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菩提树下悟道两千年

2017-11-24 08:36: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叶孝忠】把鞋子脱了,寄存在寺庙前的柜台,赤脚进入大庙的范围。石地板贪婪地吸收了一个中午的阳光,仿佛变成热腾腾的铁板。一群戴着帽子,大热天还裹着围巾的日本妇女大呼小叫,踮着脚尖,快步走过,才走几步,脚板就受不了了,得赶紧找块草坪休息。我真后悔为什么把袜子也脱了,由门口到大庙的菩提树才不过几十米,却感觉怎么都走不到。倒是身后的那一群斯里兰卡人,比较淡定,走得从容。注定要难走的路,如果带着痛苦的表情,就自然更不堪了,那么就不如怀着一颗谦卑的心轻松自在,反正我们每个人通往的目的地都一样。连这短短的一段路都可以是一场考验和修行。

  这是斯里兰卡古城阿努拉德普勒最神圣的目的地——大庙,也是古城遗址的中心,若是在宗教日子(比如满月日)来到这里,到处都能看见身着素净白衣裳的当地教徒,更能轻易感受到斯里兰卡人对宗教的虔诚。

  这棵老菩提树看似平平无奇,却已经有超过两千年的历史。它是由印度菩提伽耶见证了佛陀悟道的菩提树的截枝长出来的。一代又一代的斯里兰卡人守护着它,即使在敌人入侵的纷乱年代,也誓死保护着它,而印度的原树已经消失了。

  守护着一棵树,等于守护着随时会被外界所击垮的信仰。守护着那些叫人向善的教诲,在乱世中,是一个多伟大而卑微的使命。一个父亲带着女儿绕着菩提树走一圈,告诉她关于菩提树的所有故事,信仰和生命就这样传承下去。菩提树下的庭院里坐满了人,着白衣梳着整齐的发型,双手合十,念念有词。

  两千年。两千年的时间就这样被蒸发了。我站在菩提树下,无法言语。我不是教徒,也没有信仰,但无法不相信这是一场缘分,能站在两千年还能存活下来的菩提树前,听着巴掌般大的菩提叶在风中鼓动,发出细微的声响,一片枯叶在我面前飘落,一切已结束还是将要开始?对生命的尊重,对信仰的坚持,而真正能剥掉时间的张牙舞爪,就是这些吧。这一刻,我只能心存感激。

责编:刘瑞莹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