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仄原创发声:揭下劣质仿品的画皮

2018-01-12 09:12: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舞台上,幕布拉开,好戏开始。

  如来佛祖端坐莲台,高高在上。

  坐下一模一样两个美猴王,各执一词,都说自己是真的。

  如来佛祖左右看看,一时难辨真假。

  左边猴子掏出金箍棒,右边猴子也掏出金箍棒。

  左边猴子翻个筋斗云,右边猴子也翻个筋斗云。

  如来灵机一动,将两根金箍棒扔进东海,两只猴子丢进太上老君的炼丹炉。

  结果——

  一根金箍棒成了定海神针,一根金箍棒被浪花卷走;

  打开炼丹炉,一只猴子毫发无损,另一只变成灰烬——

  好吧——我承认,这不是吴承恩的原著,是我想象的画面。

  生活在中国,真假美猴王的戏码每天都在上演(你懂的)。

  作为一个原创设计师也好,作为一家认真做产品的企业也罢,这样的遭遇,是家常便饭。

  不说这些了,先聊聊我自己吧。

  一个设计师的自白

  作为设计师,说实话,我不是科班出身。从根上说,我就是从浙江东阳一个普通木作世家走出来的手艺人。

  我的家乡浙江东阳,号称中国木雕之乡,在历史上做家具是比较有名的。熟悉木作行的人都知道,就制作古典家具来说,北京称为京作,苏州称为苏作,另外还有广州的广作。但是最好的木雕师傅出自东阳,最精湛的木雕手艺在东阳。

  清代康熙、雍正、乾隆年间的皇宫造办处,很多木雕高手都来自江南一带,尤其以东阳能工巧匠居多。史料记载,清乾隆时期,东阳和嵊县曾经有四百多名木雕艺人被招进皇宫,专事木雕。

  清代以来,东阳几乎家家户户的年轻人都在学木雕,但不是人人可学。在东阳,最聪明最有才华的人,才会去做木雕。所以近代以来,东阳木雕大师辈出。

  我出生在70年代中期,那时候没什么玩具,小孩子们就拿木雕工具,雕花木件,各种木材零碎当玩具,跟在大人身边玩的不亦乐乎,对各种工具的用途也耳熟能详,随手模仿大人来两下也是极自然的事情。可以这么说吧,我从小看的听的,都是关于制作家具的声音和画面。

  就这样,传统家具、木雕,成为我最熟悉的东西,我从业的方向和人生的底色。

  早期,我从事古典家具制作,同时收购老家具;条件成熟以后,我干脆成立了自己的品牌——宣明典居,专门从事明清古典家具的设计与制作。

  我用心做这个品牌,像鸟儿爱护自己的羽毛一样爱护它。

  半生经营,心无旁骛。熟悉我的朋友说我是木痴,不熟悉我的人说我无趣。不擅社交,爱好也了了,整日闭门思木。日思夜想,无非家具。为此我没少折磨我的员工,我的古典家具极少所谓高仿,即使是在谱家具,也会在原版的基础上进行完善。为了改良一件家具,哪怕一处细节,常常改个十几几十遍,不改到满意不罢休。

  我做家具不求量,但求一件是一件,件件精雕细琢,力求完美,不留遗憾——我做的没有遗憾,人家买回去也没有遗憾。

  因为我深信,消费者的眼睛是雪亮的。从整体到局部,我要让我的企业出品的家具无懈可击。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逐渐的,无论是行业、市场,还是消费者,都给予我充分的肯定和回报。我深感安慰。

  长期以来,我不仅琢磨传统家具、还琢磨传统文化和艺术,琢磨国外顶级工业设计。这些年,东西方各种规格的设计展、家具展、各种设计主题活动,一一看过来。对古今中外的家具,从工艺到造型、艺术、审美、使用和时代观念各种角度,进行研究、对比、学习,各种流派,各种风格,掰开了揉碎了,不整明白不罢休。由此慢慢理出了自己的思路,有了自己的眼光,同时确立了新的目标——我要做一个立足于中国传统、当代性和世界性兼具的原创品牌。

  2013年,我创立了以原创为主的中式家居品牌——平仄。

  平仄,是我长期以来围绕中国传统家具当代化这一问题思考的一个爆发,它激发了我全部的热情。我完全沉浸其中,废寝忘食,没日没夜,甚至连睡梦中都在想着,怎样将古老的中国手工艺和各种材料结合,怎样整合各种元素,创造新的家具样式。这种家具样式,必须是有文化积淀的,有工艺水准的,美的,有艺术价值的,同时使用是舒适的。

  我不计成本的挖掘那些几近失传的古老工艺,并且与那些老手艺人不断研究和实验,希望让老工艺呈现新面貌,让现在的人接受和喜欢。——景泰蓝、大漆、竹嵌,这些已经大量运用在平仄系列中,将来还会有别的工艺。

