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成为精准扶贫生力军 国家旅游局积极推进旅游扶贫工作综述

2018-03-02 08:14:00 环球网 刘瑞莹 分享

  【环球网综合报道 记者 刘瑞莹】春节期间,贵州赤水市大同镇民族村举办了民族特有的活动——踩山节。大石盘苗寨的苗族同胞们身着节日盛装,吹芦笙,饮米酒,载歌载舞,吸引了众多慕名前来的游客驻足观看。

  谁也不会想到,过去这个村里的百姓生活极为贫困。村民只能拿着山上挖出的竹笋子、手工编的竹篓子到集镇上换几个盐巴钱。自从吃上旅游饭后,该村人均家庭纯收入突破一万元,成为了赤水市有名的旅游致富村。“目前,我市有1万多贫困人口直接或间接从事旅游产业,共有20个贫困村因旅游带动而‘出列’。”赤水市旅游局局长肖艳说。

  赤水市只是全国旅游脱贫致富奔小康的一个缩影。这种现象在2017年国务院扶贫办新公布的28个脱贫摘帽县中绝不是个例。

  现如今,放眼全国,无论是东北关外、黄河两岸,还是天山南北、滇桂边陲、垄上蜀地,旅游扶贫的春风所到之处,致富之花渐次开放。

  着力推动乡村振兴,旅游渐成扶贫富民新渠道

  2017年年底,从怒江峡谷、川藏腹地、陇水之滨、青海侧畔……400多名乡村旅游带头人、旅游扶贫重点村干部、基层旅游管理人员,从所在的深度贫困地区出发,汇集到浙江湖州、江苏无锡和山东枣庄,参加国家旅游局主办的深度贫困地区旅游扶贫专题培训班。

  阿洛是浙江湖州培训班的学员。他回到云南省怒江州贡山县捧当乡迪麻洛村后,对自己升级扩建“迪麻洛阿洛客栈”更有信心了。同时,他在安吉县参观时,想到可以把一些项目引进家乡,和乡亲们一起走上旅游致富路。

  旅游不仅在推动精准扶贫、巩固脱贫成果方面发挥显著作用,而且在推动农民增收致富、促进农业转型升级、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美丽乡村建设中发挥越来越大的综合带动作用。据测算,2017年全国乡村旅游25亿人次,旅游消费规模超过1.4万亿元。培育一个旅游致富带头人,就能点燃一片奔向致富的火苗。越来越多的“阿洛”提高了眼界、学到了知识,成为了致富的“种子”。

  自2014年以来,这样的培训班共举办了15期,有4000多名全国旅游扶贫重点村村干部受益。旅游扶贫培训已经成为旅游扶贫工作的“常态”。

  而在培育致富“种子”的同时,国家旅游局还通过开展多项工作,让旅游致富的示范标杆越树越多:实施旅游规划公益扶贫行动,先后组织全国374家旅游规划设计机构,编制了2000多个旅游扶贫规划,极大地促进了旅游资源的合理开发和科学开发;加大旅游发展基金、文化旅游提升工程资金中对旅游扶贫项目的支持力度,并与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中信银行等金融机构签署合作协议,有效解决了贫困地区旅游项目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会同国务院扶贫办策划10条跨越“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的“西部行”自驾游精品旅游线路,开发推出一批自驾游精品旅游线路;筹组“深度贫困地区旅游公益宣传推广联盟”,对旅游扶贫工作进行深度宣传。

  2018年,旅游扶贫工作的节奏更是马不停蹄,再次吹响了总号角。1月3日,李金早一行冒着严寒、顶着风雪来到云南省丽江市玉龙纳西族自治县,深入玉龙雪山脚下的甲子村调研旅游扶贫工作推进情况;1月4日,“原美生态・情醉‘三州’”旅游推介会在北京举办,面向全国大力推介“三州”自然原美旅游资源;1月18日,“三区三州”旅游扶贫对接活动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长板桥村举办,为“三区三州”送去规划帮扶、智力帮扶、宣传推广帮扶、金融帮扶、产品帮扶等五大帮扶“礼包”。

  如何跟踪了解乡村旅游扶贫工作实施效果也是一个关键问题。2016年1月,国家乡村旅游扶贫工程观测中心在湖州设立,正式开始对全国153个有条件发展乡村旅游的建档立卡贫困村观测点进行监测,准确反映乡村旅游精准扶贫实际成效。

  扎实推进脱贫攻坚,协调发力聚焦深度扶贫

  “近年来,我局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扶贫开发重要战略思想,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牢固树立‘四个意识’,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和全国扶贫开发工作会议的决策部署,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以开展乡村旅游为核心抓手推动旅游扶贫,将旅游扶贫纳入国家扶贫开发工作大格局。”国家旅游局规划财务司相关负责人介绍。

  2015年、2016年,在安徽省黄山市休宁县海阳瑯状元村、河北省张北县草原,国家旅游局联合国务院扶贫办共同组织召开了两届全国乡村旅游提升与旅游扶贫推进会议,对全国旅游扶贫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2017年,在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分别召开了西南、西北片区深度贫困地区旅游扶贫工作会,重点部署了“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旅游扶贫工作;2015年、2017年,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西藏自治区林芝市分别召开了全国旅游援疆、援藏工作会议,对新疆、西藏旅游扶贫工作做出专项部署……

