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洋新旧城与园 东京融“界”

2017-08-03 08:21:00 环球时报旅游周刊 分享
参与

  鬼怒川东急丰收酒店彬彬有礼的前台正在办理入住手续,迫不及待的我走到落地玻璃窗前,迎接那扑面而来的绿树翠山。窗外树下,有一露天泡足汤泉,3位风姿犹存的日本姐妹悠然自得地坐在一起边泡边聊,好不自在,想来她们也陶醉在这“东京的内宅”中,青山急川,密林暖汤,虽只有两个小时的电车距离,鬼怒川与楼高人密的东京相比已完全是另一番天地了。

  川湖谷峰拥巨树,转角自然

  到鬼怒川来,漂流是一定要体验的。小船顺流而下,礁石、大的鹅卵石滩、像狗像熊像象像恐龙的山体将清澈的水流围堵得左曲右拐,“愤怒”的水流发出鬼哭般的嚎叫,鬼怒川因而得名。川流之上,青山绿崖、新建的观景大吊桥、我们住的酒店,一一掠过。漂流的后半程3公里,鬼怒川又向我们展现了它的另一面,水流平缓,山谷里安静得只有桨与船绑绳摩擦的吱呀音、船夫的喘气声,奋力的船夫将身体拉成了一根绳,与其诙谐、形象的解说一起诠释着对自己家乡山林的自豪。

  距离鬼怒川不远,日光市的另一处旅游胜地奥日光的山水同样令人惊艳,以1269米高的中潭寺湖为中心,组成了一片高山天堂。中潭寺湖有153米深,周长25公里,面对2486米高的男体山诉说着深山里的浪漫。山下已是初夏,而湖边许多树木刚刚春意萌动,樱花娇艳怒放,沿湖水中站了一圈垂钓者,他们在垂钓着深山里的惬意。中潭寺湖旁边的山头之上是周长3公里的火山口汤之湖,其水奔流而下,形成了70米高、25米宽的汤瀑布,而在中潭寺的旁边另一座山上,还有龙头瀑布,山石、灌木将瀑布分成龙头、龙须。而在中潭寺湖之下,华严瀑布狂泻97米,如一条飞链将中潭寺湖的清水送入大谷川中。中潭寺湖边还有战场之原湿地,传说是神仙打仗的地方,大片的草地,高耸的杉木,行走其间,心情顿时敞亮起来。这片世外桃源不仅仅吸引着日本人,意大利大使馆别墅纪念公园、英国大使馆别墅纪念公园则诉说着它的国际荣光。

  箱根是此行的第二站,它原是进入江户(今东京)的重要通道,箱根关所展示着当年的往来盘查。而今天哨卡已去,箱根早已变成了东京人的后花园,原来的密林险隔变成了曲径通幽,原来的湖边饮马变成了水帘别院,围绕着芦之湖,人们演绎着对山水人家的奇思妙想。在箱根关所前往海盗船码头的小路上,着实被成排的巨树惊着了,那些高大的杉木都得两三人合抱才行,一眼望不到头的队列安享着时间的划过,千年在此变成了威严。要想一揽芦之湖全貌,汽车可以到达的最高处箱根 是个绝佳地点,芦之湖像宝石一样镶嵌在众山之间,而回头一望,富士山深情地矗立在远处,白雪蓝天,清风拂面。

  回到东京,在高楼大厦之间,在闲暇放空之时,东京人也在用奇思妙想书写着自己的绿色之恋。大名鼎鼎的银座东急广场楼顶上就有一处这样的都市桃源,天井式的设计中有水池,有小树,还有幕墙上的3层垂直绿植,坐在敞亮通透的玻璃幕墙边,俯瞰人来人往的银座路口,自有一番天地豪迈。在酒店、餐厅云集的赤坂,过马路的人流如上班时间的国贸地铁站,而就在一步之遥的路旁河边满是静谧,高大枝繁的树木将河道围成水国一片,微澜之上是划船的青年,垂钓的中年人入定进了鱼的世界。

  新宿御苑是深受东京人喜爱的都市绿肺,绿草如茵、巨树成林。在苑内,到处是来旅游的小朋友,孩子们的天真让整个园子都充满朝气,而园子里的另一类游客同样令人印象深刻——那些拿着画夹的老者。几乎每一棵高大的榉树王者,或是楸树至尊旁边,都有聚精会神的画者,他们在描绘这些千年古树的优雅,他们在描绘高楼映衬下的园林,他们在描绘能自然呼吸的东京,他们在描绘心中理想的都市生活!

  汤园清酒机器人,新旧安然

  东急是日本第四大不动产公司,旗下有住宅、办公、商业、酒店、度假村等诸多业务板块。入住这样一个日本本土公司的度假村、酒店,绝对是体验日本当地人生活的一条捷径。丰收俱乐部是东急的度假村品牌,以会员制服务日本本土客人,近来才向国际游客敞开大门,在这里你能体验到原汁原味的汤泉文化。

  鬼怒川东急丰收酒店的大浴场在酒店1层,在房间换上酒店的浴衣、拖鞋坐电梯直达。大浴场没有站立式淋浴,一个板凳、一个小盆、一个喷头,每个人都坐在那里静静地进行着入浴前的必做环节——净身。好久没这么安安静静地洗洗澡了,头、背、腿、脚,一点点冲洗着身上的污垢,一寸寸擦拭着各处的肌肤,心竟然在不知不觉中静了下来。洗澡不但可以净身,竟然也可以静心!真心欣赏大浴场内汤池水之清,去的时候已是晚上11点多,而蓝色背景光映照下的池水晶莹剔透,几乎没有杂质,看着就想跳下去。大浴场里的桑拿浴、蒸汽浴也都调得恰到好处,热气蒸腾、水滴细酥。最爱它的室外汤池,泡在温热直钻的水中,呼吸着山里特有的新鲜空气,草地、密林,黑黝黝的后面就是悬崖之下的鬼怒川!东急箱根甲子园的大浴场在顶楼,它的室外汤池相对较小,但却有另一种风光,下面是山坡上的万家灯火,远处是箱根的群山轮廓,抬头是空中的满天繁星,绝对是一个畅享人生的好场景。

