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人口最少的阿尔山 藏着你不知道的夏天!

  阿尔山,全称哈伦阿尔山,与蒙古国接壤,在蒙语中意为“热的圣水”。这里并非一座山峰,而是中国人口最少的一个城市。城市虽小,来头却很大。

  打开地图,在与蒙古国接壤的北境边界、大兴安岭西南山麓,悠然于世外的阿尔山便守在此处。阿尔山——整座城市仅几千人口,却包揽了形色各异的自然美景,上演着异域风情的音乐盛宴。

  眼下,这样一座传奇之城,迎来了一年里最惬意的夏天。翠色桦木林带、红色杜鹃灌丛、黑色火山熔岩、碧绿林间草甸、金黄油菜花田,还有湛蓝的湖面,像是一面调色板,汇集自然万物的色彩,调和成盛夏避暑的天堂。今天,凤凰网旅游带你踏上这片土地,零距离畅享阿尔山的独特风姿。

  阿尔山,全称哈伦阿尔山,与蒙古国接壤,在蒙语中意为“热的圣水”。这里并非一座山峰,而是中国人口最少的一个城市。城市虽小,来头却很大。

  阿尔山口岸国门

  界碑

  阿尔山横跨巍巍大兴安岭,不仅有苍茫林海,还是四大草原交汇之地……

  远古时期强烈的火山活动在这里留下珍贵的地质遗迹奇观,也成就了汩汩流淌的温泉群……

  峻奇峡谷和秀丽山川间,湛蓝剔透的天池圣湖、纯净飒爽的冰川装点其上……

  城市里,异域典雅的欧式楼宇林立,山林中,沉甸着历史和林俗的村庄诉说过往点滴……

  除去自然风光和多彩民俗,每年此时,来自中俄蒙三国的艺术家们,更用一场消夏音乐节为阿尔山的夏天添了一份期待。夏日的阿尔山,究竟藏着哪些魅力?

  用清澈灵动的河湖洗去燥热

  阿尔山是全国人均森林覆盖面积最高的城市,这里的一木一林都是自然生长。山水相依,在城郊道旁便有冰澈舒爽的矿泉水,登高即览蓝天掩映的圣池天湖,只看一眼,便能消褪大半暑意。

  驼峰岭天池

  阿尔山里有大小数个天池,驼峰岭天池算是其中最美的一个。驼峰岭天池是火山喷发后,在火山口积水形成的高位湖泊,这里虽不似长白山天池的浩瀚湛蓝,碧绿湖面另有巧致之处。镶嵌于群山松林间,像一枚左脚掌,灵巧地印在阿尔山森林公园中。

  据当地人说,驼峰岭天池很是神奇:无论天上落下多少雨,湖面始终不涨;暑日里多干旱,水平面不下落;湖中似乎总找不出活物的迹象,却常年清澈如许。

  天池水面海拔高度1284米,想要一览其风姿,需从山脚攀爬数百级阶梯。当你坚持着登上半山腰,便可见天池一隅在松林间闪烁着微光,行至湖畔,清风徐徐,倒影绰绰,难怪当地人会称它是“大地最美的眼睛”。

  乌苏浪子湖

  在阿尔山,当地也管湖都叫泡子,素有“摄影师天堂”之称的乌苏浪子湖,在过去名为四十九号泡子。一湖双名,既描绘了仙神意境,也表现了湖泊与当地人之间的紧密关联。

  乌苏浪子湖水面如镜,即便被山峦包围,依旧不失旷然的气魄。尤其在清晨,湖面弥漫一层薄雾,湖中天鹅、鸳鸯成双成对,朦胧得如同大师在画布上泼墨山水。

  秋日里的乌苏浪子湖

  乌苏浪子湖也是大兴安岭的小江南,这里鱼肥草美,形成于侏罗纪时期,直到今天依旧出产着优质的河鱼,为当地奉上餐桌上的鲜美,滋养一方。

  五里泉

  从阿尔山市区出发,向北行至五里远,便是著名的五里泉。这里也是阿尔山矿泉水的水源地,涌出的泉水常年保持着清凉的水温,即便是盛夏7月,双手浸在泉水里涤洗一个苹果,也会被冻得五指生疼。若是拿一瓶透明空壶打上一杯,杯壁瞬间便会挂上细密水珠,饮一口沁人心脾。