  我这么做,一方面出于自己对这些工艺的喜爱;另一方面,是作为一个手艺人对那些精湛工艺即将失传的焦虑,好像觉得自己有责任尽绵薄之力,让这些工艺突破传统固有的窠臼,挖掘出其在现代社会的传播价值。那毕竟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遗产,经历了上千年的演变,其科学性、艺术性和美学价值毋庸置疑,丝毫不输任何当代顶尖设计。

  可这些绝活和手艺,如今要么处于没有人愿意学的尴尬局面,一旦失去传承,便再难接续。没人愿意学是因为这些工艺古代都是为贵族服务的,都是依赖人工,旷日持久,靡费物力才得以成就。如今是快消品时代,都是流水产品,讲究做大做强,很少有人能沉下心来打磨一个物件,市场上即使能见到打着传统工艺旗号的工艺品,要么粗糙不堪,徒有其形;要么停留在老样子,与时代脱节。

  基于此,平仄系列,我从来没想过去生产产品,每一件都是全身心投入创作的作品。是(最优质的选材)+(殚精竭虑的艺术设计)+(旷费时日的绝顶工艺)的三合一。每一件作品的诞生,都如同一个母亲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带给我巨大的成就感和喜悦。是我希望作为设计师奉献给消费者的,纯洁的,美好的,有传世价值的艺术品。

  可是,总有人无视规则,缺乏良知,漠视他人的付出,以卑劣的手段获取不当的利益。平仄一路走来,出现了多起毫无底线的抄袭事件。有的厂家竟然荒谬到师傅带着徒弟公然到我的店里抄袭作品的细节造型,被工作人员轰走。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市场上还是有一些局部抄袭甚至全盘抄袭的产品相继出现。更有甚者,平仄有一款已申请国家专利的原创大漆鼓凳,竟然被人照葫芦画瓢,仿造出相似度达到99.9%的山寨产品,大量上市。在号称假货天堂的某宝电商平台,就有这款鼓凳,以极低的价格公然销售,并且销量可观。

  呕心沥血设计和制作出的作品被人认可,本是值得欣慰的事。可是这种类似偷盗的行为,欺骗了消费者,伤害了我的客户,严重侵犯了原创企业的权益。这次我不想再坐视不理,听之任之。

  悲催的是,经过一系列运作,我发现在现有法律条文下,维权太难、太难了,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违法成本太低,甚至没有成本,是造成盗版和抄袭行为的根本原因。

  既然如此,为了那些被欺骗的消费者,和平仄客户的利益,我还是想尽量做点什么。

  我决定把这个李鬼当做典型,起一下底,看看它的肚子里,到底是什么货色。

  性价比高?您真的相信?

  消费者购买这些山寨产品,我想应该出于两个原因:一是不知有正品,以为这就是正品而购买;二是知道正品,但是因为正品价格高,仿品价格远远低于正品,觉得仿品性价比高而购买。对于第一种情况,很显然,是消费者被欺骗;对于第二种情况,我就呵呵了。

  老祖宗早就说过,一分价钱一分货。不过,这个真理,是建立在诚信的基础上。一旦有些企业从一开始就心存不轨,消费者很可能十分价钱买到半分货。

  性价比高?您真的相信?

  我先将平仄鼓凳和某宝仿品做一下外观对比:

  这是平仄鼓凳实物,以及此款鼓凳由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外观设计专利证书。

  这是某宝销售的仿品实物和网上截图。

  不难看出,仿品与正品的外观极度相似,已经构成严重外观专利侵权。为此我专门取证并进行了公证,保留追求侵权者的责任,并发表律师申明。

  表面上,极度相似的外观就像真假美猴王,让如来佛都难辨真假,可是事实真是这样吗?

  下面我们来扒开这个李鬼的画皮。从材质、工艺、结构四个方面,一一进行对比,来看看真相是什么。

  (一)材质对比

  仿品材质:血檀(不在国标红木范畴)、大漆;

仿品鼓凳材质图

  平仄材质:紫光檀(国标红木范畴)、天然大漆。

平仄鼓凳材质图

  从木材上,血檀和紫光檀从质感、密度、光泽上都有根本的区别;从原料成本上,紫光檀是血檀的X倍,二者对比高下立现。

  (二)工艺对比

  首先是大漆工艺。

  漆艺是中国最古老的手工艺之一,早在两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漆器出现。直到封建社会以前,漆器都是贵族统治阶级专享。即便进入封建社会有少量流到民间,也限于贵族享用。漆器为什么这么珍贵?主要原因是工艺复杂,极费人工,与今日市场上见到的普通漆器不可同日而语。

  仿品凳面的漆艺:

