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难觅“第三卫生间”

2017-04-11 15:29:00 新京报 分享
参与

  4月1日,北京动物园,一位年轻妈妈带着孩子在公共卫生间门口。动物园由于小游客较多,经常会有家长带孩子上厕所。

  北京动物园第三卫生间配备了婴儿护理台、婴儿保护椅、儿童马桶圈等设施。

  本版摄影 新京报记者 薛珺 摄

  新京报讯 (记者信娜 李玉坤)出门旅游,年轻的妈妈带着年龄还小的儿子如厕,应该带孩子去男厕还是女厕?大多数市民可能会遇到这样的尴尬。专门为行为障碍者或协助行动不能自理的亲人(尤其是异性)使用的第三卫生间应运而生。但近日,记者随机探访不同景区及医院等公共机构共75组卫生间发现,仅9处配备第三卫生间。大部分第三卫生间仍以无障碍卫生间出现,但仍存在被占用、设备不全等情况。

  近日,记者在恭王府出口广场的卫生间外看到,一位年轻妈妈犹豫再三,还是带着小男孩进了女厕。但小男孩很快自己跑出来,妈妈则在厕所内喊他。幸好同来的女伴看到,告诉小男孩的妈妈,她已经照看到。这位妈妈告诉记者,他们是来旅游,除了小男孩,同行都是女伴。孩子太小,自己上厕所不放心,只能带孩子去女厕。如果能有一个单独的空间,会方便很多。

  根据国家旅游局的定义,第三卫生间指在厕所中专门设置的、为行为障碍者或协助行动不能自理的亲人(尤其是异性)使用的卫生间。今年2月4日,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在全国厕所革命工作会上曾表示,所有5A级旅游景区都要设置“第三卫生间”。

  近日,北京市旅游委也曾发布计划,今年将新建、改建120座旅游厕所,并将增设第三卫生间、女性厕位和无障碍设施为重点。北京市旅游委相关负责人曾透露,今年,北京将率先在4A和5A级景区增设第三卫生间、无障碍设施和女性厕位。但记者调查体验发现,在北京各大景区及医院、商场等公共场所,仍难觅第三卫生间,所谓的第三卫生间也大多以“无障碍卫生间”的形式出现。

  探访1 公共场所是否配有第三卫生间?

  多数只标识无障碍卫生间

  近日,记者实地探访北京多个景区及医院、商场等多组卫生间后发现,大部分地方均找不到第三卫生间。根据统计,记者共探访了75组公共卫生间,它们分别分布在4A及5A景区、医院、商场等地,但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这些公厕内,记者仅找到9处第三卫生间,分别在中国美术馆、安定医院、紫竹院及北京动物园。探访时,记者随机询问多名工作人员,他们大多未听说过第三卫生间。天坛公园内,一位正在清理地面水渍的工作人员指了指一旁的无障碍卫生间,“不就是这个厕所吗?”

  同样的尴尬也发生在北京南站。北京南站二楼候车厅和负一层售票厅至少有11个卫生间,记者全部探访发现,所有卫生间都单独设立了标有无障碍标志的单独卫生间。记者看到,里面设有带扶手的坐便器和洗手台,但是没有婴儿设备。记者询问了正在打扫的清洁人员,是否有专门标识的第三卫生间。这名工作人员说,没有单独标识的第三卫生间,但是这个卫生间可以一家人用,家长可以带着小孩进去,男女都可以用,进去把门关上就好了。在记者探访期间,只有一名姑娘用了无障碍卫生间,当时洗手间已经排起了队。

  在北京大学第一人民医院门诊楼一层大厅,记者也发现标有无障碍标志的单独卫生间。工作人员表示,需要照顾老人孩子的可以用这个卫生间。

  探访2 第三卫生间是否能正常使用?

  部分第三卫生间沦为摆设

  探访发现,少数几处配备第三卫生间的地方使用率似乎也并不高。记者在北京动物园靠近狮虎山的卫生间大厅看到,偌大的大厅内显著标识了“第三卫生间”。但10几分钟内,只有一对母子进入该卫生间。记者随机询问多名携带孩子的家长,一位领着2岁儿子来此游玩母亲的意见能代表大多数,“卫生间一直关着门,不知道有没有人,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仅有的设置第三卫生间的公厕似乎陷入了“无用”的尴尬情况。中国美术馆一层的男女厕彼此分离,在男厕里,有一间单独的卫生间,标识了无障碍和男女标志。清洁人员跟记者说,这间卫生间,是为了方便照顾老人和小孩设立的,残障人士也可以使用。但记者探访的时间里,没有发现有女士带孩子进去。

  同样无法使用的情况也出现在多个无障碍厕所。恭王府内,标号02、03、04、05和位于出口广场的卫生间,记者都没有发现单独设立的第三卫生间,即使无障碍卫生间也没有单独设立,而只是在男厕里改造了一个厕位。但记者看到,每个厕所的台阶很高,轮椅根本无法通过。其内卫生清洁人员告诉记者,恭王府没有单独的第三卫生间和无障碍卫生间,并且厕所大都有台阶,轮椅上不去,只有出口广场处的卫生间可以推轮椅进去。6号门处也要建设一个轮椅可以直接推上去的卫生间。

  被占用也使得部分卫生间沦为摆设。龙潭公园东门附近一处公共卫生间内,记者在大厅中间看到标识第三卫生间的房间,但却无法打开。数分钟后,工作人员从房间内走出。记者看到,房间内摆放着一张床及生活用品等,这处公园内仅存的“第三卫生间”彻底变成了摆设。在王府街燕莎金街商场内,记者欲打开一处标有无障碍的卫生间,但多次失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处卫生间内没有任何设备,是一处假的卫生间。如果去的话,可以去同层的另一间。随后,记者随机探访其他楼层的4个卫生间,均发生上述情况。

  探访3 第三卫生间是否符合标准?

  大多数第三卫生间设施不齐全

  按照标准,公园里的第三卫生间的内部设施应包括成人坐便位、儿童坐便位、儿童小便位、成人洗手盆、儿童洗手盆、可折叠式婴儿护理台、儿童安全座椅、安全扶手、挂衣钩和应急呼叫器等必要设施。甚至使用面积及儿童安全座椅的高度及地面情况均有细致规定,例如使用面积宜不小于6.5平方米,地面应防滑、不积水,儿童安全座椅离地高度宜为300毫米。

  记者在北京动物园狮虎山附近的第三卫生间看到,房间内配置了婴儿护理台、保护椅、儿童马桶座圈等物品。但大多数第三卫生间并未严格按照上述标准。

  紫竹院公园里位于儿童游乐场附近的卫生间也单独设立了一个带有无障碍标志的卫生间。记者看到,除了有两个带铁栏杆的坐便器、小便池和洗手台外,还有一个婴儿床,便于照顾婴儿。虽然显示为“无障碍卫生间”,但有婴儿护理台的卫生间已是最接近第三卫生间标准,

  体验中,无障碍厕所未标识,被工作人员“占用”也屡见不鲜。北京海洋馆内,记者在女厕内并未发现无障碍卫生间。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男厕所内有一处坐便,但不知道是不是无障碍卫生间。海军总医院内,记者探访了门诊楼共6层的全部卫生间,一位工作人员指着卫生间内,一处配备简单把手及坐便的隔挡告诉记者,“如果不方便,可以去这个厕所”。但这处没有任何标识的“无障碍卫生间”却并不容易寻找,在其他楼层,布局相同的公共卫生间,记者需要花费数分钟才能找到这处无障碍卫生间。

责编: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