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与神圣奏响意大利之夏

2017-08-14 09:55:00 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分享
参与

  

  盛夏的意大利是一次绚烂至极的绽放,意大利的夏天是一场浪漫飞扬的梦幻。

  每当地中海上的暖风漂洋过海而来,西西里岛便沉醉在一片甜蜜的果香之中,即使终年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也染上了缤纷的亮色。整个亚平宁半岛都浸润在一种难以名状的喜悦与亢奋之中,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橘红色的夕阳仿佛永远不会落山,唇边是喝不完的美酒,耳畔是唱不完的歌谣,在这个古老的国度,每个人似乎都有用不完的精力去肆意挥霍。也许很多同龄人和我一样,在揣测“意大利”是否好吃的年纪就通过一首歌曲感受到了这股来自地中海的热情与活力——1990《意大利之夏》。

  一首有温度的歌

  我常常觉得有一些歌是“有温度”的。比如这首《意大利之夏》,每当前奏响起时我似乎可以穿过时空阻隔触摸到那一缕来自意大利的娇艳阳光……蓦然间记忆的闸门被瞬间打开,山呼海啸般地人浪,迎风翻滚的各国旗帜和足球场上的碰撞争抢在激昂优美的旋律中异常真实地重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这是我最初的世界杯记忆。我相信也是所有80后以及大部分70后的世界杯起点。1990年,彩电才刚刚在中国普及,通过彩色屏幕,中国观众不仅第一次清晰地接触到了这4年一度的国际顶级赛事,同时也被当年那场惊为天人的米兰开幕式所倾倒。

  在1990年那场世界杯之前,体育大赛的开幕式基本都遵循着同一种套路,即运动员举牌入场然后是团体操和有着鲜明的意识形态特色的文艺演出。但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开幕式却以一种极富创新的方式成就了一段足以载入史册的经典。在这届世界杯的开幕式上,运动牵手时尚,强壮健硕的球员也不再是场上的主角,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个性感靓丽、顾盼生辉的意大利女郎。而米兰的圣西罗球场俨然成了米兰时装周上的T台,成了向全世界展示意大利文化的演艺场。2000名意大利模特分穿黄、黑、红、绿4种色调的时装登场,象征着各大洲不同的文化差异以及全球团结的美好愿景。由气球和花团组成的24个参赛队国旗在赛场中心呈对角线排开,场地的中心是由1万个气球组成的一个直径10米的大型足球模型。热情洋溢的意大利人再次展现了他们深厚的文化底蕴,宛如雕塑般的球员造型、妩媚多姿的名模,时尚艺术和足球文化在圣西罗得到了完美结合。

  精细打磨传递赛场激情

  而在这一场嘉年华式的开场中,由意大利流行歌手南尼尼和贝托尼演唱的《意大利之夏》堪称点睛之笔,瞬间就引燃了全场的激情。这首歌出自于世界“Disco之父”——意大利作曲家乔吉奥·莫罗德尔之手。莫罗德尔曾3次获得奥斯卡奖,三次获得格莱美奖,几乎包办80年代所有好莱坞大片的插曲配乐(如由汤姆克鲁斯主演的《壮志凌云》插曲《带走我的呼吸》),深刻影响了当代流行音乐的发展。而在1988年由他创作的韩国汉城奥运会主题曲《手牵手》早已在世界范围内传唱,成为了奥运精神的不朽表述。

  为如此盛大的国际性赛事创作主题歌对任何人来说都绝非易事,就以历届世界杯为例,能够称得上经久不衰耳熟能详的也只有1990年的《意大利之夏》和1998年的《生命之杯》。莫罗德尔也曾在一次采访中透露,为世界杯创作主题曲和一般的歌曲创作全然不同。“因为(世界杯)主题曲一般要显得庄重宏大,乐曲结构要紧凑扎实;但同时还必须照顾到每个人的欣赏品位,使歌曲最大范围地被接受。另外考虑到这场赛事的国际性,我希望它最好还是能带有一些精细打磨的现代特色。毕竟我们的国家并不是只有歌剧旋律和拿波里曼陀林,我希望这首作品可以有些摇滚的节奏,一些拉丁音乐的感觉,总而言之更有力量。”

  1990年2月《意大利之夏》在录音棚中录制完成。纵观整首歌曲,我们发现其结构并不复杂,简单的主副歌交替,流畅的旋律,透着恬静迷人,让人心醉。前奏部分嘹亮的旋律让人想起梵蒂冈巨大的管风琴,给人一丝超越尘世的神圣感。主部的和声十分轻柔,好似耳边的柔声倾诉,辅以低音的下行级进,仿佛是西西里的海风轻拂。简单的打击乐过门,和声戛然而止,昂扬的副歌突然进入,如同舞台上的幕布在瞬间被揭开。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是旌旗蔽空的球场,随之疯狂的人群,更可以看到那些在绿茵场上潇洒拼抢飞奔的身影。随后主副部分再次重复也加深了对旋律的印象。在歌曲的尾声,低音被撤去,采用教堂管风琴的和弦铺垫,直到在歌手奋力高呼一声“Goal!”之后逐渐淡出,留给听众一中跃跃欲试的狂热躁动。钟情于歌舞的意大利人将亚平宁半岛上的海阔天空和足球运动的精确理解糅合成了经久不衰的佳作,既悠扬动听,又振奋人心

  常唤心底涌动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这首《意大利之夏》的英文版《To be number One》是由作曲家亲自演唱的,而英文版中那句歌词:“To be number one,running like the wind,play it hard and play it fair,reaching highest score in the blue Italian sky。”(力争第一 ,狂飙似风 ,竭尽全力却不犯规 ,在意大利的蓝色天空下达到最高分)后来也成为了国际足联公平竞赛的宣传口号。

  时至今日,当年赛场上德国的“三驾马车”、荷兰的“三剑客”、马拉多纳的世纪之传、疯子伊基塔的倒挂金钩早已成为了属于那个时代的传说,彼时甚是青涩的巴乔和巴蒂也已从绿茵场走上了名人堂。而我自己也和那些为了搜集球星卡而挨饿、因为逃课踢球而被老师处罚的日子渐行渐远。但是每当《意大利之夏》的旋律响起,那种为足球而生、为足球而死的冲动却依旧会在心底涌动,奔腾不息。(江小白)

责编:范立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