  严格的说,那根本称不上大漆工艺。它只是在木头的表面进行了几次刷涂,没有任何前期工艺处理,一天内就可以完成,然后干燥后交差。过不了多久,这些鲜亮的漆面就会开裂、脱落和剥离——因为真正意义上的大漆工艺在工序上何其繁琐,在繁琐工艺的背后,差不多三分之二以上工序的终极目标,都是为了增加器具的使用寿命。

仿品凳面大漆工艺图

  平仄的大漆工艺:

  首先是处理底胎,处理好底胎以后。

  第一步:吃青。就是将生漆在木胎上通体刷一遍。吃青看似简单,实则非常重要。这一遍漆是为了提高木胎的稳定性,增强表面的硬度。

  第二步:在吃完青、磨平缝灰的木胎表面刮刷均匀的生漆面,要求一定要厚薄均匀,不留死角。

  第三步:裱麻。在裱麻过程中一定用力往四周扯匀,尽量将经纬线与底胎平行,裱麻结束后,放入恒温室待干。节奏是刮灰工艺。通常粗灰第一遍,中灰第二遍,细灰第三遍。中灰一定要厚而匀,每一遍都需要打磨平整。

  第四步:是核心工艺——开始髹漆。髹漆工艺是一天一道,髹完一道后放置恒温室,待干透后再髹第二道,直至百道,这一道工序的处理需要历时近百天。髹涂完之后还需要打磨平整,整个过程如果发现有不平整之处,再用牛角刮刀进行修补。

  按照这种传统工艺制作出来的漆面,不仅保证了硬度和牢固,还会随着历史的沉淀而历久弥新,呈现出古老工艺的美和魅力。平仄采用的大漆,全部都是这种工艺。试问,那些山寨仿品,可能做到?

  仅从牢固程度和色泽魅力,传统大漆工艺就将仿品的潦草涂抹,瞬间秒成渣。

平仄大漆工艺演示图

  (三)结构对比

  更致命的问题,我们拆分仿品的构件,发现仿品并没有采用传统的榫卯工艺,而是马马虎虎的做了一个很浅的开槽,将木头用胶黏的形式插进去。这种偷工减料的榫卯工艺,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结构连接不牢,连接处容易断裂。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它所采用的胶会挥发,久而久之必然造成结构脱落。

仿品鼓凳榫卯工艺结构图

  平仄鼓凳面与板的连接,采用传统的插肩榫。这种插肩榫有三层结构,通过卯榫之间的连接牢牢固定。古老的榫卯结构是祖先留给我们的智慧结晶,榫与卯的结合,既牢固,又互为应力,不会随着时间推移发生开裂或者变形。

平仄鼓凳用到的榫卯工艺演示图(插肩榫)

  现在,您明白了吗?平仄鼓凳为什么定价两万,因为材质、工艺和设计因素,价值决定价格。而仿品定价两千,只有正品的十分之一,品质却只是形似,败絮其中。这样的产品买回去,带给消费者的体验恐怕只有懊悔和懊恼,恨不得一扔了之,眼不见心不烦。又谈何性价比。

  也许有人说了,您卖您的正品,他卖他的仿品,有人买高,自然就有人买低,这是市场决定的。既然法律尚不健全,维权困难重重,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好吧,即便如此。我还是要追问一句——

  既然假的就是假的,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假不了。假就是恶;恶,就有伤害。

  那么,这种粗制滥造的山寨货色,伤害了谁?

  这个问题的答案没有出来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

  设计是什么?

  作为一个设计师,我想我可以聊一聊这个问题。

  在我看来,设计:

  是良心——抄袭还是原创;真材实料还是假冒伪劣;工艺优良还是马虎凑合。方方面面,都拷问着一个设计师和企业的底线与良心。这是是与非,对与错的问题,一旦混淆就是失德。

  是文化——设计,往低了说,是制造日用品,往高了说,是造型艺术,是民族文化,承担着当代精神。

  是传承——历朝历代,总有一些先辈的东西可以传给后人的。即使泥沙俱下,大浪淘沙,留下来的,一定是真的,善的,美的东西。绝不是假的、丑的,恶的。

  是生活本身——人与器物的关系,人与家具的关系,其实不仅是拥有与被拥有,使用与被使用那么简单。家具还是使用者沉默的代言人。什么人用什么物,古代皇帝穿黄袍,坐龙椅,百姓不可。现在谁都可以穿黄袍,坐龙椅,可是皇帝却再也没有了。

  我们拥有的物品,使用的器具,其实也在影响和改变着我们。它们,也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不可分割。

  现在,再来想想——

  劣质仿品,伤害了谁?

  下面再曝光一部分目前市面上出现的平仄的仿品图。

  (支持正品:平仄作品销售目前只有三处,1、平仄北京实体店,2、平仄官方微信商城,3、东家平台平仄家居匠人店。)

责编:刘瑞莹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