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街头遇“僵尸”围城

2017-08-14 10:00:00 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分享
参与

  在墨尔本住了10年,我总共去过3次僵尸游行,而直到第3次化了妆加入其中,我才深刻体会到了这种群体性游戏的美妙之处。毕竟之前虽然去过很多次悉尼和墨尔本的动漫节,热闹非凡是自然,却始终在一个隔离出的区域里,就像挂了“只是看游戏”的标牌。但僵尸游行就在城市中央,让人很容易就可“入戏”,我们走过平常吃早饭的商店,甚至有可能和隔壁邻居擦身而过,这种打破了界限的感觉,是其他任何类型的扮演都不可取代的。

  第一面:百闻不如一见

  第一次和僵尸游行相遇纯属偶然,我高中毕业那年在咖啡馆打工,负责的服务区域都是户外,却有一年被老板叮咛把桌子都挪进来,才知道这家咖啡馆门前是僵尸游行的必经之处,放在户外的桌子不但没有顾客青睐,碰上一两个喜欢恶作剧的家伙还会受损破坏,得不偿失。

  第二天正午刚过,咖啡厅里就坐满了拿着相机、操着各种口音英语的顾客,临街靠窗的位置更是抢手,始终不曾有半刻空闲。大约1个小时之后,就像《生化危机》之类的游戏里繁复渲染的镜头,一阵烟雾灰土里,皮肤溃烂肢体僵硬的“丧尸”成群结队地走来,不过我们没有站在马路中间也没有武器,而是缩在一间临街的咖啡馆里,祈祷他们不要突然转弯进来,要一杯摩卡咖啡加脱脂牛奶。

  第二面:劫后余生

  第二次遇见僵尸游行是因为国内的朋友来墨尔本过寒假,正好想起到了僵尸游行的日子,便跃跃欲试想去参加,总体来说我是个很懒的人,不过既然她坚持,我就约了另外几位当地的朋友一同前往,事实证明我多找几个人结伴的直觉非常正确,在逃命的路上你永远都不希望只剩自己一个人,尤其是在鞋跟还有7厘米的情况下。

  11月的墨尔本平均气温都在30度左右,那几年墨尔本僵尸游行的知名度攀升,游行队伍还没到达,街道两旁就已经站满了行人,我们站的那片区域倒不算拥挤,离车站还很近。和其他人一样探着脑袋,游行队伍终于出现在视野里。和我几年前在咖啡馆见到的画面一样,那些衣服破破烂烂、歪着头扭着肩膀的家伙缓慢地朝我们移动,手臂上外翻的皮肤和血迹逼真得我隔着老远就打了个寒颤。一个光头不知怎么在脖子上固定了一把斧头,外翻的组织能看到血液停止流动的血管。

  后来我们才知道为什么自己站的那片区域人不太多,这里是僵尸游行队伍默认的“狩猎区”,站在这里的人都是自愿加入游戏,和僵尸来一场追逐大战的。虽说之前并没有搞清楚状况,僵尸们奔来的时刻,求生本能还是让我们撒腿狂奔,多少理解了《我是传奇》里威尔·史密斯独守城市的心境。不过,按照游戏设定,僵尸应该行动缓慢,但追着我的这位显然是个短跑健将啊。最终气喘吁吁的我被他抓住,静待命运处置的当口,小哥从口袋里翻出个小相机,把我搂在怀里愉快地比了个“V”,紧接着“咔嚓”一声响。

  第三面:生死穿越

  决定化妆参加一次僵尸游行都是埃德加的蛊惑,他曾经骄傲地表示父母都是美国作家爱伦·坡的死忠粉丝。他说可以帮我完成僵尸造型,以僵尸的身份参加一次游行对于我来说变成了愈发诱人的选项。

  假发和异色眼瞳都好解决,衣服剪一剪再用工业涂料画出血和污泥的感觉,埃德加在万圣节的时候画过烧伤妆,我的假伤口和溃烂皮肤也交给他解决。电影特效妆会用乳胶在原本的皮肤上再贴一层,我们没有这种技术和成本,一块一块的溃烂是用乳胶把沾水的纸巾粘在一起,趁湿着的时候塑性,用工业颜料上色。疤痕内部的皮肤其实都是在身体上直接涂抹颜料,虽然大夏天的不太舒服,效果却足以乱真。

  游行当天天还没亮,我就到埃德加的公寓里准备化妆,事先做好的伤口多贴两层纸巾和乳胶就可以固定在皮肤上,再补一遍颜色已经临近中午,随便吃了点东西就戴好假发出门,上车之前我都猫着腰,生怕吓到邻居老太太。游行的队伍已经有相当规模,我们自然地跟了进去,现如今墨尔本僵尸游行的人数越来越多,便不像之前那样刻意模仿电影、游戏的主题,行走间也和平常无异,只在一些指定的区域会有类似表演性质的行进与狩猎,曾经被追得满街乱跑的我这次也体会了猎人的快感,被我抓到的小女孩笑嘻嘻地拽我头发,我摆出个凶恶的表情,张嘴作势朝他脖子咬过去。“你是僵尸,不是吸血鬼!”她严肃地指出。我憋着笑点头道歉,放下她又回到了队伍里。

  对死亡的恐惧和向往造就了吸血鬼、僵尸这样的生物,生与死的界限无论在哪种文化概念里都是永恒的谜题。那些与变异、末世有关的创作总能够激起人类最深层的恐惧,而所有的装扮都是一种扮演,我在脸上贴好那道长长疤痕的时候,就告诉自己我在浣熊市的生化武器泄露里变异,下一个路口我会遇见一个穿着红裙的短发女人,她手里的AK-47将要结束我的生命。那么用我按道理来说不该存在的大脑判断,现在这里的阳光和我之前的每一天一样灿烂,那些站在路边拿着相机的家伙,跟我也没什么区别。

  在墨尔本夏季的某一天,生和死像一场游戏,戏谑背后都是不屈和坚强,就像如果真的有一天僵尸围城,我们都该是人类最后的希望。(周琬琪)

责编:范立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