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奏民风词勾魂 踏歌而行

2017-08-15 09:47:00 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分享
参与

  “我们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座加州旅馆,那就是深藏在我们心底的放纵和欲望。我们常常为之所囚,我们也次次能够挣脱,但是我们却永远无法摆脱它的困扰。就像你独自行走在荒漠的公路上,你筋疲力尽,好想停下来。你幻想有一处栖息之地,你有一种抛下一切放纵自己的冲动。”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首不一样的《加州旅馆》。经典的吉他旋律、诡异莫名的歌词内容、感人心弦的悲世情怀,使得这首《加州旅馆》成为乐迷的最爱,也唤起了无数人对于神秘加州的向往。听着《加州旅馆》上路成就着一段段逐梦的旅途。

  究竟会是因为一首歌爱上一个国家,还是因为爱上了一个国家才爱屋及乌了那里的歌曲?金晓旭并不作答,让他推荐一首南非的著名歌曲时,热衷宣传南非旅游业的他脱口而出《shosholoza》,这是一首南部非洲的传统民歌。传统上是由男性奴工以对唱形式演绎。歌名词语在祖鲁语中有“前进”、“为后人开路”等意思。就像歌词所描述,这首歌曲常令人联想起蒸汽火车前进时发出的鸣笛声。来自非洲恩德贝勒族的黑人矿工从家乡长途跋涉到约翰内斯堡工作,在乘车时便会合唱这首歌曲安抚心灵。“南非人民乐观活泼的特点在这首歌中表达得淋漓尽致。南非国庆招待会的最后,常常会播放这首歌,黑人白人们一起随着歌曲跳起舞来。”南非人能歌善舞,几年前在南非常常被街头边唱边随意舞动的歌手吸引驻足,有一日便听到了这首《shosholoza》,小广场上的人群雀跃欢笑的场景一直难忘。

  说到音乐和歌曲,不能不提奥地利。就像《罗马假日》之于罗马旅游业的意义,对于萨尔茨堡来说,《音乐之声》可能是最好的广告,90分钟的影片向人们介绍了萨尔茨堡绝美的自然风景、独特的城市建筑、阿尔卑斯山区的传统文化和从未被破坏的湖区天然之美。每年都有从世界各地来到萨尔茨堡的游客兴奋地沿着玛丽亚的足迹重温这个动人的故事。你只需哼出《雪绒花》等电影中著名的曲调,片刻就会有陌生人加入你的“音乐之声合唱队”。凯撒旅游的李海洋告诉我,“在奥地利的旅游大巴上播放音乐之声中的歌曲已经是标配,用音符缓缓铺展着纯朴自然的气息。”

  更多的时候,一首当地人随口便能哼唱出的歌曲已经随着岁月流逝融入了当地人的生活与血液。旅居瑞典多年的廖恬恬说她最喜欢仲夏节时每个瑞典人都会唱起的那首《小青蛙》。瑞典的仲夏节在每年6月19日到25日之间的周五举行,那一天也是瑞典一年中最长的一天。对于生活在冬长夏短气候中的瑞典人来说,庆祝阳光和温暖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童谣《小青蛙》被看作是瑞典民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每一位参加派对的人都会学着青蛙的样子,围着五月柱跳舞,然后嘴里唱着“小青蛙长得真好玩,没有耳朵和尾巴”那流传已久的歌词。

  同样,没有任何一首歌曲能像《阿里郎》一样在韩民族的历史长河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从事韩国文化交流工作的朴英花讲述道:在韩国较为重要的内外事活动上,都会响起《阿里郎》的旋律。《阿里郎》于2012年12月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之后,以多变的体裁活跃起来,包括话剧《阿里郎山岭》、舞蹈《阿里郎幻想》、电影《阿里郎》,以及《阿里郎咚咚》《阿里郎之梦》等流行歌曲。其中,尹道贤乐队的《阿里郎》更是作为2002年韩日世界杯加油歌,激发着诸多球员为之奋斗拼搏。

  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些耳熟能详的歌曲经过类似的变化和创新继续被传唱已是常见。以色列旅游局负责人刘薇向我推荐了一首叫做《habib galbi》的歌,“虽然是‘蹿红’,但是它其实编辑和加工了也门风格的歌曲,变得更为流行和富有活力。(侯咏梅)

责编:范立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