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岛游芬兰 怀揽纯净景若梦

2017-09-19 10:53:00 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分享
参与

  图尔库群岛上,四野皆一派纯净。路透别墅就藏在帕拉宁群岛(Parainen)的密林深处,一色残阳,将满岛的黛翠镀了一层薄金。此处的云霞自有雅致风韵,不似他处般艳绝,而是青云面儿上又敷了一层粉灰色的瓷釉,在极目处静静微芒。主妇伊娃夫人正在精心地准备着我们的晚餐,几十年的遁世生活让她有了出尘之色,问她为何长居于此,她正翻煎着小羊排的手忽地一滞,挥袂如仙,“大概是因为这里有最原始的景色,能带给我最纯粹的快乐吧。”说这话时,伊娃一抹笑意沉在波光明灭的暮色里,只觉得她此刻目光凝定如渊,笑容却温存若水,似铺展在她面前的千顷碧波和万里密林,一时间,竟分不清是景更毓秀还是人更清丽。

  芬兰的“非典型”夏日

  我们在7月初来到芬兰,知春寒料峭,却不想仲夏的芬兰也如此侵肤钻骨般动人亦“冻人”,但也正因如此,芬兰人才得以更恣意地体验各种此处独有的“非典型”夏日体验,比如,“顶着午夜太阳在野生动物出没的松林中徒步或者划独木舟。”芬兰旅游局公关和媒体专员Sari这样说着,眼中流转着彼时闪耀着迷离的郁郁苍苍之色的夏日盛景。

  的确,在很多关于芬兰夏日的描述里,都称其是“非典型”的。芬兰的夏日藏在风雨山海相毁互催又相倚互生的自然浩瀚里,藏在湖边度假屋的无垢与宁静里,藏在露台酒吧里的觥筹与喧嚣里;亦藏在午夜时清风解艳阳的沉静里。而可以成为我们旅途上谈资的还有个性自主的芬兰人,他们天真纯澈的眉眼和名动天下的好客之道吸引着每位旅者往复着寻迹的脚步,成为我们旅途上的生动印记。

  设计之城永远离自然不远

  从飞机上看赫尔辛基,一片片绿野上正翻腾着起伏滚滚的云海晨曦,城市的轮廓在一色娇碧中无边无垠地逶迤。即便我们用尽眼神,耸立其间的低矮建筑和房舍也不得全貌,只能从枝稀叶疏的空处,窥见乍现即隐的一窗半檐。尽管经济发展处于世界领先的地位,但芬兰的大部分地区依然被空旷的自然环抱,这导致引领世界设计潮流的赫尔辛基市中心与四周被森林覆盖的广阔荒原和波罗的海的浩瀚美景形成鲜明对比。

  《孤独星球》对赫尔辛基的评价耐人寻味:“与其他北欧国家的首都相比,赫尔辛基虽然看起来像个小弟,但他读的可是艺术学校,他对流行音乐不屑一顾,专注于前沿的工作室。”的确,当我们行走在滨海大道这条游客经常光顾的购物街时,道路两侧,数不清的时装店和家居馆正比肩而立。精勾细刻的杯盘瓷釉、简洁实用的北欧家私、朱红翠绿的布艺装饰、精工裁剪的锦衣华服;还有镌刻其上的水波不兴的海面、疾驰而过的水鸟、剔透圆润的莓果或渲染其间的森林绿、雪霜白、湖水蓝、山石锗、鸦羽青……连同过往行人的分明五官、羽衣霓裳、袖底清风、佼佼身形,无不诠释着这座设计先锋之城的谜样魅力。魅惑着每位旅者的还有红山区——复古与时尚气息兼具的精品屋和设计工作室正以一种极端的方式,诠释着这个国家的变与不变;而设计博物馆则用悠长的过往与更具挑战的未来,用那些值得坚守的传统与不可思议的创新,静待客来。

  但无论如何,赫尔辛基迷人的地方很大程度还是在于它的相对传统和古老,城市的命运轨迹和史记年轮清楚地书写在多座新艺术风格的建筑、守护着芬兰遗产的博物馆,以及传承了近百年的咖啡店和餐馆菜单上。新古典主义风格的赫尔辛基大教堂是C.L.恩格尔的得意之作,教堂前,如今曾让信徒们不辞劳苦登高的台阶已成为相拥情侣们的约会地,也是无数鸽子、海鸟向人类讨口粮的觅食地。时有群鸟齐舞,掠空而来;亦有双飞燕雀,旋风而起,唰啦啦聚成一片再呼啦啦散开,在灰白色教堂的背景前,像一泼坠入玉湖中的浅墨,霍然展开于天地间,又瞬时消失不见。这情景更显得此处的天空高远,云色轻盈,纯净如缎。正对赫尔辛基大教堂的红砖建筑便是俄罗斯东正教教堂——乌斯佩斯基大教堂,它们俩正隔着高远的天空遥遥相望,像是棋盘上傲然对视的两位皇后,各有绰约风姿。受游人欢迎的还有静默教堂,与前两者不同的是,这座教堂是芬兰当代设计的典范,体现了芬兰人对自然的无限尊崇。正如其名,这座木制的赭石色教堂开在闹市中,步入其内,寂静无伦,连呼吸声也可清晰听闻,我想,和其他富丽堂皇的教堂相比,这里的质朴和简单正是为了让人可以俯下身、沉下心,深刻审视内心的执念。

