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指数一度“破千” 印度大雾霾令世人揪心

2017-11-10 09:42: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驻印度特约记者 周良臣 记者 赵觉珵 魏辉 陈一】被厚重雾霾包裹的城市变成“毒气室”,PM 2.5浓度一度超过惊人的1000微克/立方米,数万所学校关闭,交通事故率和医院就诊人数飙升……这令人窒息的一幕正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一带上演,它再次警醒世界,破坏环境将付出沉重代价。类似的遭遇,不一样的应对。面对印度政府部门在大雾霾面前的犹豫、迟疑、推诿,不少印度媒体将目光投向同样不时遭受雾霾之苦的中国,并发出类似“北京可以下定决心控制污染,新德里为何不可”的感慨。别人可以羡慕,我们没有本钱自满。要让“雾霾君滚蛋”,中国同样任重道远。

  等于一天抽50支烟

  在连续第三天遭遇“重霾围城”后,新德里9日终于宣布进入污染紧急状态,禁止卡车进入和建筑施工。而对于是否实施“单双号”限行,当地政府一直犹豫,直到9日临近傍晚,新德里运输部长才对记者表示,准备实行“单双号”限行,“德里的情况如此糟糕,如果能用任何办法把污染降下来,我们将会这么做”。

  当天,印度北部更多学校因雾霾关闭。旁遮普邦政府表示,该邦下令关闭2.5万所学校,直到下周再上课。8日,新德里已下令该市全部6000所学校关闭到本周日。美国驻印度大使馆的监测数据显示,9日上午10时当地的PM 2.5指数高达608。而在8日下午4时左右,该指数一度达到1010,是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24小时平均安全限值的40倍。

  “德里再次成为名副其实的毒气室,人们感觉难以呼吸。冬季的空气污染已经成为印度北部大部分地区的重大灾难。”《印度时报》9日抱怨道。“毒气室”的说法越传越广,此前一天,德里首席部长凯杰里瓦尔在推特上说,这座2000万人口的大城市已经变成一个“毒气室”。印度医学协会将当前的状况称为“卫生紧急状态”,并表示呼吸这种空气等同于一天抽50支烟。

  “对我们这些生活在这里的人来说,空气污染削弱了我们的力气。许多人整天感到恶心,就像在晕车。空气中有一股烟味,刺激咽喉,在一些地方,空气闻起来像油漆。”一名当地记者这样描述生活在雾霾中的感受。空气污染持续令新德里及周边地区的就诊率激增,新德里各大医院迎来呼吸道疾病就诊高峰,就诊率较平时增长20%。全印医学研究院的古勒亚医生说,如今德里的空气状况堪比1952年的伦敦烟雾事件——那起灾难导致近4000人死亡。

  浓厚的雾霾不仅导致航班大面积延误,还引发交通事故。当地媒体报道,几天来仅新德里邻近的哈里亚纳邦和旁遮普邦高速路上就有至少9人死亡。8日晚些时候,在旁遮普邦,一些学生正在等公交车,一辆卡车冲过,导致8名学生丧生。

  “重霾之下,仍有勇夫”——其实是出于无奈,7日,比利时国王菲利普夫妇按既定行程访问印度,硬着头皮参加了印度政府“情深深雾蒙蒙”的欢迎仪式。8日,英国查尔斯王子偕夫人卡米拉在雾霾中抵达印度访问。激发起许多英国人的“幽默灵感”,有人在推特上说:“查尔斯王子和卡米拉今天和明天将在德里,如果他们能看到从机场出来的路。”

  政府应对能力不足

  根据2011年至2015年的数据,世卫组织将德里列为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特大城市,超过孟买、开罗和加尔各答。《柳叶刀》医学杂志的研究显示,2015年,与污染有关的疾病在印度夺去250万人的生命。

  空气污染是长期困扰新德里的一大顽疾。尤其是每到冬季,印度北部几个邦庄稼收割后纷纷烧荒,加上原有的汽车排放、工厂排放、建筑扬尘、垃圾焚烧等,而且此时印度大陆风力减弱,多种因素叠加放大,导致德里地区每年冬季几乎都会出现大范围严重雾霾。

