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森林里“泡”出文艺德国

2017-08-18 09:16:00 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分享
参与

  宗教改革的领袖马丁·路德曾说过一句话:“即使我知道整个世界明天将要毁灭,我今天仍然要种下我的葡萄树。”——如此来代表德国,多少有点沉重,德国人严谨的性格虽然让这个国家多了些呆板和冰冷的气质,但若这就是你对德国的印象,那便有些偏颇了。能孕育出格林兄弟、歌德、席勒、舒曼、勃拉姆斯和贝多芬的国度,骨子里怎么能少了优雅浪漫呢?

  德国对我而言,一直是独特而充满特殊魅力的,而我所有关于德国的美好回忆,都和黑森林有关,也是在那里,让我重新定义了“德式浪漫”一词。当然,如果你对黑森林还不了解也没有关系,因为你肯定知道布谷鸟钟、黑森林蛋糕、黑森林火腿、蜂蜜和酸菜猪肘,也肯定看过《白雪公主》《灰姑娘》等格林童话故事——它们都发生在那一片浪漫的黑森林里。

  邂逅黑森林遇见德式童话

  黑森林又称条顿森林,是德国最大的森林山脉,位于德国西南部的巴登-符腾堡州,由于在南北长160公里、东西长60公里连绵起伏的山区内,密布着大片的森林,树木茂密,远看一片黑压压的,因此得名。而毫无疑问,黑森林里那漫山遍野的针叶林造就了黑森林童话般的气质。

  这里是多瑙河与内卡河的发源地,也是德国浪漫风景的代名词。春日,这里春光浪漫,漫山遍野的野花明媚地让人羡慕;夏天,这里绿野仙踪般的森林草地是徒步胜地;当秋天到来时,人们热衷的垂钓、骑行活动便又开始了;而冬日,这里皑皑白雪覆盖下的森林山脉是最好的滑雪天堂和温泉胜地。这里有山、有瀑布、有湖,无论是徒步或是自驾,都有无穷的风景可以观赏。如果说巴黎是充满了人文故事和想象的地方,瑞士是山地旅行的典范,那么黑森林,就是充满了温情、平和、宁静和美好的地方。

  黑森林根据树林分布稠密程度分为北部黑森林、中部黑森林和南部黑森林三部分。北部黑森林从巴登巴登到弗罗伊登施塔特,由于这里分布着大片由松树和杉树构成的原始森林,远远望去呈现浓重的墨绿色,色调最为浓稠;中部黑森林从弗罗伊登施塔特到弗赖堡,汇集了德国南部传统风格的木制农舍建筑;而南部黑森林则最具吸引力,它从弗赖堡延伸到德国和瑞士的边境,在这里,树林逐渐被草地间隔分开,风光渐渐向着瑞士风格靠近。站在黑森林中海拔最高的费尔德贝格峰上眺望,没有一览众山小的气势,有的只是美不胜收的莱茵平原,清新美丽的瑞士西部风景和宏伟壮观的法国斯特拉斯堡大教堂,期间群山起伏,河溪轻流,河谷地上披散着大大小小的村镇,各种景色被巧妙地揉合在一起。漫步在山峦云雾的山林中一边寻找着童话中的小红帽村,一边感受着浑然天成的迷人景致,仿若闯入了爱丽丝的梦境……

  巴登巴登 20分钟让你忘记全世界

  如果你以为黑森林只是大片的原始森林,那显然低估了这里。大片的平原、河谷里散落着古老的中世纪小城、古镇,宛如一幅庞大的风情画卷。而在其中,巴登巴登是你最不可或缺、感受黑森林悠闲生活的重要一站。

  巴登巴登位于黑森林西北部的边缘上,德语里“巴登”是沐浴或游泳的意思,这里的历史可追溯到2世纪,当时是罗马人的温泉浴场。据说到19世纪时,当时世界上差不多所有的大人物都在巴登巴登小住过几日。这座拿破仑钟爱的城市,曾经接待过俾斯麦、维多利亚女王、俄罗斯沙皇亚历山大和普鲁士的威廉——他在这里还差点被谋杀。但政治家不是唯一享受这里的温泉和温和气候的人群,这座城市同样也接待文人墨客,诸如陀斯妥耶夫斯基、瓦格纳、拉姆斯……

  来巴登巴登,是一定要泡汤的,在这里,你可以享受到一套源自古罗马的复杂的洗浴过程,也可以以现代人的方式,在温泉中畅游。如今巴镇的浴场约有十多个,其中以卡拉卡拉浴场和弗里德里希浴场最负盛名,但个人觉得,若想感受巴登巴登传统生活的话,建议去弗里德里希浴场,这里一直坚持男女混浴。马克吐温也曾在这里泡过温泉,并留下一个名句:“在弗里德里希浴池泡温泉,10分钟你会忘记时间,20分钟你会忘记世界”。因此来巴登巴登,怎能不去弗里德里希浴场感受一下?当然,要注意的是,弗里德里希浴场除了周一和周四可以男女分开泡汤,其余时间延续了“罗马—爱尔兰”式男女混浴风格,而且不准穿衣,因此你能否在此浸浴,则要看你的胆量与勇气了!我曾好奇问一位祖祖辈辈生活在巴登巴登的人,男女混浴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他则羞涩地说,这是传统,希望能一直延续下去,“不过有时候遇到熟人还是会觉得有些尴尬。”他腼腆地笑道。

  歌德将心儿遗失在海德堡

  如果你想感受黑森林文化体系里那些更深层次的东西,如艺术、历史、诗歌、哲学,那么海德堡,这座中世纪古城一定是所有行程中最重要的一站。

  海德堡有太多的理由值得被人宠爱:德国最古老的大学,欧洲最优美的宫殿遗址,在这样一个轻易就倾注了情感的地方,好象每个人都会变成诗人,多少人在内卡河畔汲取了创作灵感?从而使这座小城成为那个时代浪漫主义的神殿。这儿是一个适宜用行走来感受的城市,蜿蜒的内卡河串起了两岸的主要景点,与内卡河平行的主街是欧洲最长的步行街。曾经,在城里小住的歌德,跌入了爱慕玛丽安娜·封·威廉姆的苦海之中,他把她变成了他的《东西狄凡》中的“苏莱卡”。在这个小城里徘徊,诗人不由得低低吟唱:“我把心遗失了……”(陈淑莲) 

责编:范立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