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耳曼工匠精神成就“慢”德国

2018-03-20 09:16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王明月】在信息时代的当下,在德国医院挂号要耗费半个多小时,需手工填写挂号单,在国内用医保卡挂号分分钟可以搞定,网上预约更是几秒搞定。诸如此类,按照中国标准,德国在很多方面效率非常低,但在德国不是所有慢都是效率低,有时慢就是快,所谓“慢工出细活”,因为德国人深知,有时快就是慢,所谓“欲速则不达”。

600多年才完工的科隆大教堂。
 

  慢是系统思维的结果

  德国人当下的慢,是后现代社会的一种生活节奏。上世纪70年代后期德国就已经进入后现代社会,生产方式早已实现从数量增长型向技术创新型的转变,加之德国的福利制度非常完善,贫富差距不大,社会比较安定。德国人的物质生活已经相当富足,日常生活表面上变化不大,社会进步更多体现在制度建设和精神创造方面,年轻人缺少发挥空间。因此,德国人早已习惯这种按部就班、毫无激情的生活,有时甚至显得死气沉沉,无聊至极。

  抛开生活节奏上的慢,德国人工作方式上的慢是和他们的思维方式密切相关的。在德国乡村,你可以发现当地草地和其他国家相比,草长得更加茂盛。奥秘就在于德国的土地多年来是经过改造和涵养的,其土壤各种养分含量比例都是经过测算和控制的。德国政府为此投入大量资金,才有了今天的成果。从短期看,这种治理见效很慢,往往要十几年的时间,但是从长远看,则对于农牧业的可持续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德国人的这种全局观念和远见卓识不能不令人佩服。同样的道理,德国人在和发展中国家做生意的时候往往注重帮助其提高技术,发展经济,因为只有让这些贸易伙伴富裕起来,德国产品才能在这些国家找到市场。

  德国人相信“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他们在开始工作前一定尽可能把所有准备工作做好。笔者有个负责项目开发的德国朋友,他在正式进入项目开发以前,一定要自己编写一套专门用于该项目开发的软件系统。这看起来非常耽误工夫,但是项目一旦进入运作阶段,你会发现前面的基础工作是一点也没有白费,不但开发进度快,而且质量很高。德国人是从整体上来看待工作的,并不计较某一部分工作的快慢。这也许就是德国人的哲学思维发挥作用了吧?

  慢是专注耐心、认真负责

  德国人的专注和深刻往往就体现在慢上。比如德国莱卡公司的第一款135mm便携式相机就是该公司工程师奥斯卡·巴纳克花费10多年的工夫研制成功的,1925年在莱比锡春季博览会上一炮走红,从此开启了便携式胶片相机的新时代。这种慢可以理解为耐心和专注。

  德国医生看病,一个病人要问诊一个小时,但这不是速度慢,是为了确保医疗的质量,维护病人的利益,也是尽医生的天职。这种慢可以理解为认真和负责。德国人的慢不是拖沓消极,怠慢工作,而是认真务实的日耳曼工匠精神的一种表现。

  德国还有一种慢就是基础设施建设慢。笔者亲眼目睹了慕尼黑老火车站改造工程,据说从开工到现在已经40多年了,始终没有完工,开膛破肚的工地就像慕尼黑城市的一道伤疤。但是德国人并不以为意。工程迟迟不能完工的原因一是资金不足,二是德国人真正奉行“百年大计、质量第一”的理念。缓慢施工,缓慢完成。这也反映出德国人对品质的追求。德国产品以精良耐用著称于世界,靠的就是这种较真的精神。德国有的教堂建好几百年了,至今仍未完工,但建筑质量相当好。科隆大教堂始建于1248年,至1880年才由德皇威廉一世宣告完工,耗时超过600年,至今仍修缮工程不断。

  掌握快与慢的辩证法

  由于德国早已进入后工业化社会,因此利润的增长依靠的是产品升级换代和技术创新。德国人认为,如果一项有创意的发明可以带来巨大的收益,可以给工业文明带来质的提升,那么就足以抵消在此过程中投入的大量资金和时间成本。在这个问题上,德国人决不急功近利,而是看重长远利益,细水长流,注重在创新中寻找出路,以整体产业水平的提升来实现利润的最大化,从而从根本上提高劳动生产率,推动社会的进步。

  以德国著名的普朗克研究所为例,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该所就致力于可控核聚变民用的研究,寻找发展人类新能源的途径,迄今已经历时60余年,花费数十亿欧元,尽管未取得重大进展,但目前仍在继续孜孜不倦地坚持做这项工作。据说,一旦该研究取得突破,人类必将跨入能源时代的新纪元,到那时,过去投入的一切资源和成本都可以很快得到巨额回报,从而迅速走到各国前列。这种慢就会立即转化为快,而且快到别人无法企及和超越的程度。

  事实上,在严格把控质量与效率、长期与短期收益之间关系的问题上,德国人好像更胜一筹,始终走在其他国家的前面。在工作效率的快与慢的问题上,德国人有着与众不同的理解和坚持。

责编:刘瑞莹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