  赫尔辛基还是品尝颇具创意和设计感的新芬兰菜式的最佳地点。引领美食先锋的餐厅——Juuri的奢华品尝菜单以登峰造极的创意,重新诠释了芬兰原材料的自然和新鲜;以金酒为基酒特调的鸡尾酒则晶透如琉璃,抿一口,一颗玉般地滑进肺腑,回味悠远,清爽沁心。此时,窗外的午夜太阳还在不甘地向屋内投入光亮和华彩,更让我们忍不住频频举杯,痛饮这夏夜不夜的特有味道。

  “芬兰堡”上故事多

  作为一座港口城市,赫尔辛基几乎有一半的地方被海水覆盖,众多的海湾、港口和岛屿延伸着彼此的魅力和人类的足迹。其中最有烟火气息的应该是露天自由广场,自由广场位于市中心的中心,人来人往中以老旧的姿态呈现着往事的格局。摊位上与驯鹿相关的纪念品吸引着观光客们驻足,而那些莓子类浆果则闪耀着万般华彩;还有鲜花正放肆地怒放,朵朵妖红。临岸有两位商贩就直接将摊位摆在了船上,出售的各类生猛海鲜凭借船夫近乎严苛的重新规整,得以一目了然。其中一位商贩显然是见着熟客了,嘴角轻抿,只是一个清浅的弧度,便让人觉得暖从心生。在这里,时空穿越的成本很低,港口的游艇和渡轮像一条条动脉把旅者和居民送进群岛也带回市区。

  从露天自由市场坐渡轮仅需15分钟便可到达“芬兰堡”奥苏门琳纳,这处250多年前建在赫尔辛基外海一串小岛上的世界遗产出自奥科斯丁之手。最初是瑞典人在18世纪中叶修建的“瑞典堡”,现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海防军事要塞之一。从罗纳岛上(Lonna)远远望去,几座主岛上风起云涌,大片大片的流云似要冲出天空的束缚,直扑大地而来。其上的码头营房竟是一片粉色,让人见了暖目心驰。从密林中直插入天的是一座东正教堂,它的独特藏在教堂顶上的灯塔里。再往远处看,绿林连着碧野,遥望苍叠似山,缕缕日光如游龙,击碎午后沉滞的空气,钻破厚实的云层,所镀之处是“古斯塔夫之剑”,这座地堡内,平日里看上去古朴磅礴的国王门和炮台此刻却微曦若梦,幽幽闪亮。向导告诉我们:“当时奥科斯丁修建芬兰堡的重要原因在于防御外敌的入侵。作为芬兰堡的象征,为阅兵而建的国王门就建在1752年瑞典王来视察工程时,乘船停锚的地方。”

  除了城堡之外,其他几座岛屿上的博物馆也是夏日游客喜欢探索的好去处,这其中,以罗纳岛上的历史最为妙趣横生。这座曾于19世纪80年代被俄罗斯海军征用的岛屿本是用于存储煤矿资源;后又被用作船艇消磁基地。如今,罗纳岛已经化身为一处休闲娱乐胜地,岛上建有一座装修时髦的餐吧,餐吧古旧的外墙与其内的先锋设计早与自然融合为一,而厨艺大师们天马行空的想象和久经岁月洗练的匠心则被烹饪成潮流与腔调。

  图尔库在灾难中蜕变

  初到图尔库,先进的造船业令人印象深刻。河道里、港口边,密密匝匝的船舶仿若出笼猛兽,肆无忌惮地“扑食”着水岸。一眼看去,这些船舶似乎比过往的居民还多。图尔库的工业颇发达,造船业规模更是全国居首。不过,它“全国最古老城市”的名号却不是空穴来风,历史悠久的城堡和大教堂便可为其“验明正身”。我们沿着大教堂与城堡之间的河岸漫步,阳光如雪锦,华美地铺开在奥拉河口建于1280年的图尔库城堡上,城堡由大块岩石垒砌,每一块都藏着耐人寻味的陈年旧事。高大的外墙没有任何装饰,露出被时光和风雨日侵月蚀的痕迹。“这是北欧目前保存最完好的大型城堡之一,其建筑工程持续了近300年,古堡不断被加厚加高,15世纪中叶又扩建了新堡,形成现在的规模。”向导说道,“在历史上,这座古城堡曾历尽沧桑,几经火灾和战事的破坏。”故事虽听着压抑,可城堡探索起来却妙趣丛生。把守城门的骑士金甲锁身、长戟耀光,小心地为你推开厚重宫门;引路的侍者拖着裙幅,无限妩媚,亦无限端庄;还有昔日王公贵族留下的珍宝为你小心储存并梳理着前尘往事;即便是曾经关押囚犯的地牢,此时看来也藏了中世纪的古趣,略一恍惚便疑心自己跨越了地域、穿越了时光。同样守护着奥拉运河的还有图尔库大教堂,这座砖砌建筑看起来像是在某些童话的插页上出现过,虽然“命运坎坷”——始建于13世纪末的教堂曾在重大火灾后的1个世纪里多次重建,但不知是不是受了北欧这片童话世界的熏陶,他处看起来充满悲悯腔调的哥特式建筑在此处却像一幅有点掉色的宫廷画,有点神秘却又让人看了精神为之一振。教堂内的管风琴正奏着悠扬的调子,余音胸间缠绕,心中好似空空荡荡,又好似洋洋溢溢,不胜宁静,亦不胜欢喜。

