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与酋长的西雅图故事

2017-07-10 13:20:00 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分享
参与

  初次听说西雅图,是因为电影《西雅图夜未眠》。一场动人的爱情戏剧,平白给这个名字添上了几分浪漫的遐思。而对这座城市真正产生兴趣,则是因在杂志上读到了个故事。据说,西雅图这个名字,来自于当地的一位印第安酋长。他思想开明,与白人殖民者们建立起了友谊。后来,因为白人的扩张,印第安部落只好撤离。临走前,酋长给白人领袖写了一封信,希望他们能像印第安人一样,珍视并保护这里的自然环境。白人领袖读过信后深受感动,用酋长的名字将这座新生的城市命名为“西雅图”。

  一个温情的故事

  关于白人在扩张过程中与印第安人的暴力冲突,我也有所耳闻,因此对这个过于温情的故事并不深信。然而,西雅图酋长的那封信竟然留存了下来,感情真挚、言辞动人,似乎在佐证着事情的真实性。

  后来,机缘巧合,我来到了西雅图。公事的余暇里,我在城市中漫无目的地闲逛,被一座铜像攫住了目光。这是一座印第安人的铜像。他身披布袍,赤足而立,右手直直伸向天空。他半仰着头,似乎在向高远之处凝望,表情虔诚而凝重。我走上前去,仔细辨认铭文,果然写着“西雅图酋长”。

  难道那个故事竟然是真的?当天晚上,我在饭桌上和几个美国朋友谈起这个话题,并提出了在心中盘旋已久的疑问。

  “哦,那你得去了解一下大卫·梅纳德,他就是和酋长成为朋友的移民领袖。相信我,你一定会找到答案的。”一位朋友这么回答我。

  泛黄纸页拼凑动人故事

  第二天,我便走进了西雅图中央图书馆,在玻璃和钢铁组合而成的摩登建筑中穿行着,试图发掘历史的蛛丝马迹。

  我以为很容易就能找到关于梅纳德的详实资料,毕竟西雅图的建立还不到200年。然而,翻寻过的书页里书写的多是威廉·贝尔、亚瑟·丹尼这些开拓者们,而关于梅纳德,仅只三言两语提到他是城市的奠基者之一。

  直觉告诉我,过于稀少的资料背后,多半隐藏着什么秘辛。于是,我找到了图书管理员,请他帮忙查找一些关于梅纳德的文献。

  管理员很惊讶一个亚洲人竟然对梅纳德感兴趣,也乐于帮忙。我照着他开出的书单,在泛黄的纸页中,渐渐拼凑出这个神秘人波澜起伏的一生。

  梅纳德出生在美国东海岸,是那里的第二代移民,少年时代便进入医学院学习。作为移民者的后代,梅纳德的身体里也流着躁动不安的血。他在24岁的时候背井离乡,来到了中部的俄亥俄州。在那里,他的小生意风生水起,甚至还开办了一所医学院。

  很快,命运就不再对他微笑。梅纳德先是发现妻子不忠,没过两年,又迎来了美国经济大萧条。小生意破产、医学院倒闭,年近30的他,遭遇到了人生中的最大危机。可是,梅纳德没有就此被打垮。他振作起精神,费尽心思周旋,硬是熬过了经济萧条期,重新建立起了自己的事业。

  背叛与破产的双重打击并没有让梅纳德落荒而逃,然而,在1850年,已经42岁的他却主动选择放弃这里的一切,迁徙到尚未被开发的西部去。据我所知,那时正值西部的淘金潮,梅纳德的决定多半也是受此影响。

  就这样,宛如宿命指引一般,梅纳德向西而去。在那里,他所遭受的全部苦难,所积累的全部学识,都会找到存在的意义——他将建立一座伟大的城市。

  故事的后续与真相

  在当时的美国,与淘金一起流行的还有霍乱。梅纳德受过的医学训练派上了用场。他四处奔走,帮助预防和治疗霍乱。作为回报,他得以低价购入一些原材料,并获得方便的运输途径,还建立起了广泛的人脉。就这样,在旅途中,他就攒下了进军西部的第一桶金。

  梅纳德来到一个名为多万普斯的小港口,这里刚有探索队定居,人口稀少,地理位置优渥,他便在此住了下来,并依靠自己的专业背景,成为这里唯一的医生。对于一个刚刚开发的移民点,医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籍由这个特殊身份,梅纳德很快就打入了白人领袖的圈子,共同进行城市的建设和开发。

  在当地的先驱者中,梅纳德是最年长的,又已经历过人世沉浮,性格相对沉稳,于是便承担起了和印第安人沟通关于土地问题的工作。与大多数白人不同的是,梅纳德对印第安人温和友善,他请他们帮忙在自己的领地上建设房子和道路,并付给他们报酬。而他和西雅图酋长的友谊,也是在此时建立的。

  睿智的梅纳德明白,白人和印第安人总有一天将因领土问题爆发冲突。他一直试图以自己的方式缓和这其中可能会产生的矛盾,但倘若冲突并不能因此而消弭,那么他将设法尽可能地减小伤害。于是他提议,用西雅图酋长的名字重新命名这个小镇,并每年支付给酋长一笔钱。果不其然,小镇改名后不久,移民者和印第安人之间就爆发了一场暴力冲突。因为梅纳德的关系,西雅图酋长约束自己的部落不许参与,这场冲突很快就平息了。

  看到这段材料时,我十分吃惊,这与那个为世人所熟知的故事大相径庭,丝毫没有环保主义的温情。然而仔细想想,这才是合情合理的历史真相,而在看似冰冷的政治谋算之下,蕴藏着的是对和平的渴望、对人民的悲悯。

  可惜的是,梅纳德对于印第安人宽容友好的态度并不被其他开拓者们认可。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时常起争执。就连梅纳德开设的诊所,也因平等地接待印第安人就医,而被白人所抵制。因为政见不合,梅纳德去世之后,当地的白人刻意弱化他的存在,所以关于他的记载少之又少。

  走出图书馆,我想着梅纳德的事,又回到了酋长的铜像前。此时,西雅图已入夜,酋长的身后便是灯光璀璨的太空针塔,他目之所向正是点点繁星。而梅纳德,虽然没有留下哪怕一块纪念碑,但是他所做的一切,正如漫天的星光,温柔地照耀着一座名为“西雅图”的伟大城市,夜夜如是。(小   堂)

责编:范立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