  为了出台更多有针对性的旅游扶贫政策,国家旅游局领导亲自挂帅,深入基层开展调研。局党组书记、局长李金早、局党组其他成员多次带领局机关有关司室同志深入云南怒江、丽江、四川凉山、甘肃临夏、内蒙古阿尔山、赤峰、乌兰察布、陕西咸阳等地,通过实地调研、入户慰问、召开座谈会等方式,摸情况、问需求、找问题,不断对旅游扶贫工作提出新要求。

  在广泛调研,深入论证,充分听取社会各方面意见的基础上,一系列旅游扶贫政策相继出台:2016年,《乡村旅游扶贫工程行动方案》制定出台,在全国实施了乡村环境综合整治、旅游规划扶贫公益、乡村旅游后备箱和旅游电商推进、万企万村帮扶、百万乡村旅游创客、金融支持旅游扶贫、扶贫模式创新推广、旅游扶贫人才素质提升等八项专项行动,深入推进旅游扶贫工作向纵深发展;2017年,《关于支持深度贫困地区旅游扶贫行动方案》制定出台,全面实施规划攻坚、精品开发、人才培训、宣传推广、示范创建等旅游扶贫工程,加快推动“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旅游业发展;2018年,《关于进一步做好当前旅游扶贫工作的通知》制定出台,从明确指导思想、落实工作责任、推进重点工作、完善收益机制、动员社会力量、抓好监督落实等六个方面,对旅游扶贫工作进行再部署、再落实,全面推进贫困地区旅游产业发展。

  同时,国家旅游局与相关部门积极沟通协调,共同加大对旅游扶贫工作的政策保障,从政策、资金、用地等多方面,加大了对乡村旅游扶贫重点村交通基础设施、旅游公共服务设施等方面的支持力度;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农业部等部委开展国家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创建工作,加快推进了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在政策扶持、资金项目支持、宣传推广、智力帮扶、基层党组织建设等方面,进一步加大对巴马县和阿尔山市等定点扶贫点的帮扶力度,切实帮助两地如期完成脱贫攻坚任务。

  多地奉献扶贫“智慧”,因地制宜遍地开花更结“果”

  “近年来,实践探索出了直接从事旅游经营、参与接待服务、出售农副土特产品、土地流转获得租金、入股分红等五种旅游扶贫利益分配机制,让贫困群众成为旅游扶贫开发利益共享的主体,最大限度激发了社会力量的脱贫攻坚能动性和创造力。”国家旅游局规划财务司相关负责人介绍。

  2018年春节期间,云南省福贡县匹河怒族乡怒族山寨——老姆登村阳光明媚、草木葱茏,前来游玩的各地游客带来了许多欢歌笑语,处处弥漫着喜庆热闹的气息。

  这与过去贫穷落后的老姆登村形成鲜明对比。近几年,在村民郁伍林的带动下,全村共创办了16家农家乐客栈,年接待游客10万人次,经营收入达到400万元,人均纯收入突破6000元。“能人带户”的旅游扶贫模式初步发力。

  与“能人带户”的旅游扶贫模式相比,“景区带村”带动效果更加明显。

  距离宁夏六盘山国家森林公园2公里的泾源县冶家村,正在忙碌的冶家村农家乐协会会长赵万升说:“我们村是靠六盘山国家森林公园脱贫致富的。”10年前,村里有三分之一人吃不饱肚子。现在,该村村民开的农家乐每家净利润均超过10万元,效益最好的一户超过了60万元。

  而河北涞水县则依靠野三坡景区形成了“双带四起来”的旅游精准扶贫模式,即景区带村、能人带户;把群众组织起来,把产业培育起来,把利益连接起来,把文化和内生动力弘扬起来。全县贫困人口由2013年的68725人减少到2017年的14028人。

  贵州省六盘水市普古乡则积极探索“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三变模式,先后将8个村的10.68万亩生态林、湿地、水面、耕地自然资源进行量化,变成村集体和农户持有的股权,累计带动885户3288人脱贫。

  2017年,云南省培育2000多家旅游扶贫示范户,旅游产业综合带动12.1万人脱贫;贵州省通过旅游发展带动29.95万贫困人口受益增收;甘肃省通过发展乡村旅游带动2.92万建档立卡户、12.26万贫困人口脱贫……旅游扶贫大有可为,大有作为。

  国家旅游局副局长李世宏表示,十八大以来,我局持续加大精准扶贫工作力度,扎实推进旅游发展与扶贫开发有机融合,旅游扶贫工作机制基本建立,政策体系日益完善,产品业态不断丰富,社会影响持续扩大,旅游扶贫工作取得了扎实成效,发展旅游业已成为许多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有力抓手和重要支撑。

  乘风破浪,砥砺奋进。国家旅游局将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以旅游扶贫工作的优异成绩,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责编:刘瑞莹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