渐增多的亚马孙旅游项目中得以立足的根本。营地有六名导游,其中带记者一行人的叫克里斯,曾经服过兵役,并在雨林里无口粮生活过两个月,正是地地道道的绝地求生,在亚马孙只有跟着这样的当地人才能安心。

  乌鲁布河是一条黑水河,河床深而水流缓慢,据说是因为常年浸泡在河水中的植物腐烂之后析出的丹宁将河水染成很深的黄褐色,故而得名。而在安东尼奥看来,这条黑到根本看不到水里情况的河非常安全也非常健康。不仅木屋的供水直接来自乌鲁布河,他还盛情邀请大家下河游泳。他表示虽然水深五米而且水里有食人鱼,但食人鱼不会主动攻击人类。虽然记者未下水,但从同行外国游客下水后怡然自得的状态来看,至少这次食人鱼给足了安东尼奥面子。

  钓鱼没有鱼竿

  尽管这种听上去很可怕的鱼并没有攻击人类,可在野外求生的我们却在当地秘鲁巴西日本混血导游克里斯的带领下主动为了晚餐对食人鱼发起了进攻——钓鱼。没有鱼竿没有浮漂,只有一个锋利无比的鱼钩和缠绕在一截短木头上的玻璃丝鱼线。我们的船不是停在水中央,而是靠着河道上露出水面的一簇簇树冠。人要背靠树冠,向着开阔的水面上丢出挂好了生鸡肉的鱼钩,然后远远地等着猎物上钩。克里斯还反复嘱咐要用鸡肉把尖锐的鱼钩完整地包进去。

  事实证明只有当鱼饵丢得离船足够远,鱼才会安心咬钩。船上六个人,只有克里斯和同行的两个英国姑娘钓到了鱼,其中就包括食人鱼。这种鱼比我想象中小得多,成年鱼也只有巴掌大,更小一些的鱼克里斯都把它们重新丢进水里。但即便是幼体,它们的牙齿也非常锋利,两排尖牙交错地挤满了那一张小嘴。为了展示锋利程度,克里斯特意扯了一片树叶,放到食人鱼的面前,只听得咔嚓一声,一片树叶像被订书机订过一般掉了一角,留下一圈清晰的三角形牙印,引得一船人一阵惊叹。虽然幼体都被放过了,但成年体的命运却是显而易见的,克里斯用一截木棍照着食人鱼的脑袋砰砰敲了两下,小小的尸体就被丢进船舱里了。如此“不人道”的杀鱼过程却没有遭到英国游客的反对,绝地求生大概是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大自然里弱肉强食的压力。

  抓鳄鱼吓出冷汗

  那天晚上记者一行六人的晚餐是五条我们钓上来的小鱼,原来安东尼奥说钓不到鱼就没有晚饭并非玩笑。而晚饭后安东尼奥则把绝地求生的难度级别又调高了:抓鳄鱼。

  坐上小木船,克里斯带着一把舵桨和一把大砍刀坐到了船头,而我们两手空空地坐在小船上,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从露营地出发,划向丛林深处。克里斯时而用强光手电扫向丛林和水面相接的浅滩寻找鳄鱼,而我们则离大本营越来越远,穿过交错的枝丫,最后船头抵上了一处浅滩。克里斯对我们说不要打开手电,然后打开自己的头灯上岸了,留记者一行六人在一片黑暗中。人眼慢慢适应了黑暗,大家纷纷开始左顾右盼,耳朵也警惕地听着除了远处的鸟鸣猿啼之外近处水面上是否也有动静。

  在不知道等了多久之后,远处出现了灯光,克里斯回来了。船上的人似乎也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克里斯带回来的东西让所有人又紧张了起来:两只小凯门鳄。他介绍说,这是两只三个月大的凯门鳄,大家可以“传阅”一下,然后就把两只紧张得一动不敢动的小鳄鱼递到了前排的英国姑娘手里,小小的鳄鱼睁着大眼睛,四肢紧绷着向前伸,身长不超过一个成年人手掌。而当小鳄鱼被传到记者后排的韩国大叔手上时,不知为何突然开始发出“啊啊”的声音,克里斯在船头幽幽地说:“那是它在叫妈妈了,别让它发出这个声音,它的妈妈就在附近。”这句话着实让记者吓出了一身冷汗。

  终于,在被“把玩”了十多分钟之后,克里斯要求大家把小鳄鱼放到水里让它们回家。到了水里,这些几乎像玩具的小家伙们纷纷甩开自己的小尾巴扭动着身体快速向岸边游去。克里斯退到船尾,又一次用强光手电照向稍远一点的浅滩,有人吸了一口冷气,这一次一对眼睛在黑暗中清晰可见:凯门鳄妈妈原来一直就在那里注视着我们,还好有惊无险。后来克里斯对记者介绍,“只要你能把它的孩子还回去,它们是不会主动攻击的”。

  在亚马孙人的文化里,丛林里的花花草草都能帮助他们绝地求生,而不仅仅是一般砍树盖房子这么简单的利用。有的果实是天然的染料,有的树皮刮下来一些粉末是治疗感冒的良药,有一种质感像塑料的叶子不仅可以遮雨,折一折就成了一个可以用来喝水吃饭的碗。更为神奇的是一种蚂蚁,它们在树上筑蚁穴,亚马孙人会让蚂蚁爬到自己身上,再直接碾死,之后留下的气味可以驱蚊。记者也尝试在手背上碾死了一只蚂蚁,留下的味道居然和驱蚊产品的一样,让人不由得赞叹大自然的神奇。

责编:乔迟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