  东急丰收酒店不仅选址在一处处日本的绝佳风光里,同时它也将日本的传统园林设计融入到了度假村的各个角落。东急箱根甲子园的大浴场虽在顶楼,但它却自己打造出了一片小天地,中间一片小天井,绿植流瀑,细沙奇石,让泡汤自带一种东瀛味。东急箱根甲子园与相邻的东急丰收酒店的另一家度假村——箱根翡翠还共同打造了一片私家园林,池塘小桥、大树莲蓬、蛙叫鸟鸣,与背后的箱根群山晕染出清新的山水画卷。山水园林自然也成了度假村的最大亮点,餐厅、商店、书房、走廊都有一面是落地玻璃窗,风光满目心自安。

  不仅在度假村,东急也将这种对日本传统的爱布在商务酒店中,嵌入商场里。在东京银座东急广场中,有一个楼层专门售卖日本传统小玩意,用和纸做的包、男女分开的扇子、木制表盘键盘、江户切子玻璃杯,还有“五兄弟三姐妹”这种日本人梅雨季节玩的“晴天娃娃”,整层转一圈,传统日式生活如在眼前。

  走出度假村,走出商场,也能处处感受到这种日本传统。出了鬼怒川东急丰收酒店,沿着幽静的小路走不远,在两三层的日本民居中间有家清酒酒坊,110年历史的古宅中传承着175年的酿酒过往,第7代传人渡边先生免费为游客提供参观品酒,只为发扬100%大米制造的本地清酒,吟酿、大吟酿,似乎也在渡边先生的指导下喝出了差别。在鬼怒川还有一处景点不得不去,它就是早已名声在外的江户村,它再现了 17世纪江户时代的街景。烤米饼、弹三弦、学射箭、坐小轿,贩夫走卒、武士公主,当年的生活一幕幕展现,特别是这里还有日本的忍者表演,激烈的搏斗、肃杀的背景、冷酷的主角,让大家迅速跨进一个神秘的时空,无怪乎忍者日益成为火爆的日本文化体验。

  而当你沉浸在日本传统之中的时候,一转眼又是一个先进、潮流的日本。在鬼怒川东急丰收酒店的对面,是鬼怒川的另一必游之地,东武世界广场,这里以1/25的比例重现各国遗迹标志。纽约世贸大楼外上下移动的蜘蛛人、东京站前轨道上进驶的电车、中国长城上的孙悟空,惟妙惟肖的后面是精细与科技,14万个人偶想想就让人佩服。而在东京,高科技新创意更是比比皆是,不仅仅商场中有机器人,还专门有一家机器人酒吧,人形机器为你起舞助兴。

  忍者神社美术馆,东西比邻

  漫步东京,日本传统文化标志不时闪现。在东京市政府标志性的双塔旁边,熊野神社安静地立于新宿中央公园一角,翘脊石灯,木勺麻绳,穿礼服的神职人员穿行其间,与林荫路上跑步的西洋女孩毫无违和之感。

  日枝神社则位于紧邻议事厅、首相官邸的一座小山上。高楼大厦之间,显赫威严之旁,一条火红的鸟居小路将人引至这一僻静之处,身着和服拍照的情侣、摇绳投币的参拜者让神社更添几分静谧,朱红大门的“皇城之锁”牌匾,在威风凛凛地述说着它的荣光。

  作为开眼看世界的东方引领者,日本自然也少不了西洋痕迹,在东京你也能不时邂逅这些西洋瑰宝。新宿御苑原是幕府将军德川家康分封给其家臣内藤清的宝邸,进入明治时期后成为试种西洋果树、蔬菜的试验场,1906年请来法国园艺家享利·马丁打造成现在的模样。新宿御苑不仅有流水凉亭的日式庭园,它还有英式庭园和法式庭园。高大的榉树之下,孩子们围坐在草坪之上,开放敞亮的英国风景式庭园让人心旷神怡,远处的高楼成为大树的背景。而旁边的法式庭园用对称诠释着大气,中央的玫瑰花坛两旁,成排的梧桐树自带威严。一处园子、三种意境,新宿御苑让东京人穿行于伟大之间。

  在箱根,逛美术馆是必做项目之一,你一定会叹服于世界各地的惊奇。在玻璃之森美术馆里,恍惚身处欧洲贵族的别墅之中,这里的藏品多为15—18世纪珍贵的威尼斯玻璃制品,在这里你能感受到梅迪奇等威尼斯名门望族的富足与眼光。雕刻之森美术馆是日本的第一家户外美术馆,罗舟等世界顶级艺术家的120件艺术品全分布在2000多平米的绿地上,而5个室内展馆中毕加索的作品最为有名,300多件艺术品皆购自毕加索女儿之手。此外,箱根还有展出日本现代画的成川美术馆、以《小王子》为模板建起的小王子博物馆、藏品多为日本POLA集团会长铃木常司个人收藏的POLA美术馆、以艺术家晚年住宅打造而成的平敬贺美术馆等等。这些美术馆在参天古木之间,在秀丽芦之湖旁,眺望富士山,书画着与自然共处之美,展示着世界各地文明之光,用一处处洋楼别院将箱根打扮成了充满世界范儿的东京后花园。

  城市与自然,传统与新锐,东瀛与西洋,东京用“融”为世人交出了一份惊艳答卷。(蔡玉民)

责编:刘瑞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