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夫中国钱海英:享受大自然馈赠的一切

2017-05-18 14:50:00 环球网旅游 分享
参与

  

【环球网综合报道 王点】在班夫山地电影节位于北京的办公室里,我见到了班夫中国的创始人钱海英,大家都亲切地称她为Tina。具有较强的亲和力和执行力是她给我的第一印象,“通宵到早上六点后又回家照顾宝宝吃饭,之后回来继续工作。”她微笑着对我叙述着这两天的工作,但从她的神情里却丝毫看不出疲惫,“也许是习惯了回到国内就要连轴转的工作模式了吧,所以如果能有机会跑跑步,和家人一起下厨做饭,我就会感到特别幸福。”她继续说道。

  自2010年开始,一年一度的班夫山地电影节在国内已经具有了较高的知名度,凭借对户外运动和大自然的纯粹热爱,班夫中国在国内的粉丝数量已经相当庞大,每年在不同城市举办的班夫电影节巡展现场,都能看到站在影院过道上观看影片的观众。

  作为全球最著名的户外运动电影节,班夫山地电影节在中国的落地生根有着自己的故事:1976年班夫山地电影节创立于加拿大班夫山地文化中心,最初由登山探险家John Amatt、Chic Scott共同发起。2010年钱海英女士正式将班夫山地电影节引入中国,近八年来,班夫中国见证着中国户外纪录片的从无到有,同时,致力于通过影像挖掘出人们对精神需求的注重,从而以户外新体验的方式提高生活品质。

  保护海洋 拒绝塑料

  Tina坚持的Say No to Plastic(拒绝塑料)日记,在朋友圈中得到了不少朋友的支持

  环球网旅游:今年班夫的主题是拒绝一次性塑料,因此提高了对宣传材料和场地的要求,这与我们环球网旅游频道所倡导的环保理念一致,您是如何看待无塑料生活的呢?您身边的人对拒绝一次性塑料的理念是如何响应的呢?

  Tina:我们现在是人口大国,因此每个品类下的一次性塑料消费的数量加在一起是巨大的,这样下来对地球造成的创伤特别可怕。我们知道除去被填埋的垃圾,大部分的垃圾最终都是去到了大海,海洋生物对于这些塑料垃圾是没有辨别能力的,但这会对它们造成伤害,就像前段时间新闻中说到的那只在深圳搁浅的怀孕鲸鱼,一定是因为它太难受了,所以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因为我是一个母亲嘛,所以看到这样的消息时很有感触,我就在想:“同是生活在地球上的生物,为什么我们不能对其他动物多一点爱心和保护呢?”这个不难,我小时候在大院里长大,家里去买食物时都是提着布袋子和篮子,为什么过去可以而现在不行呢?塑料不是我们生活的必需。虽然家里的老人对一次性塑料仍具有依赖性,但我在家里会避免对它们的使用,我甚至想要和团队一起做布袋然后到菜市场去发给老人们,但他们都说我太疯狂了(笑)。前段时间去超市给宝宝买尿布时,看到满眼的一次性包装,觉得太恐怖了,所以就买了一个没有包装的火龙果和其他的非一次性塑料包装的东西,这是我第一次去超市买了这么少的东西。(笑)

  我们团队中大部分人都是潜水员,他们对一次性塑料垃圾给海洋动物造成的伤害是最有感触的,因此我们的团队首先是要从自身做起,然后寻找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最后在我们的活动现场向观众发出尽可能减少一次性塑料使用的倡议。

  我们今年确立了拒绝一次性塑料的主题后,认为明年可以做森林的主题,但在我们着手做这件事后,发现也许连续做三年都做不出来一个明确的结果,所以我们认识到这是一件长久的工作,我们无法迅速地改变这个世界,只能尽最大的力量去坚持下来,影响我们能够影响的人,通过他们再去影响更多的人,虽然不知道需要多久,但是我们一定会坚持做下去。

  环球网旅游:今年班夫的一大重头戏是保护海洋动物拒绝动物表演,作为保护海洋动物的倡导者和两位宝宝的妈妈,我们很好奇您会以何种方式带自己的宝宝认识野生动物从而树立保护动物的理念呢?

  Tina:以前看到动物表演时,认为这些动物太可爱了,但从未想到过这些杂技动作背后的故事。这些年我们通过很多信息得知那些动物做的动作是违背天性的,是从小被虐待,被逼迫的。我们相信去马戏团或者海洋馆看动物表演的人从心底里是热爱动物的,他们是因为喜欢动物才会去看,所以他们一定不知道那些杂技动作背后的故事,我相信如果他们知道这些内幕,就不会去再看动物表演了。

  我希望我的孩子今后了解这些动物是从大自然里面,我可以带他们去到山里、森林里、河里、大海里面,跟着我一起去亲近他们,这次我们引进了一个日本团队做Light animal的灯光秀,可以把大自然的样子逼真地投射到墙上,通过这个方式让孩子们与动物互动,希望他们在未来的某一天能意识到可以回归到大自然里认识它们,我觉得这是我比较喜欢的方式。

  2017班夫中国亮点

  环球网旅游:2017年班夫的一大亮点是将中国户外影像佳作引进到加拿大班夫山地电影节,对此您是怎样期待的?今年参选的中国影片有那些令您印象深刻呢?

