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印象丨蜀绣:丝线缝韶华

2019-05-14 16:42 非遗大数据

蜀绣又名“川绣”,是在丝绸或其他织物上采用蚕丝线绣出花纹图案的中国传统工艺。蜀绣最早见于西汉的记载,当时的工艺已相当成熟,同时传承了图案配色鲜艳、常用红绿颜色的特点。

2006年5月20日,蜀绣经国务院批准入选第一批中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12年12月,蜀绣正式被中国国家质检总局批准为地理标志保护产品。

芙蓉城三月雨纷纷 四月绣花针

羽毛扇遥指千军阵 锦缎裁几寸

看铁马踏冰河 丝线缝韶华 红尘千帐灯

......

君可见刺绣又一针 有人为你疼

君可见夏雨秋风 有人为你等

翠竹泣墨痕 锦书画不成

情针意线绣不尽 鸳鸯枕

......

一曲《蜀绣》,蒋芙蓉城锦绣多彩的画面慢慢铺开,绵延千年。

千百年来,蜀绣——这个浸润了芙蓉城山水的“蜀中之宝”,在蜀地儿女的手下绣制着不朽的传奇,已然成了这个城市的名片。

蜀绣,也称为川绣,与苏绣、湘绣、粤绣并列为中国四大名绣。它以明丽清秀的色彩,水墨国画的格调,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韵,两宋时“号为冠天下”。

从汉朝的“锦布绣望”开始,蜀绣便美名远扬,被誉为“天下无双之物”。那针针线线,丝丝入扣,描绘着巴蜀的花鸟虫鱼、磅礴山水,呈现着巴山蜀水的线条与灵韵。

蜀绣的发展基于蜀地富饶,生活享乐而艺能有所工,史称“成人多工巧,绫锦雕缕之妙,殆牟于上国” (《隋书·地理志》)。

能够用金钱绣鸳鸯鹧鸪,那是富豪之女的事。白居易就说“红楼富家女,金缕刺罗襦”。不过当时蜀地女红之盛,也由此可见一斑,因此有“锦浦春女,绣衣金缕,雾薄云轻”。

艺绝天下

蜀绣作品《韩熙载夜宴图》

“蜀人多巧思,组绣用功深。”

如果说苏绣精细素雅,湘绣艳丽鲜明,粤绣雍容华贵,那么蜀绣则劲气生动、平齐光亮,其针法多达百余种,丰富程度为四大名绣之首。逾百种针法各有所长,组合也随虫鱼花鸟、山川江河的色泽精神不同而富于变化。

从前的蜀绣分工明晰,老绣工一辈子往往只会绣一种图案,只为在专攻的门类中达到神乎其技的效果。经年积累而成的针法背后,刺绣者的手法特点、性情气质便会融入绣品。

画之神韵

坊间流传,蜀绣传绘画之神韵,灭针线之痕迹。

有道是:“品画先神韵,论诗重性情”。蜀绣,便是以针为笔,以线代墨,在彩线旋移间倾吐出一幅如诗好画。

各种针法变化多端,虚实结合,既长于刺绣花鸟虫鱼等细腻的工笔,又善于表现气势磅礴的山水图景,刻划人物形象也逼真传神,将绣物的光、色、形,绣得惟妙惟肖。

如鲤鱼的灵动

人物的秀美

花鸟的多情

熊猫的憨态

仿佛一切就跃然纸上,生动如许。

它还善于运用晕、纱、滚、藏、切等技法,绣出来的花纹线条流畅、色调柔和。不仅增添了笔墨的湿润感,还具有光洁透明的质感,以及明暗变幻的光线,让绣品于平淡中见神奇,于传神中见底蕴。

后世言及蜀绣之工,说它“能灭去针线痕迹”,直称“针神”,甚至有直接说“绘绣”的。

绣娘的手指,拈针引线,飞动如蝶。

“翠竹泣墨痕,锦书画不成。情针意线绣不尽、鸳鸯枕。”

红酥手,绣花针。绣娘的手指,拈针引线,飞动如蝶。绣出了巴山蜀水,也绣着这个城市的历史。

责编:王怡婷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