  作为瑞典统治时期的首都,图尔库建于1229年,历史上,图尔库的名字常与火灾联系在一起,这里曾发生过30多场大火,特别是1827年的大火几乎把图尔库夷为平地,但“贫民区”卢奥斯塔林马基却侥幸逃过此劫,这段历史可以在卢奥斯塔林马基手工艺博物馆清楚地看到。这些19世纪的作坊和民宅皆为木制,错落有致地排布出图尔库的命运轨迹,所有房屋都还位于原先的位置,其间的30间作坊内,展示着前工业时代普通人的生活往昔。那些身着古装的志愿者正打磨着银饰、陶瓷,制作着糕点、钟表,还有一位工匠正在一件木制工艺品上敛收着最后一笔,精湛的刀功带风,卷起她额前青丝缕缕。一切好像都是原封未动的样子,那些沉香木屑里的斑斑汗渍,那些衣箱床榻上的褴褛衣衫,还有老屋墙角处被风雨打弯了头的草、吹散的花、深深浅浅的苔痕,更显得这里的一切都沉厚而亘古。与卢奥斯塔林马基手工艺博物馆类似,历史和当代艺术博物馆也被无数喜欢历史的旅者厚爱着,在这里,艺术和考古这两种看似奇怪的事物竟和谐地藏于同一屋檐下:老图尔库历史博物馆将我们带入了图尔库中世纪街道的下方,展示着中世纪图尔库人的吃穿玩乐,滋味生活;而一上了楼,便又穿越回当下,“镜屋”可以照到窗外自然,也可照到自己和众生,还有那富有寓意、内敛隐晦又怪诞的画作,仿佛谜语一般惹人不断猜想,意识乱流,但作品里浮现出的那种死寂的安静,则又引发对现实的审视和自省。

  图尔库群岛藏惊喜

  夏日,很多游客来到图尔库的另一目的便是前往图尔库周边的群岛慢享时光。驱车不过半个小时,我们便从图尔库苦乐交织、变幻莫测如风云的历史中,重回自然怀抱。纳坦利是游客释放童心的好去处。这座古老的木屋小镇散发着独特的群岛风情。穿过古镇至卡伊洛岛间的长桥,姆明乐园浮现于眼前,这座乐园以芬兰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托芙·扬松笔下的卡通人物姆明一家为主题元素,为人们提供亲身实践活动和探险体验。我们参观时发现:成年人喜欢去艾玛剧场欣赏音乐剧目,卡通人物和场景重现可以震慑每个人心底死水微澜的岁月,填补着成人世界的虚无与感动;而孩子则喜欢扎进姆明之家或莫立之屋,与戏装人物拍照留念。

  图尔库群岛由2万座岛屿和孤岩组成,群岛的西部像是手臂,由内陆向接近瑞典的海域伸展出去,因为接近瑞典的原故,这一带的居民多会讲芬兰及瑞典两种语言。图尔库旅游局蓝娜的日常用语便是瑞典语,她生活的小岛只靠目光便可尽览,作为岛上唯一的一户居民,她是名副其实的“岛主”。“图尔库群岛上没有人挤人的昂贵景点,只有静谧的民宅、不断变化的海陆景色和与我们比邻而居的种类繁多的鸟类。”她这样说着,面容与声音皆干净如流泉。而当我们随她一径探入诺沃群岛(Nauvo)的密林深处后,才知晓她话中的深意。仲夏的午后,万物都生长在日色的烂漫华光里,我们沿着蜿蜒在苍叠树影中的小路徒步而行,只见参天松柏经年不侧,枝叶招展,像是把把巨伞,守护着树下新生的蓝莓果子。偶见断柯折枝化泥作肥,滋养大地;还有满地的青苔正呈现着一种不被尘世牵制的美,不时有飞鸟似从另一个世界渡越,在树丛间引起一阵疾风,一切都原始如创世之初。

  徒步半日后,Sari带我们去帕拉宁群岛上的民宿——路透别墅体验地道的芬兰桑拿。当我们所处的场景在高温桑拿室和清冽海水间不断切换时,身体像是穿过了一层层滤网,变得内无阴霾,外无尘垢。这芬兰的夏晚依旧接受着太阳的坦然照射,我们面前,苍苍古林,绝目尽野;我们身后,茫茫辽海,一色水天;还有不夜的夜空苍穹高远,流云似烟。我静坐在桑拿室里,心神空静,半眯着眼,盘算着,明日起,不如也像女主人伊娃那样,便隐居青林,江海寄余生吧!(赵乾坤)

责编:刘瑞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