  泉水纯净甘洌,不似其他矿泉水体隐约藏着腥味,反倒有一种非同一般的口感,像是含着一口流动的冰。想来离开了故土的阿尔山人,心里惦念的滋味一定少不了这口清泉。

  阿尔山的优质水资源

  五里泉毗邻车道,每日清晨,总有一条飞升的白雾缠绕于此。不论游客居民,往来间都会驻足,汲一瓶泉水,带走一天的清爽,也带走一方水土的本味。

  用俊奇秀丽的山峡遮挡艳阳

  阿尔山横跨大兴安岭,自然少不了峡谷山峰的魅力。这些景观壮阔悠远,来到此处的旅人,每一口呼吸都像在净化心灵。

  白狼峰

  白狼峰海拔1511米,据说是阿尔山地区的最高峰。想要登顶并不容易,狭窄的车道盘山上行,弯曲陡峭,像是坐上一辆惊险刺激的过山车。车道两旁或是沟壑峡谷,或是桦树松林,随着海拔不断升高变换着不同的景观。

  登临峰顶,远处,大兴安岭浩瀚林海、蒙古高原异域风光尽收眼底;近旁,冰川时期形成的奇石堆积于前,遗迹上还遍布着苍松翠柏。目之所及,无不叫人震撼,心中多少尘俗烦扰,此刻也都在九霄云外了。

  三潭峡

  只看名字,就知道三潭峡里除了峡谷,还有流水。地处哈拉哈河上游,约3公里的峡谷将河水划分为卧牛潭、虎石潭和悦心潭三段。湍急之处,河浪激出银边,珠飞玉卷;平缓之时,水面波平如镜,且听风吟。

  河谷两岸是陡峭险峻的峡壁,亦有火山岩石堆积,不时在河床中突起几块,将流水分割成几缕曲线,劈成细流,继续奔流而下,又汇于深潭。偶有根基不稳的松树歪倒在水中,奇绝的身姿又造出另一番景象。河谷幽静,潺潺临水,清流激湍,相信再热的时节,这里也能让人感受爽朗清风,通体凉爽。

  石塘林

  亿万年前,这片土地在一次次火山喷发中发展成型,最后造就了阿尔山旷古而今的神奇大地,石塘林便是其中代表,也被称为当地的“小九寨”。

  未入之前,本以为这片“丛林”也跟此前走过的山林一样,无非是郁郁葱葱的林木,而当你拐进景区,眼前的场景大概会叫人大吃一惊。石塘林里最显眼的并非高大林木或葱郁灌丛,而是青碧的水塘上,杂乱地卧着褐色石头。

  它们错综崎岖、沟壑纵横,是火山喷发后遗留的熔岩凝结块,杂乱之中显现别样魅力。环顾四周,目之所及,不论植被生物,或是山石土壤,无不保留着原始时期的模样,如同到了地球之外的世界。

  用古朴林俗和传世技艺诉说过往

  白狼镇鹿园

  虽说白狼镇带着“狼”的字眼,过去也确实有狼群出没,但镇名却是由蒙语“白力嘎”演变而来,有“富饶”之意。

  白狼镇不大,却聚集了当地的风土民俗,演绎着阿尔山的前世今生。要说镇上最出名的地方,莫过于鹿园村。一座小小村落,却将鹿与狼安排在一起,这个掩藏在山中的神仙地,几乎家家都饲养着耐寒的梅花鹿,乖巧伶俐。

  若不是《亲爱的客栈2》找来,恐怕至今也不会有多少人知道,在大兴安岭的山麓上,有一个堪比日本奈良的鹿园。这里的梅花鹿不怕生,也没有攻击性,还乐于跟你亲密互动,宛如林中精灵。

  林俗博物馆

  白狼镇除了鹿园村,还有一座林俗村,听来比鹿园更多几分蹊跷。不急,当你来到此处的林俗博物馆,一切谜团都会自动揭晓。

  白狼镇自古便生长着成片的原始森林,也正是当地非凡的林木资源,让这片土地的历史蒙上一段阴影。日伪时期,这里成了日本人掠夺资源最为严重的地方,参天古树先后被伐倒。但此后,凭着在地林业工人的不懈努力,辽阔的土地重新栽上了树苗,逐渐长成今日白狼镇的风貌,森林覆盖率在阿尔山市位居第一,达到83%左右。

  林俗博物馆里记载的,正是过去这份沉甸甸的记忆,随着讲解员一路观览旧时的照片和物件,仿若昔日重现。

  历史之外,博物馆中还将当地的民俗以多种形式展出。“百褶皮鞋脚上踹,养活孩子吊起来……大姑娘叼烟袋,大缸小缸渍酸菜……”这些押韵的语句形象地描绘着过往生活,也让外来者大开眼界,看得津津有味。

  林俗树皮画

  白狼林俗树皮画,这是阿尔山市第一个入选内蒙古自治区级非遗名录的项目,可见其技艺之独到、价值之高。

  当地白桦树上剥落的树皮可达40多种颜色,在能工巧匠的精雕细作下,不经任何染色处理,只靠绘画、裁剪、粘贴等技能,便创作出一幅幅灵秀的工艺挂画。将本土文明用原始古朴的形式延续至今,尽显草原文明。

责编:王怡婷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