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角度领略“火星”惊奇

2017-09-11 15:15:00 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分享
参与

  美国作家约翰·缪尔1890年游历了科罗拉多大峡谷后写道:“不管你走过多少路,看过多少名山大川,你都会觉得大峡谷仿佛只能存在于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星球。”人类文明发展日新月异,拓荒者们在美国西部的沙漠之中平地起高楼,建起了不夜之城拉斯维加斯,在巨型酒店之中穿梭,看腻了灯红酒绿与歌舞升平,我迫不及待地想前往人们到美西旅行的另一个目标——地球上自然界七大奇景之一科罗拉多大峡谷。

  从拉斯维加斯前往大峡谷,你大可报一个一日游旅行团,或自驾前往。4小时左右的开车路程不乏精彩,不过这一次我选择了另一种游览的方式——乘坐直升机。想要一览壮阔的峡谷全貌,从空中鸟瞰是绝佳的角度,因而在大峡谷,乘直升机已是一种非常成熟的游览方式。于是我挑选了一条时长为3.5小时,傍晚出发观赏大峡谷日落的线路。

  乘坐直升机旅游公司的轿车从酒店出发,不一会儿便抵达了起飞地点。为了保证直升机安全,合理分配重量,每个人在完成相关登记手续之后都要过称测量体重。完成了必要的安全知识培训之后,我和其他游客一道,终于登上了直升机。直升机的噪音比想象中更大,尽管带着防噪音耳麦,我还是被震得有些手足无措。幸运的是,直升机平稳起飞之后,我立刻被耳麦中传来的飞行员的讲解声和窗外的景色所吸引,逐渐忘记了震耳欲聋的噪音。

  前往大峡谷的路上,我们飞过了“拉斯维加斯之母”胡佛水坝。上升到一定高度的直升机开始平飞,伴随着耳麦里的讲解,我们看到了科罗拉多河。这条河发源于科罗拉多州的落基山,夹带着大量泥沙的河水洪流奔泻,全长2320千米,大峡谷正是她的杰作。

  不久,我们便飞抵了大峡谷的入口之处,从大峡谷之上穿越而行。透过机厢的窗户,我不禁惊异这片土地的鬼斧神工,大自然的杰作就这么被地掰开在你面前,露出里面纹理清晰、色彩斑斓的层层断面,就好像大地皱纹一般。这里的土壤虽然大都是褐色,但当它沐浴在阳光中时,依太阳光线的强弱,岩石的色彩则时而是深蓝色、时而是棕色、时而又是赤色,变幻无穷,彰显出大自然的诡秘。荒凉却又壮丽的峭壁之下,是深不可测的深渊,仿佛有种让人胆寒的魔力让人不敢正视。你会疑心自己到了地狱门口,而冥王正笑着端详他的下一个猎物。或者你会觉得自己已经走到了世界的尽头,孤单单地把整个世界抛在了身后。它带给你一种难以名状的震慑,所谓人类的历史,时间的流逝,在这道鸿沟面前似乎也只能归于一粒沙尘。

  耳麦里的讲解告诉我,1919年,威尔逊总统将大峡谷地区辟为“大峡谷国家公园”。在这里,有75种哺乳动物、50种两栖和爬行动物、25种鱼类和超过300种的鸟类生存。在空中俯瞰的我,并没有看到预想中动物乐园般的生机勃勃,反而满眼尽是一片火星异象。

  渐渐地,我们的直升机开始下降。在陆地上稍作停留之后开始了返程之旅。日落时分的大峡谷被镀上了一层金色,宛若仙境苍茫迷幻,峡谷的色彩与结构,大概是任何雕塑家和画家都无法描摹的吧。我的思绪仿佛飘到了那些典型的美国西部片之中,电影中的西部牛仔过着驰骋荒原的生活。他们骑马挎枪,飞奔在寸草不生的红土地上的情景就是大峡谷地区的写照。现在这里烈日依旧,红土犹存,斗转星移,只是牛仔都换作了游客。(高辰)

责编:范立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