  Tina:这些影片目前还在评选之中,由于我们邀请的是国际上一些权威专家,评选过程很公正,所以我没有办法参加此次评选,因此也无法看到入围佳作,我需要等结果出来后和观众一起分享佳片。

  环球网旅游:亮点之二“高校户外纪录片培养计划”将如何在高校中开展?您是如何看待大学生、年轻群体对户外极限运动的推动作用的呢?

  Tina:我们一直想要进高校,之前是因为团队规模较小,我们应该发展自身再去影响他人,而现在我们认为我们有能力做这件事了。其实大学时代才是开始影响一个人生活方式的时间节点,一个人是从大学时代才开始思考他的人生方向、价值观,所以我们认为进校园分享我们的故事和探险精神是十分有必要的。

  越来越高的国内观众参与度

  环球网旅游:您本身是资深户外运动玩家,在您的广泛接触中,您认为国内民众对班夫或户外运动的关注度是否存在间歇性波动?当前国内民众对该话题的活跃度和参与度同加拿大等欧美国家相比是否存在差距?您认为是什么导致差距的存在?

  Tina:观众的关注度是逐年一直在上升的,随着我们影响力的增强,观众不仅限于户外运动爱好者,甚至是向外扩张两层的人们都对户外运动表示兴趣浓厚。由于班夫电影节发源于加拿大,巡展的四十多个国家都是发达国家,整体来说我们和人家相比,在发展年限及积累上差距还很大,比如为期9天的加拿大班夫山地电影节,在工作日的放映时你会发现进场的很多观众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这是因为这些人从小就开始玩户外运动,所以这是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因为我从第一年开始做班夫时就认定不是要宣传某种户外运动,而是要倡导一种生活方式,所以我们选择在年轻人密集的三里屯、上海新天地等地进行宣传。同时我们的观众互动比例已经非常高了,很多户外运动爱好者是带着孩子来到现场的,因为家长喜欢户外运动,他们想要在组建家庭后继续保持这个爱好,那就要让他们的孩子从小也喜欢户外运动,所以这就是我认为的一种生活方式的养成。

  Tina的生活掠影

  环球网旅游:从跑步登山到跳伞再到潜水,可以说在您的运动经历中海陆空三个方面已经全部涉及到了,对您来说是否有特别钟爱的一面呢?

  Tina:我对每一项运动都特别喜欢,现在就是觉得时间不够用。我特别享受跑步,我家住在海边,每次回到澳洲后我都会在早上出去跑步,觉得特别幸福。我也很喜欢潜水,我和我老公是通过潜水认识的,也是出于对潜水的热爱我们把家搬到了澳洲的海边。由于近几年生宝宝,所以好久没有潜水了。近几年我又迷上了跳伞,所以你也能看出我对各项运动都很喜欢。

  环球网旅游:您在做班夫中国的这么多年里,是否有觉得累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要停下来歇一歇的时候?

  Tina:我一直都觉得很累啊,就像昨晚我和同事们熬了个通宵,他们倒下后我又把手头上的活儿接过来继续工作。累的感觉肯定会有,但是有什么事是不累的吗?只是在你累的时候要给自己打鸡血,要让自己不忘初心,特别是当我每年都会认识新的有趣的观众、导演、合作伙伴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是不一般的,所以在累的时候我会认为自己很幸运,就会轻松不少。

  环球网旅游:今年班夫电影节巡展结束后,您是否会给自己一个假期?

  Tina:以前班夫中国的业务比较简单,所以会给自己一个假期,但是现在队伍慢慢扩大起来了,就没有办法给自己放一个大假了,所以我每年只能争取探亲的机会,带着孩子们回爱尔兰看爷爷奶奶,但即使这样,我也是在工作状态之中的。

  让户外运动带你回归自然

  环球网旅游:您对一些想要尝试户外运动的入门者有什么忠告或建议吗?

  Tina:我觉得户外体育和竞技体育是不一样的,它是一种生活方式,所以不是做给别人看的。你在水里、空气中的时候,你的身体其实是在和大自然交流,你可以沉浸在大自然中,忘掉小我,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的。户外运动真的不是一件很昂贵的事情,就像冲浪,你买一块冲浪板就可以了,后续的花销基本就没有了,所以要在开始的时候要多多尝试,找到自己特别喜欢的运动,同时在这些运动中可以觉得特别快乐和享受,我觉得就可以了。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

责编: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