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托斯卡纳山区边吃边文艺

2017-08-08 10:20:00 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分享
参与

  托斯卡纳黄金名城阿雷佐(Arezzo)是佛罗伦萨南部的一座小省会,省内动辄上千年的村落遍地开花。其中一个名叫安吉亚里(Anghiari)的古村每年夏天都引得不少城里人慕名而来。若不是有位当地好友带着,我们险些与这座神奇的小村庄擦肩而过。

  安吉亚里只有区区6000多人,放在意大利地图里根本就是一秒钟被淹没的存在,可是这里却名声在外,还入选了“意大利最美的100个古村”,周边山里的城堡被各国来的“土豪”买走度假,每年夏天一群群的英国交响乐名家来组织音乐节演出,欧洲专业自行车比赛也来小村挑战这里坡度巨大的主街道。虽然村子本身已经上千岁,可每年光是村里迎来的各种国际活动就足够居民们与世界接轨了。

  安吉亚里的石头房子石头街,走在随便哪条小街道都是一幅意大利油画的既视感。这座1440年便在托斯卡纳这片文艺遍地的土地上建起的小村庄距艺术大师米开朗基罗出生地只有不到半小时车程,几乎每块石头都藏着些许故事。“格子桌布”(Tovaglia a quadri)剧场这个创意就是两位天才编剧在这份沉淀的历史中挖掘出来的。从1996年起,每年8月借着文化节他们都会推出一部以安吉亚里为背景的话剧,在老村的广场演出。

  若我来简单形容一下这场剧的模式,与中国农村摆露天流水席加草台班子演出的流程是神似的。内容上却是实打实的专业编剧、演员、特色葡萄酒、精选餐食、高颜值服务员, 把千年老剧场残留的一丁点痕迹利用一下,摆桌椅铺台布,一杯葡萄酒刚端起来,剧情开始了。

  2015年那场名叫“Disajob”的戏剧,正是应情应景编了一个经济危机背景下几个老外和本地人在安吉亚里与世界各地交错的故事。演出节奏适中,保证每道菜都给观众时间欣赏一个小篇章,演员在各个桌子间自然地聊天、争吵、摆弄道具跟桌边的客人互动,仿佛端着酒杯的我们就是故事中的某个路人甲乙丙。恨自己当时不懂意大利语,靠着瞎猜的本事也只能当个一本正经的围观人士。故事中的地名和参考故事都是真实的,客人给演员指路,演员给客人建议“指点人生”的桥段都是那么自然。即使不懂语言,光是享受身边人灿烂的笑声,看着身穿复古服装的演员充满活力的表情,听一段绝妙的插曲,也似将自己融在了这片景致中。

  美食绝不能辜负,从前菜到主餐,可选的托斯卡纳风味菜又是一番味觉冲击。意大利人和中国人口味还是很接近的,爱吃面条、爱吃饼,还爱烩米饭。餐前极其符合华北人民口味的无盐、无香料白面包 (pane sciocco)配上香味满口的橄榄油已经让我忍不住了,再来一口本地葡萄酒等上菜,味蕾亟待满足。

  关于“格子桌布”这个名字的来历,要说从1842年起开始生产的工艺布料,逐渐为世界所知而成了这里的特色出口产品,常见于高档的桌布。直爽的意大利人在起名字方面从来不拐弯抹角,看佛罗伦萨最高大上的那座金饰桥,也只是单纯地起名叫“老桥”(Ponte Vecchio)呢。

  秋天一到,托斯卡纳乡间遍野的向日葵和烟草叶子就成了路上躲不开的色彩。据说每逢烟草收获的时候,居民打开窗就可以闻到上好的雪茄叶子味。安吉亚里漫长的历史让不少收藏家慕名来淘古董,当地似乎很常见古董收藏店,有些店主自己就是收藏家,儿孙满堂退休无事,弄个小店偶尔开开张,也算跟外来的朋友交流一下。

  安吉亚里附近深山中还藏着一处神秘的“社会主义”社区。20世纪80年代,20个意大利家庭凑到一起追求他们的田园梦想。他们选择了安吉亚里附近一处名叫Montemercole的山区荒地开垦。刚开始时,这群热血青年连水源和供电设备都没有,只牵着20头羊、拉上几顶帐篷,就红红火火地搞起了他们的世外桃源。他们集体劳作,一起种地、一起盖房子、一起放养牲畜,各个家庭不同分工,收获食物后一起分享,颇有中国改革开放前“农业生产合作社”的风采。

  继续秉着万能逻辑“来都来了”的旅行宗旨,我还专门去他们自营的有机餐厅点了份地域特色“炸猪头肉烩面”尝了尝。再回来的话,要选个阳光满地的夏天,去小农场劳作、吃肉喝酒擀面条,意大利“社会主义农家院”必然是场美味环绕的体验。(汪海静)

责编:范立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