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景区违建别墅每套270万

2017-05-08 19:29:00 华夏时报 分享
参与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方天戟 北京报道

  450平米,270万,这是北京市平谷区的桃花海景区边上的别墅价格。别墅位于小峪子村,北面是老象峰景区,南面是桃花海景区,正值春季,别墅周围1700余亩桃花盛开。

  这样的别墅有3排,一排3栋,全部是违章建筑。别墅的实际控制人为小峪子村党支部书记薛拥军。

  知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该别墅区所在地原属服装厂所占工业用地,2015年薛拥军将包括别墅区地块在内的20余亩土地以200万价格转让给高某的哥哥,远低于地块700万-800万的市场价格,而实际幕后出资人则是薛拥军、高某等人。同年,该地块上的别墅开始建设。施工期间,小峪子村所属的大华山镇镇政府曾多次下发文件,责令停工拆除。但别墅施工从未停止。

  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小峪子村规模不大,400多户人家沿胡熊路呈长条状分布,别墅就位于村子南边,紧邻桃园。最北边一排别墅已经基本完工,院子里种上了植物,工人正在给大门安装灯具;最南边一排进度稍慢,围墙还裸露红砖。9栋别墅的主体都已竣工。

  记者想就违规用地情况向村民核实,但作为党支部书记,薛拥军在村民口中似乎成了忌讳。一位村民听到记者问起他,一边说不清楚情况,一边急忙转身走掉。两位在桃园中忙碌的村民听到记者提起薛拥军,均表示:“他现在是官,让我们怎么说呢?”

  在村里经营生意的彦春生(化名)告诉记者,高某等人在当地势力较大,与薛拥军关系密切。另有知情人士举报薛拥军与高某等人制造了很多治安事件。

  彦春生告诉记者,薛拥军曾利用职权强行揽下村中某建设项目,由高某出面施工。施工期间经常发生辱骂殴打民工事件,原因包括高某等人偷工减料的行为被工人发现。对于得罪薛拥军的村民,则由高某等人出面“整治”,手段包括扔啤酒瓶、半夜砸门等。在向记者透露情况后,彦春生表示害怕薛拥军等人的打击报复,叮嘱记者千万不要透露他的身份。

  有知情人士表示,上述20余亩工业用地是薛拥军等人以建设大桃交易中心为名拿下的,实际建设项目为住宅。

  对于有关质疑,薛拥军4月12日对《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表示,地块当初被服装厂抵押给当地银行进行贷款,还不上贷款后,该地块由银行租给高某,用于养老产业。该地块所建的别墅并不对外销售,而是在当地高、中、低端养老产业规划中用作高端养老。

  对于地块转让价格为200万的说法,薛拥军予以更正:是260万或270万。他还表示,别墅用于养老产业不属于违建,也没有见过违章建筑的停建通知。

  对于土地性质,薛拥军称,高某从银行拿这块地时,是按建设用地批的,后期想转养老产业用地,但手续还没办下来。对于记者要求其出示相关手续的问题,薛以建设用地手续记者看不懂为由拒绝提供。

  4月12日,记者致电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平谷分局,工作人员称将调查了解此事。

  施工现场有工人告诉记者,别墅两百多万一套对外销售,并问记者是否有兴趣购买。“450平,270万。”前述知情人士报出了准确价格。

  4月11日,记者联系上大华山镇镇长宋长文,他称,这块地上所建别墅“用于养老产业”,并非住宅,不算违规用地。

  长期专注房地产业务的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栗红表示,该项目是否违规,可以从三个方面关注。一是土地,看土地证和出让合同,按照我国现行的《土地利用现状分类》,商品房的土地用途应该是住宅及配套,分类071;工业用地的土地用途分类为061;而养老设施的用途应当是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用地中的医卫慈善用地,分类084。如果土地用途是工业用地或者养老设施用地,则不允许建设住宅出售。此外,按照国务院2014年颁发的《养老服务设施用地指导意见》,养老设施用地的建设用地使用权只能整体转让和转租、不得分割转让和转租,如果改变用途用于房地产开发的,由市、县国土资源管理部门收回建设用地使用权。二是规划许可,是否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以及许可建设的房屋性质和用途。三是其是否拿到了房屋预售许可证。

  大华山镇镇政府距离小峪子村不到4公里,宋长文却向《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表示,作为镇长,他对薛拥军的情况并不清楚,对于责令别墅停工拆除的文件不知情,“从来没听过”高某等人的事,并反复要求跟记者面谈。

  在电话中,薛拥军承认和高某是“哥们”,并否认了高某等人曾辱骂、威胁和殴打村民的说法。他并坦承,2013年在镇上吃饭时,因发生口角,高某等人砍伤饭店老板,并称此事“公安机关都处理过了”。

责编: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