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入约瑟夫冰川寻奇幻梦境

2017-09-11 15:22:00 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分享
参与

  一直以来,冰川总与让人缺氧的高海拔和严寒相伴,但新西兰南岛西海岸的弗朗兹·约瑟夫冰川(Franz Josef Glacier)可没有这些特点——这里就仿佛是葱郁不息的亚热带。一场雨后,冰川脚下的同名小镇被湿润温暖的水汽笼罩,路旁苍天大树和丰富的植被营造出的环境让人感觉生机勃勃。这里是世界上罕见的雨林与冰川并存的地貌,世间最低纬度的冰川就位于此。正因为这个简单的理由,这个常住人口不超过400人的小镇每年吸引来自世界各地数十万客人前来朝圣。每个人都怀着一个单纯直接的心愿,搭乘直升机攀上冰川,融入数百万年前的自然奇观,感受这一生只一次的心灵洗礼。

  冰川热身

  置身南岛,我总有种不真实的梦境之美感。为了驱散幻觉,我在清晨时分早早起床走出房间,打算在去拜访冰川以前,先探索一下可爱的弗朗兹·约瑟夫小镇。

  戴好头盔,跨上自行车,我又把地图看了几遍后出门。按地图所示,出门右转顺主路直行,穿过一串商店、两个小教堂、过一座桥后便能顺着为骑行和徒步者准备的小径进山,并一直抵达最为接近冰川的观景台,但好奇心驱使我向相反的方向走去,看看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小镇,当地人过着怎样的生活。

  在这个晴朗的早上,冰川就“挂”在身后,阳光照耀下,它闪烁着耀眼的光泽。此时,我背朝着冰川,沿着一个长长的下坡路飞快骑行。公路上没有车,耳边听到的只有粗粝的柏油路面与橡胶轮胎摩擦的声音和呼呼风声。太阳渐渐升起,耳畔开始传来了轰隆的直升机螺旋桨之音,看来有很多人和我有同样的想法,都争先在这晴好的天气里摩拳擦掌,等待着乘坐直升机与冰川来一场“亲密接触”。

  由于全球变暖,这几年冰川消融减退得厉害,3年前还允许徒步靠近冰川的举措现在已被取消。想要看冰川,只能直升机飞入雪地降落。不过如果你的体力足够好,你可以选择冰川徒步来挑战自己的体能,大自然也会用别样的方式回馈你。

  高空初探

  新西兰的壮美之景,如同从电影的布景,没有比新西兰更适合搭乘直升机旅行的圣地;没有比冰川更摄人心魄的新西兰式目的地。要想深入冰川,直升机是唯一的方式,不计其数的游客前来搭乘直升机飞跃它,俯瞰它,拥抱它的纯净之蓝。

  我和其他等候在此的5位乘客一起迅速钻进直升机,声音震耳的直升机转动着螺旋桨,让周遭风声呼啸,飞机就这样缓缓升空,旋转半圈调转方向后,朝着冰川飞去。

  随着高度上升,景色转瞬便发生了变化。刚才身处其中看到的房子、教堂、街道、小径瞬间渺小至消失,广阔的雨林、削尖的山脉组合在一起,成为眼下的主角。直升机东行,离冰川越来越近,此时一丝细长的云正挂在半山腰,因为无风,它静止在空中,仿佛与雪山融为一体。初生的太阳此时已经可以照到山的大部分地方,暖黄色的阳光投射在皑皑白雪上。随着飞跃顶峰并逐渐下落,我已经可以看清眼下的生动细节:冰川的幽蓝、新雪的纹理、伟岸的山脉轮廓……

  当飞机盘旋一周,在满是冰缝的蓝色冰川顶部上空悬停后,驾驶员便一个俯冲来到一片有雪地停机坪的空旷地带,平稳着陆。我和穿着臃肿羽绒服的同伴一起下机,开始了一场真正的冰川徒步。

  蓝色萦绕

  下机后的第一个动作,是蹲在地上并把头压低。这么走是为了抵御直升机飞走时的巨大冲击力。伴着震耳的轰鸣,瞬时七八级的大风吹起地上的冰雪,俨然造成了一场小小的雪暴。

  刚刚在登山靴外套上看似怪异的冰爪,我们都有些腿脚僵硬,走路不自然。幸好向导一边慢慢带路一边不停解说,也逐渐缓解了这种不适。这位皮肤黝黑、胡子拉碴的专业向导是本地人,他体魄强健,号称登过不少雪山,并常年在这样寒冷的气温中穿短裤行走。他一会儿开路、一会儿断后。冰川的形成、增加或融化、如何避免雪崩、识别隐形冰缝……这些专业知识他只用简单的几句话,就解释得清楚明了。

  上山的路在最后阶段愈加困难,坡度加陡,偶然遇到没有路的地方,还需要手脚并用地翻越、攀爬。但每完成一次这样的攀登,回头看到的风景便会变得更美丽一些。直到最后,路被一个冰瀑截断,这个天然冰雕被从山顶垂直而下的雪山融水冲刷得晶莹剔透,声音也格外悦耳,从某个角度去看,似乎有彩虹一直挂在那里。

  在一处下坡处,向导将我们领到了一个仅能容纳一人、呈螺旋状向下的冰洞。他蹲下身子,手撑四周,轻盈地钻进去,靠着身体的扭动与双手的配合很容易地下到了下一层,并在那里做好保护准备。在仔细观察了前面几个人的动作后,我小心地钻进。滑溜溜的冰与身体裸露部分接触,感觉到凉丝丝的,非常有趣。

  双脚落地,数百万年前的时光、冰雪奇缘中的画面,突然就真实地在我眼前展露,奇幻如梦境,我仔细打量,眼前是如立体抽象画般的魔幻蓝色,这般色彩怕是梵高和塞尚看到也会心生妒意。如果不是直升机,我大概永远无法置身于这样的幻境。我就这样任凭身体被剔透纯净的蓝色萦绕,如在梦中,不想醒来。(刘华) 

责编:范立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