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比邻商区释放乐与真

2017-07-06 10:56:00 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分享
参与

  

  在西班牙东南小城穆尔西亚读书期间,我认识了一群可爱的年轻朋友,有当地人,也有跟我一样的“老外”。西班牙人懂得享受生活,也乐于带我们这些外国学生出去感受本地生活。下课后,我们常约出来一起吃喝玩乐,当地朋友总说:“‘Z’字形(Zig-Zag)见!”这个叫“‘Z’字形”的地方名字倒很炫酷。“‘Z’字形”是哪里?为什么总约在那里见?“约在那里方便,而且要什么有什么!”这样的回答我不止听过一次。

  “Z”字形商区体验本土理发

  “Z”字形商区建在穆尔西亚老城区外不远处,附近是市图书馆和几个较新的社区,许多同学的家都住在那附近,我租的房子离那儿也不算远,走路过去20几分钟。

  从外面看,“Z”字形商区是类似竞技场的建筑,走入之后会发现,这里是一个开放式的休闲购物中心,中间是一座露天广场,广场一侧有块看似不起眼的屏幕,可一旦有什么重要球赛,这块屏幕往往能牵动几百号球迷的心。广场的3面建有几座4层高的楼,每层朝着广场的一侧都建有露台,连接这些露台的楼梯曲曲折折,如“Z”字形,我想这就是其名的由来吧。

  作为一个临社区而建的商业中心,这里经营着许多饭馆和酒吧,还有一些卖衣服、化妆品、杂货的店铺,当然,药店、理发店、电影院、儿童游乐设施等也是“标配”。朋友们说,这是一个很生活化的地方,在这里可以感受一个地道穆尔西亚人的日常生活。

  那好,我抱着入乡随俗的态度,准备从“头”做起。于是,我在“Z”字形商区找了位西班牙理发师,请他为我理发。我费了好大劲儿自以为跟理发师描述清楚了想要的发型,头顶稍长、两边稍短,这在国内是非常常见的款式,我却从他有些困惑的眼神中看出——当地的帅哥或许并不会这么打理。30分钟后,当我走出理发店时,我好像变成了无数移民此地的美洲小伙中的一员。开始,我对这种“异域风情”着实有些招架不住,但走上街头后,可能是奇怪的心理在作祟,总感觉接收到了“同类们”亲切的问候和友善的目光。不过,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去光顾过西班牙人开的理发店,但每每想起这次理发经历,我都忍不住发笑。

  吃喝之中“见真情”

  西班牙大多数的馆子都会开辟一片室外天地,有时,菜单上同一款食物标着两个价钱,露天吃比在室内吃要贵。尽管如此,只要天气不算差,露台上的人总比室内要多,面部表情也更为丰富。“Z”字形商区更到处都是喜欢在室外吃喝闲聊的西班牙人。

  来“Z”字形商区觅食,可以选择这里的小饭馆。西班牙年轻人常吃的夹馅面包和薯条,这里一家比一家做得好。刚烤出来的面包棍中间一刀切开,抹上自制的酱料,贴两大片生菜叶子,夹烤牛肉、夹熏三文鱼都很好吃。薯条炸得酥脆肥嫩,配上店里自制的蘸料,一欧元一份,吃得心满意足。

  夏天晚上,下了班的人来这里,要上一桶冰啤酒,就开始没完没了地聊天。当地人对于喝酒这件事和我们有着不同的理解,喝哪种酒、喝多喝少都随各人意愿。据我观察,来“Z”字形商区的人,喝啤酒的居多,他们喜欢小瓶装的啤酒。毕竟,喝酒只是聊天的一种“社交手段”。我挺喜欢听这里的人聊天,不管什么样的话题,不管自己知道多少,似乎每个人都能头头是道地表达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在我这个中国“老外”看来,这似乎有些喋喋不休之嫌,但我着实喜欢他们乐观、自信而幽默的生活态度。

  以舞会友尽情释放

  我们常在周五快结束的时候随口互问一句:今晚准备干什么?有一次一个哥伦比亚同学说要去“Z”字形商区跳舞,“现在每周去跳两次,放松放松,还能结交新朋友。”另有一次,一个读图书馆学博士的西班牙女生说要去“Z”字形商区教跳舞。原来,看起来文静害羞的她还是一名兼职的萨尔萨舞老师。

  西班牙人和拉美人似乎天生流淌着随音乐起舞的血液,舞蹈在他们日常生活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位置。说起西班牙的舞蹈,当然首推“国粹”弗拉门戈,但那似乎更符合老派人的口味。老城区里专门有一个弗拉门戈酒吧,同好此道的人士常常聚在那里看表演、开讲座。而在“Z”字形商区,则能找到好几家现代舞蹈房和以跳舞为主题的酒吧,相比之下,这里更受年轻人欢迎。

  其中,一家叫Mondatido的酒吧,周末晚上尤其热闹。这间酒吧不设座位,年轻人或在吧台买一瓶酒聊天,或在舞池里随着音乐尽情跳舞。来这间酒吧的不只有当地人,也有法国人、德国人、瑞士人、意大利人……都是年轻的穷学生,没有什么钱,好在这里消费不高,两块钱买一瓶啤酒,伴随着音乐,就可以尽情度过一个轻松愉悦的夜晚。

  在这个酒吧里,我曾被西班牙同学拖着一起“群魔乱舞”过,曾和一位法国人一起按着酒单尝试了好几种威士忌酒,也曾看到一位只会讲几句西班牙语的美国女孩和一个几乎完全不懂西班牙语的德国男孩相谈甚欢。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经历会慢慢变得珍贵起来,留在脑海深处。偶尔翻开记忆的相册,这个小小的比邻商区总能勾起我对穆尔西亚生活的无限怀念。(田  野)

责编:范立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