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伦敦移民区折叠黑暗与荣光

2017-08-24 09:46:00 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分享
参与

  仍记得我告诉同学们自己住在伦敦布里克斯顿(Brixton)时,他们脸上的表情。“天啊,你不知道那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区域吗?”他们惊惶地看着我。

  同学们的担心并非没有来由,布里克斯顿居住着数量庞大的外来移民。由于经济条件不甚发达,这里的街道肮脏混乱,沿街的摊贩售卖着价格低廉、质量粗糙的生活用品,生肉的血腥味混合着垃圾的臭味让路过的行人都加快了脚步……所以提起布里克斯顿,人们就像谈起了礼服裙上的一个泥点,想要遮掩却又抹除不掉。但在我看来,布里克斯顿虽然混乱却自有其魅力,在伦敦这条华丽的礼服裙上,它不是泥点,而是一道独具个性的裙褶。

  英伦风吹不走的加勒比气息

  走出布里克斯顿的地铁站,映入眼帘的是大片的色块,红色、黄色、蓝色……我还没从这些张扬的颜色中透过气来,奔放的加勒比风情音乐已经汹涌而来。这种视觉与听觉的双重冲击把我对伦敦古典、矜持、略带冷意的印象撞得支离破碎,一时间让我想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

  在19世纪60年代,布里克斯顿的主要居民是英国的中产阶级。然而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这里的多数房屋被毁,居民也大多迁走。20世纪40年代,大量的加勒比移民来到英国,由于布里克斯顿是他们登陆的主要口岸,这里也就因此成为了伦敦最大的加勒比人聚集地。

  移民的涌入为这个地区带来了繁荣,但冲突也随之发生。由于布里克斯顿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和犯罪率,伦敦警方加紧了对这里的搜查与控制。1981年,布里克斯顿的移民因歧视问题和警方爆发了大规模冲突,几百人受伤,许多车辆和建筑被焚毁,而布里克斯顿也因这次骚动而被贴上了“危险”与“暴力”的标签。

  随后,英国开始着力解决种族歧视问题,布里克斯顿也逐渐恢复了往日的荣光。如今的这里已经成为了伦敦一个多元文化的融合之地,它看起来依然和传统的英伦风情格格不入,却用自己独特的魅力点亮了伦敦这座看起来略有些沉郁的城市。

  南伦敦的美食宝地

  或许布里克斯顿最吸引人的是这里风情独具的美食市场。布里克斯顿美食市场的入口藏在主街一侧不起眼的巷子里。我沿着巷口贩卖鲜鱼的小摊往里走了一会儿,眼前便豁然开朗起来。市场的拱形玻璃屋顶上悬挂着色彩鲜艳的各国国旗,餐馆门口摆放的小黑板上有各色粉笔写成的特色菜名,肤色各异的食客坐在户外的餐桌旁说笑……作为南伦敦著名的美食宝地,布里克斯顿美食市场上可选的餐馆实在是数不胜数。这里汇聚着世界各地的美食,仅仅是走上一圈,我就已经眼花缭乱。

  最终我选择了一家牙买加风味的烤鸡餐厅。烤鸡一直都是加勒比地区的特色菜,外焦里嫩的鸡肉配上当地独特的烧烤酱,光是想想就让人忍不住地咽口水。店主是个黑人小哥,他扎着一头脏辫,露着大白牙问我想吃点什么。我犹豫再三,点了店里特色的烟熏烤鸡、沙拉和薯条。

  黑人小哥在放得震天响的雷鬼音乐中为我端上了菜肴,我迫不及待地切下一块鸡肉品尝。牙买加的烟熏烤鸡会在烤制前用独特的辣味香料腌制,所以鸡肉入口时,辣味会首先冲入口腔,待这种刺激感逐渐减弱,烟熏的香味才开始在舌尖弥漫。

  走出餐馆时黑人小哥笑眯眯地和我告别,并冲我比了个“好运”的手势。雷鬼音乐此时已经消停,正午的阳光洒在市场里,让那些忙着上菜的服务生和正在享用美食的食客显得更加生动。  “这里的星星看起来非常不同”

  2016年1月11日,布里克斯顿的居民纷纷走上街头,在伦敦的寒风中悼念一位摇滚巨星的逝世:大卫·鲍伊(David Bowie)。从第一首单曲《太空奥德赛》的发行开始,这个有着异色双瞳的男人便注定要在摇滚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1947年,大卫·鲍伊在布里克斯顿出生,虽然6岁时他就和父母搬离了这里,但布里克斯顿多元的文化氛围成为了他今后音乐风格的底色之一。被称为“摇滚变色龙”的他游走于多种艺术形式之间,他不断变换着造型,尝试着新的风格,直到最终绽放出一种极致的华美,然后在整个伦敦城里颠倒了众生。

  大卫·鲍伊逝世的那一天,布里克斯顿无数的歌迷呼喊着他的名字,在他的肖像前献上鲜花和纪念卡。人们聚在一起大声地唱起他的每一首歌,让整个悼念活动看起来更像是狂欢。音乐模糊了种族、性别、年龄上的差别,布里克斯顿的每一个人在这一刻仿佛心意相通。他们相视一笑,手挽着手,一同怀念他们的布里克斯顿男孩。

  我后来偶然见到过布里克斯顿的大卫·鲍伊涂鸦墙,画面上,这个一生致力于反种族歧视的摇滚巨星睁大双眼,注视着这片见证过无数歧视与反歧视的土地。这片土地埋葬荣光,也抚平伤痕,如今,布里克斯顿只是安静地居于伦敦一角,把每一个远道而来的外乡人拥进怀里。(鱼北冥)

责编:范立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