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入霍尔木兹海峡探秘多哈

2017-07-20 10:21:00 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分享
参与

  一望无边的荒漠、甜到骨髓的椰枣、比石油还金贵的水源,这些特征让卡塔尔被定义为一个干旱的国度,但如果换一种视角,就像现在的我,从卡塔尔航班的机窗内向下俯瞰,就会发现一番完全不同的景象:从阿拉伯海深入霍尔木兹海峡,便进入了伊朗高原和阿拉伯半岛的包围,海湾地区的坚实陆地沿狭长的岸线微微闭合,仿佛小心翼翼包裹着珍珠的蚌壳——而那颗众星捧月般的珍珠,就是卡塔尔,它在阿拉伯半岛平滑的海岸线上脱颖而出,卧于静谧的波斯湾海水中。

  珍珠之国的珍珠岛

  一处港口的浅滩旁停泊着几艘旧式的阿拉伯采珠船,让我想起聂鲁达的诗句:“木制的船只航行过这个名字,火蓝的浪围绕着它们,它的字母是海水,奔泻过我焦干的心。”

  卡塔尔与珍珠的渊源也是整个阿拉伯采珠历史的缩影。在首都多哈的海边,一尊亮丽的珍珠蚌喷泉雕塑格外引人注目:翻涌的清泉顺着蚌壳中晶莹的白色珍珠汩汩而下,既是令人忍不住合影的景观,也是对采珠这项充满危险和艰苦的职业的敬意。

  但也许,这样小规模的纪念并不能让当地人满意,于是,在卡塔尔曾经最主要的采珠潜点处,一座造型别致的人工岛填海造地、悄然升起,于2012年首次开放,这就是如今多哈乃至整个卡塔尔境内地价最昂贵的黄金地段之一:珍珠岛(The Pearl-Qatar)。

  总面积400公顷、造价90亿美元、可容纳4万居民,这些数字在普遍出手慷慨的阿拉伯诸国也许不算稀奇,但当我真正踏入这座小岛,慢慢走上个把小时,便能感受到真金白银带来的魅力。高低起伏的别墅和公寓临水而立,在沙漠特有的热烈阳光下闪烁着玫瑰金色的光芒,银行、酒店、商场、电影院、清真寺等公共设施一应俱全。岛上的三个波尔图码头整齐地停靠着大小不一的豪华游艇,在岛的最北端,还能找到如今最时髦的水上运动:立式划桨冲浪,甚至沙滩上的细沙都因追求细腻幼滑而特地引进于沙质更好的沙特阿拉伯。逛累了,有众多餐厅和露天咖啡馆可供选择,既有极为昂贵的日本料理Megu,也有平易近人的黎巴嫩小吃扎塔(Zaatar w Zeit),或是著名的巴黎高级甜点拉杜丽(Laduree)。而我选择了久仰其名的米其林餐厅BiCE Ristorante,边欣赏多哈港的开阔海景,边品尝鲜美的龙虾意大利宽面,是只有在岛上才有的迷人享受。

  在尽善尽美的奢华物质以外,珍珠岛还有另一项别具意义的特质:它是卡塔尔境内首座可以为外籍人士提供永久产权(Freehold)的岛屿,这令它承担起这座城市在商贸交流方面的新的期望和风险,毕竟,精心呵护的珍珠固然璀璨夺目,但敢于经受外界的磨砺,才会令它的光芒更加恒久。

  城市、建筑与海

  从珍珠岛一路南下,绕过西湾海滩(West Bay Beach),便是长达7公里的滨海大道(La Corniche)的北部起点,笔直的桉树和椰枣树由此分开脉络清晰的三条道路,外侧是沿海步道、中道是单行慢车道、内道是双向快车道。据说当年种植树木时,每成活一棵椰枣树便要花掉 1000美元,但多哈政府仍顶着巨大的成本压力将道路修缮一新。如今,这里是人气高涨的城市走廊,人们乐于在树下悠闲地散步,或是坐下来欣赏宁静的海水,而更多的人如我一样慕名而来,排队参观由贝聿铭老先生设计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

  在海湾的另一边,这条天际线仍在不断纳入新的风景,晚上,我坐在出租车内穿梭于城市CBD,窗外好似由摩天大楼组成的乐章:众所周知的多哈大厦(Doha Tower),由法国建筑大师让·努维尔主持设计,以蝶形元素拼接而成的铝质网状外墙叠加出变幻无穷的阿拉伯图案,在灯光下流淌变幻着伊斯兰形式的细腻美感;它的旁边便是由大名鼎鼎的JAHN建筑事务所设计的多哈会议中心大厦,宛如一尊纤细优雅的方尖碑,与圆润流畅的多哈大厦构成互补的视觉美感。接下来,多哈还将有更多带有传奇意义的新建筑面世:矶崎新的国家会议中心、扎哈·哈迪德的阿瓦卡拉(Al Wakrah)体育场、雷·库哈斯的卡塔尔国家图书馆等,它们将共同描摹出这座未来派城市令人期待的天际线,为古老的波斯湾注下全新的历史坐标。

  盛事奇景与逍遥生活

  无论是滨海大道还是艺术博物馆,在多哈的海边,兼具包容性与个性的公共空间正在形成,各类文化、艺术或相关的活动不断落地多哈,将世界的目光聚焦于这个临海的小城。

  一年一度的卡塔尔国际美食节在今年大放异彩、嗨到飞起——是名副其实的“飞起”——在今年这场由卡塔尔旅游局、卡塔尔航空公司联合举办的美食与旅游盛事中,特别开展了全球著名的美食项目“盛宴长空(Dinner in the Sky)”,将食客们邀请到空中用餐:在距离地面40多米的地方,边品尝美食边俯瞰城市景观。虽然都是已仔细领略、拜访过的风景,但抬高视角后,仍有不同的感觉,步道与绿地泾渭分明的线条、人工岛与海湾形成的夹角,甚至是天际线顶端交错的平面,这些都是只有从空中才能体会到的美感,也是一座城市注重细节与精致的证明。

  当然,在多哈的海边不仅有名流云集的盛事,也有自在而私密的生活空间,例如位于多哈科尼什海滩旁的沙迦度假村及水疗中心(Sharq Village & Spa),静卧于滨海大道南端的浅湾,却坐拥1400平方米的无边泳池与长长的私家海滩。喷泉、泳池、椰树、沙滩井井有条,一栋栋别墅形如沙漠中的低矮城堡,散落在石板小径与绿植之间。在忙碌看展、观光之余,我不忘为自己预约酒店的“第六感水疗”,无论是提神醒脑的土耳其浴,还是舒缓温和的泰式按摩,都让我的身心能量在短时间内得到最大程度的恢复。

  在酒店的最后一晚,我与朋友预定了一席非常特别的海滩晚宴。沿着红色地毯上由贝壳摆出的小径,我们来到沙滩上一处装点着粉色蔷薇的四脚亭前,掀开亚麻色的帐幔,便是一席已经布置好的两人餐,香氛、烛火、鲜花还有已醒好的葡萄酒都已就绪,侍应生将长颈杯中的酒添至酒杯中,暗红色液体不时下坠发出的声音犹如悦耳的呢喃,微微掀起的罗帏之外,是幽深静谧的海面和微光明灭的城市。晚风吹过海浪,与低哑的大提琴声若即若离地呼应,仿佛遥远又安逸的梦境裹挟着我们,与多哈一同沉醉于今夜的这片海。(芳小芳)

责编:范立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