  印度当局倒是采取了一些补救措施,比如在排灯节到来之前在新德里等地禁售烟花爆竹,对通过该市的卡车征税。今年10月,印度政府还制定了限污计划,包括限制交通和关闭一座大发电厂。但相对污染的严重程度来说,这些措施显得微不足道。

  《印度教徒报》9日称,可持续的治污措施一直缺位;公交车数量在增长,但使用率低,事故率高;焦炭炼油在新德里屡禁不止;燃煤电厂限产的计划一直推迟。每当空气质量严重恶化,人们都谴责政府应更早行动,但人们都明白,每一个治污举措背后都有博弈存在。

  印度政府应对严重污染的管理、协调能力也是一个短板。印度ANI新闻社拍摄的视频图像显示,雾霾肆虐之际,就在距离德里只有65公里的旁遮普地区,农民仍在田地里继续焚烧秸秆。旁遮普邦首席部长阿马林德·辛格和德里首席部长凯杰里瓦尔甚至因此在推特上争执起来。8日,凯杰里瓦尔在推特上写道,他试图与旁遮普邦首席部长和哈里亚纳邦首席部长会面,讨论解决问题的办法。阿马林德·辛格回应表示,他对此无能为力,“帮不上忙”,“鉴于是全国性问题,只有中央政府才能解决”。可见分散的政府体系让问题变得更加复杂。

  总体而言,印度社会对抗雾霾的整体意识也不像中国这么强。《环球时报》记者在所在小区看到,尽管雾霾严重,这几天清早仍有不少人到户外活动,甚至有老人仍继续围坐在草坪上“深呼吸”。记者孩子所在的印度学校通过邮件回复家长称:“学校暂不考虑购置空气净化器,因为学校处在森林环绕的环境中,让孩子在自然中培养起免疫力是抗霾的最好方法。如果学生们习惯了人工净化过的空气,那么他们很难再走出去进行日常活动。”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与北京等其他城市不同,空气污染在德里尚未成为紧迫的政治敏感问题,人们只是越来越多地寻求私下解决方案,空气净化器和防护口罩的销量在稳步增长。不过许多人无法负担各种相对高科技的解决方案。德里居民斯里瓦斯塔瓦是一名保安,他每天都在户外站着。他说,空气净化是一个遥远的梦,“我们的地位很低,所以如果政府什么都不做,我们能做什么呢?我们无能为力”。

  印媒呼吁借鉴中国经验

  无能为力的局面下,不少印度媒体将目光投向中国,希望印度当局学习借鉴中国治理污染的决心。《印度教徒报》9日在社论中称,冷漠无为,让民众呼吸有毒空气的政府是无良政府。为减少PM2.5,中国的城市采取了许多措施。只有对这场危机做出坚定的回应,德里才能扔掉“这个星球上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一”的标签。

  《印度斯坦时报》题为“来自中国的污染建议:减少燃烧化石燃料”的文章称,德里指责旁遮普和哈里亚纳邦作物焚烧是目前严重污染的原因,但北京周边有所谓的“工业锈带”。在北京周边,天津、河北、河南、山西、山东和内蒙古等六个邻近省份有许许多多的工厂。为治理污染,中国采取了许多措施,控制污染的行动正在逐步推进。

  “如果北京可以宣布卫生紧急状态控制污染,德里为何不可?”印度“News18”网站称,北京居民呼吸的空气还不够干净,但已足以让我们羞愧。他们做了什么我们不能做的事?文章随后介绍了中国“对污染宣战”的大量措施,并称,对德里来说,雾霾和污染已成为家常便饭,“但我们显然不认为需要去采取行动”。

  虽然成为别人眼中学习的榜样,但中国显然没到可以满足、松懈的时候,因为我们面临的污染形势依然严峻。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彭应登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国在大气环境方面“欠账太多”,“正在还账”,仍然任重道远。中国大气环境治理处在一个“负重前行”的爬坡期,不能有任何松懈。

  彭应登表示,中国和印度社会结构有差异,印度并不一定能学得来“中国模式”。中国治理雾霾的最大特点之一是政府主导、企业落实主体责任和社会共同参与。这种模式依靠的是中国政府能够主导大气污染治理,发挥统筹协调作用,这是中国的体制优势,而印度的政府管理体制、企业和社会的互动效率是不如中国的。

责编:刘瑞莹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