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温德米尔湖区——走进英伦浪漫的风景画卷

2017-08-07 13:58:00 环球网 陈鲁宁 分享
参与

  导语:一串串珍珠般的湖泊,诞生于百万年前恒古冰河年代。我们生活的星球上,自然界苍茫流动的巨大力量奇妙切割着岩石,造就了我们今日所见巨大岩块排列相连的起伏丘壑和高地。

  雄伟壮丽的山峰与波光粼粼的湖泊,在天穹下造就出举世无双的美景,激发了华兹华斯(William Wordsworth)和比阿特丽克斯·波特(Beatrix Potter)为世人写下美丽的诗篇和美文。

  林地、突岩、山谷与湖水之间,是村落、羊群、牧地、中世纪村庄和古罗马的城堡,漫步其间,仿佛穿行在古老岁月遗留给旅行者的精美风景画卷里中…….。

湖区的清晨

  清晨,从昨晚入住的酒店起身,推开窗户,就被薄雾的氤氲中所陶醉。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水仙花酒店,紧挨着格拉斯米尔(Grasmere)湖畔,伊丽莎白女王和查尔斯王子常来此度夏,更是艺术家们心仪的聚集地。餐厅摆放着维多利亚时代的瓷器,卧室床头的书柜上放着华兹华斯的诗集。昨晚,尽管一路自驾身体乏惫,但守着如诗如画的湖边,还是翻看了大家的诗作,度过一个远离尘嚣的安静夜晚......

  湖区,英国人视为自家的后花园。盛夏季节这里怒放的黄色水仙花,居然成了我没来英国之前少有的记忆符号之一。或许是缘于在校园里,曾读过华兹华斯的那首《水仙》,“我孤独地游荡,像一朵白云在山丘和谷地上飘荡,忽然间我看见一群金色的水仙花迎春开放......”。

  正是这片湖区,让华兹华斯和另外两名诗人柯勒律治(Coleridge)和骚塞(Southy),揣着诗歌应当超越生活而追随个人理想,任凭情感的宣泄于一行行优美的诗歌,结伴而成“湖畔诗人”。让英格兰的这片美丽湖区,不可改变地与浪漫诗歌联系在一起了,使得温德米尔蓝天下掩映的一片湖水、翠绿温润的绿草,就这么深深植入我的灵魂,如醉如仙幻化成一幅魔幻现实主义的画卷。

华兹华斯旧居

  走出酒店,对面就是华兹华斯29岁时来此,找到“痛苦世界里安宁的中心”旧居。来到鸽屋前,凄寒的院墙外,开满了玫瑰花。依山势建造的灰色老建筑,简约古朴,墙壁上爬满了青苔绿萝。即便四周一片空寂,我还是轻轻放下每一步,生怕惊扰了它原有的宁静。小花园旁边是华兹华斯博物馆,尽管因维修而闭馆,但它仿佛在告诉旅人,诗人仍隐身在花园里漫步,一会儿,诗人就会回到写作的房间里,依着那张堆满泛黄的书籍的木质书桌,凭着一支鹅毛笔,把树林中摇曳生姿的黄水仙拨动而生的灵感,一行行写下来:

  粼粼波光也在跳着舞/水仙的欢欣却胜过水波/与这样快乐的伴侣为伍/诗人怎能不满心欢乐/我久久凝望,却想象不到/这奇景赋予我多少财宝……

  冬去春来,水仙尚熟睡在泥土,孕育等待着春天之后的夏季。春雨飘洒过的泥土里,混杂着苔藓湿漉漉的潮涩,晨曦微光正一点点,唤醒雾气蒸腾的湖面。

  山峦的松柏遒劲苍翠,树林里山毛榉的落叶厚厚铺满了一地,如茵的野草,闪动着晶莹的露珠,不知名的红叶在静谧的湖畔边快乐地摇曳起舞。一层白雾渐渐正从幽蓝的湖面上消褪,几块顽石嵌在浅水,几支芦苇伫立在岸畔,野鸭欢腾划出的水线,一会儿就掩入五彩的湖水倒影里。人生的伤感与欢欣,仿佛都在山与湖之间,悄悄地一滑而过。

  不知不觉中,伴着满山的白脸羊咩咩的叫声,爬上格拉斯米尔北部的小山丘时。太阳,正费劲钻出厚厚的云雾,尝试着射出暖人的光芒。清新与蔚蓝的雾气经过彼此一夜拥吻,释放出一种甜蜜的味道,令人陶醉痴迷。难怪济慈说:“温德米尔湖让人忘掉生活的区别:年龄、财富。”虽然我们无法安排在它最美的夏季造访,面对眼前这满目春意盎然的翠绿,缎面般宁静的湖水,远处阵阵漂浮的炊烟,大自然在晓雾里不经意画出的还未干透的水彩画,还是让旅人感到无比的安宁和惬意。

相关新闻
责编:范立枢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